“再没女人了,兄弟俩争一个”

  • 日期:08-22
  • 点击:(1759)


   来源微信公众号:汪二峤,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01

   乔凤不喜欢许小晴。

   许小晴第五次来乔凤家后,她就确认了这一点。

   许小晴是乔凤大儿子的女朋友,认识了不到一年。

   乔凤觉得这女孩太精明,对,不是聪明,是精明,眼睛一转就是一个主意,好像会读心术,一眼能看透你心里所想。

   许小晴来了乔家五回,回回表现出色。用乔凤老公的话说就是,现在这么有眼色、这么会来事的娃太少了,有些娃也聪明,就是懒,明明该她表现,偏坐那不动弹,等着你伺候。

   乔凤心想,人家那才不叫懒,人家是开始就把底线立好,省得以后真成一家人了你把人家当老妈子使。

   许小晴截然相反,第三回开始就看见什么干什么,擦桌子拖地,洗衣服做饭,端茶递水,简直不要太勤快。嘴还特会说,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妥帖、周到,让老头和儿子笑得合不拢嘴。

   就是这一点让乔凤警惕了。

   女孩子精明,在社会上是好事,但在家里,未必。劲都在表面上、在外面使了,背地里不知道还有没有余力,一心一意和老公过日子。

   老头说她挑剔,鸡蛋里挑骨头,以前儿子交的女朋友你嫌人家懒、娇气,这回来了个不懒不娇气的,哦,你又说人家太精明,怕你儿子以后吃亏。里里外外的话都让你说了,我算看出来了,依你这标准,这世上,哼,估计难有配得上你儿子的人!

   儿子是个老实孝顺的,听完乔凤的意思,笑着让她放心,“妈,我都多大人了,我有分寸,你放心。”

   乔凤还想和儿子说说,娶媳妇不是只娶媳妇一个人,你娶的是她背后的一大家子,一个人的品行和为人处事与她的生长环境有莫大关系,许小晴这样精明,她父母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咱们这种普通人家,可不要以后被人家嫌弃,你夹在中间作难。

   老头一把拽住她,用其他事把话头岔开,乔凤忍了又忍,隐晦地叮嘱了一句,“领证前千万别闹出人命”,也不管憨厚的儿子听没听懂,和老头走了。

   02

   乔凤在家里天天操心儿子和许小晴的事,忍不住爱和老头分析许小晴这个人,对儿子和他的未来小日子做各种臆想,老头不耐烦听,说她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啥人有啥命,一切只交给命运,命运会给你最好的安排。

   乔凤说他是看书看傻了。命运能给最好的安排,那还要她这个妈干啥!

   她急需个同盟军,能帮着她一块分析分析。

   老天还真给她送来一个——部队当兵的二儿子复转了。

   在等待分配和自己创业之间犹豫、暂时没上班的二儿子,顺理成章第一时间被乔凤拉进她的阵营。

   乔凤告诉二儿子关于老大和许小晴的一切,包括她看到的各种细节,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她让老二帮忙分析。

   老二说:“妈你的话肯定没有错,但一样米养百种人,说不定我哥运气好,就碰上许小晴这么个完美的人呢?你呀,应该为我哥感到高兴才是。再说了,未来嫂子精明点不好吗?你不是老觉得我哥老实,怕他在社会上被人欺负受委屈吗,有个精明嫂子护着,不是更放心?”

   老二又说:“反正他俩现在没提结婚,你就继续暗中观察吧。妈,你再继续说这事我可要嫉妒了,你有这时间,不如也操心操心我,我也想找媳妇呢!”

   乔凤的心思,成功地被转移了。

   她觉得,我老二就是聪明,你看看,说得多有道理。

   03

   许小晴和老二处得也不错,第一次一块吃饭,知道老二还没女朋友,马上热情地要给介绍。

   没过几天就约老二出去吃饭,当然老大一起,那天老二回来,特别高兴,说这嫂子不错,介绍的女孩都肤白貌美大长腿,相谈甚欢。

   乔凤因此对许小晴稍稍改变了看法。

   接下来,老大、许小晴、老二,三个人经常一块出去。据说,同行的还会有一两个许小晴的朋友,每次回来,看着老二心情都不错。

   只是老二对象的事,好像进展不太顺利,许小晴说都给介绍三四个了,最多的就发过几条信息,然后就不了了之,不知道咋回事。

   乔凤纳闷,问老二原因,老二说:“没啥。可能人家嫌我工作还没稳定吧。”

   乔凤于是又开始关心老二的工作,一天到晚催他赶紧定主意,接受分配还是和朋友创业,倒是给个准信啊。

   老二最后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汽车美容兼维修公司,初始手续繁杂,手忙脚乱,许小晴帮了不少忙。

   她认识的人多,人又活络、热情,朋友都给几分面子,在她的帮助下,老二的店轰轰烈烈开张了。

   为二儿子高兴的同时,乔凤敏感的发现,老大有些不对劲。

   加班次数增多,经常深更半夜才回来,一进门也不见他要吃要喝,就坐在黑暗的客厅叹气,或长时间的沉默。

   老大肯定是遇上事了。乔凤心疼地在门缝里看着。

   当妈的总是对孩子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天生敏感,把孩子的任何一点大事小情放在心尖尖。

   她又开始分析。

   没听说老大单位最近有什么事啊?前两天还碰见娃的领导了,唠了几句,人家对娃是满口的称赞。

   事业上没事,那就是感情上的事。

   许小晴?

   04

   还没弄个水落石出,乔凤心里好不容易对许小晴建立起的些许好感,就烟消云散了。

   不管是谁,不管她(他)对她有多大恩情,只要伤害她孩子,就是敌人。

   乔凤给老二送吃食,创业初期总是走得比较艰难,老二已经连续三四天没回家了,就住在店里。

   让乔凤瞪大眼睛的是,在店里,竟然看到了许小晴。

   她到时,老二正钻在一辆车下捣鼓,两条大长腿露在车外面,许小晴蹲在旁边,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帮他递东西。

   让乔凤觉得不舒服的是,老二从车底下钻出来,只穿背心的上半身不知蹭了什么东西,许小晴绊子都没打就上去给他擦,擦着擦着擦到了脸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

   乔凤的爆脾气炸了。

   当天三个人都不高兴,尴尬收场。许小晴红着脸湿着眼离开,老二被乔凤提溜回家,乔凤满肚子火气。

   难不成世上的女人都灭绝了,兄弟俩盯上同一个女人。

   她乔凤吃过多少盐走过多少桥啊,男女间那点事,一眼就明明白白,她觉得,即使老二不好,也绝对是许小晴勾引在先。

   “妈,你别这么说。嫂子就是人好、热心,看我忙不过来……”

   “你骗鬼去吧!”乔凤捶了他一下,“她的正经对象是你哥!你没见你哥最近情绪不好吗?她咋不说照顾照顾你哥!人好?热心?我看她是有鬼!”

   “哎哎哎!你也不要见风就是雨,一棒子把人打死,你好歹问问仨娃再下定论!”老头和稀泥。

   “还问什么?不问我都知道,老大为啥最近心情不好,八成就是她移情别恋了!”

   “妈,哎——妈,你别这么说呀,什么移情别恋?让人听见还以为我们真有啥事了呢?”

   “好我的傻儿子呀!你们不懂女人,妈还不懂吗?她就是现在没移情到你,多半也是看不上你哥了。我问问你们,你们算算,她有多长时间没来咱家了?以前她来的频率是多少?你们都好好琢磨琢磨。”

   乔凤又说:“一个女孩子,不喜欢别人没什么,说清楚呀!这么吊着算怎么回事呢?以前那么热情,恨不能立时三刻把婚事定了——诶?不对,你刚回来也没见她这样啊!你说,是不是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女人们不只在追查丈夫出/轨时是侦探,但凡涉及到她们关心的人和事,她们全身的小雷达就会360度无死角自动开启。

   当听到老二说他只是和许小晴聊了聊自己将来的计划,和对这家店的投入,还有目前的经营情况,乔凤隐约明白了。

   05

   看到老家附近都在拆迁,早几年,有眼光的乔凤就托人花钱把俩儿子的户口转回了农村,借当干部的大哥的力,给俩孩子各要了一院庄基。

   前年果然拆迁了,俩儿子各分了一笔钱,还有房子。

   老二要创业,她请大哥帮忙卖了一套房子,老二这老实孩子把这些全说给许小晴听了。

   他的本意可能有炫耀的成分,但更多的应该是和同龄人畅谈理想和人生,想获得共鸣,但他不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那也不对啊?老大不也得了钱和房吗?和老大谈对象不是一样?”老头问。

   俩人转向老二,老二挠挠头,呐呐地说:“嗯……嗯,我说大哥当时都工作了,想参加单位福利分房,户口没转回去。”

   “算你聪明,还知道留个心眼。”

   乔凤长舒了一口气。

   她决定提前给俩儿子敲敲警钟,免得他们越陷越深,被许小晴耍得团团转。

   乔凤对大儿子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这么好的人才,她看不上是她没福气,别成天长吁短叹了,妈看着难受,你好好找她谈一次,说明白,如果她没了这心思,咱趁早重打锣鼓另开张!”

   她对老二说:“这女孩绝不能进咱家门。如果她还能好好和你大哥谈,你大哥如果死活要她进门,我可以看在你哥面上忍了这口气,但是,你绝对不行!”

   “为啥?”老二问。

   “为啥?你还好意思问为啥?她认识你哥在先,如果没这个幺蛾子可能就是你嫂子,你半道截胡算怎么回事?而且,这女孩人品不行,见异思迁、喜新厌旧、贪财好利,我当初说什么来着,她太精明了。”

   乔凤意识到当着儿子的面直接这么说不太妥,马上又把话题转回来。

   “儿啊,你想想看,她先是你哥的女朋友,谁知道和你哥发展到哪一步了,你要再和她谈,即使你哥和她分手,以后你们三个,怎么见面?怎么在同一场合相处?别人会怎么看你们?人家不拿尻子笑话才怪呢!哦,再没女人了,兄弟俩争一个?弟弟抢哥哥的女朋友?”

   “妈,我要是非和她交往呢?”老二痞痞地说。

   “我说你个死孩子,成心气我们还是咋的?”乔凤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她顿顿脚咬咬牙,“要是你真要和那个女人继续交往,你就搬出这个家,我不想你兄弟俩见面不舒服!”

   06

   和儿子们谈过不久,老大和许小晴分手了。

   听说还是老大主动提的分手,说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许小晴,乔凤心里这个气啊。怎么配不上?明明是她配不上自家儿子好吧?

   可是老大说:“妈,算了,认清了人,事情说清楚,就算了,女孩嘛,还是要留一点面子。”

   老二也不和许小晴来往了,乔凤在店里盯了半个月,开始许小晴还继续来,还挺大方,还叫她阿姨。

   “你真好意思!”乔凤牙都要咬碎了。

   幸好,自己养的儿子自己心里有数,她知道上次那一谈,老二肯定知道该怎么办。

   老二做得绝,他拿出个大红包给许小晴,感谢许小晴这段日子对自己的各种帮助,但是,她毕竟原来是哥哥的女朋友,他也是一直把她当未来嫂子看待,才有什么话说什么话的,既然她和大哥分手了,也不好再来这儿了。

   乔凤在房里竖起耳朵听许小晴的分辩。

   这女孩现在终于暴露出本来面目,她有些激动地说,没见老二之前,她以为自己和老大合适,和老二接触多了才发现,自己更喜欢老二这一型。

   “你哥太保守,我的性格你也知道,喜欢冒险,不瞒你说,我一直想创业的,就是你哥老拦着,说我各方面积累得还不够。”

   保守?你才保守,你全家都保守!乔凤在心里骂。

   你喜欢他时他的保守是稳重,不喜欢了,就成了不支持你创业了!

   老二还在和那女人叨叨,乔凤决定,他若再不快刀斩乱麻,自己就亲自上阵。

   老二淡淡地笑着:“其实我没全和你说实话,我哥和我一样,也分了钱分了房,我的钱大半都砸这个店上了,我哥人稳重,一直研究理财,资产不知道翻了几番呢!”

   面前那张脸霎时变色,许小晴瞪着眼睛,结巴着:“你……你是故意的?”

   老二不置可否。

   “说实话,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老妈眼光真毒,你是精明,比我那老实的哥哥强太多了,在我家时你表现得几乎完美,但私下咱们相处时,我还是看到你对我哥的偶尔不屑。于是,我想探探你到底是看上我哥的什么。是你自己给了我机会。”

   “你介绍的那些女孩,的确是长得漂亮,但没一个不追名逐利、贪钱谋财,我只不过说我还在等待分配,不知道被分到哪个犄角旮旯,也没车,她们就一个个避之不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们那么喜欢钱看重物质,你和她们又是好朋友,怎么可能不沾点俗气呢?这不,一试就试出来了。”

   “啪”的一声,老二脸上挨了一巴掌,乔凤拉开门冲出去。

   老二把母亲拦在身后,对许小晴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一巴掌我受了,我试探你,我不对在先。但你也最好明白,谁都不是傻子。你的心思大家都清楚,你打我一下,咱们两方清了!”

   许小晴走了,带着红包,老二捂着脸,连声说“可惜可惜。”

   07

   和老头子说起这事时,乔凤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像老头子说的,如果换个角度,许小晴是她的女儿,她会愿意女儿被人这样试探、这样不信任吗?

   不,她根本不会把女儿教成那样。

   女孩子,虽说嫁人是第二次投胎,但归根结底,不能把所有宝押在男人身上,那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房子,一旦经营不好、管理不善,房子会倒,会塌,但地基还是别人的。

   女孩子,得自立,经济独立,人格独立,自尊、自爱、自强,才让人不敢小觑。

   乔凤心里后怕,幸亏把俩儿子教得不错,老大老二都没黏糊、没心软,当机立断,避免了后续的糟心事。

   想一想,如果老大老二都拎不清,非和父母对着干,日后他们的大家小家,哎哟,我嘞个去!不敢想,想想就头大。

   幸好,幸好,都还来得及。

   96

   木木爱电影

   1.2

   2019.07.26 14:04

   字数 4841

   来源微信公众号:汪二峤,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01

   乔凤不喜欢许小晴。

   许小晴第五次来乔凤家后,她就确认了这一点。

   许小晴是乔凤大儿子的女朋友,认识了不到一年。

   乔凤觉得这女孩太精明,对,不是聪明,是精明,眼睛一转就是一个主意,好像会读心术,一眼能看透你心里所想。

   许小晴来了乔家五回,回回表现出色。用乔凤老公的话说就是,现在这么有眼色、这么会来事的娃太少了,有些娃也聪明,就是懒,明明该她表现,偏坐那不动弹,等着你伺候。

   乔凤心想,人家那才不叫懒,人家是开始就把底线立好,省得以后真成一家人了你把人家当老妈子使。

   许小晴截然相反,第三回开始就看见什么干什么,擦桌子拖地,洗衣服做饭,端茶递水,简直不要太勤快。嘴还特会说,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妥帖、周到,让老头和儿子笑得合不拢嘴。

   就是这一点让乔凤警惕了。

   女孩子精明,在社会上是好事,但在家里,未必。劲都在表面上、在外面使了,背地里不知道还有没有余力,一心一意和老公过日子。

   老头说她挑剔,鸡蛋里挑骨头,以前儿子交的女朋友你嫌人家懒、娇气,这回来了个不懒不娇气的,哦,你又说人家太精明,怕你儿子以后吃亏。里里外外的话都让你说了,我算看出来了,依你这标准,这世上,哼,估计难有配得上你儿子的人!

   儿子是个老实孝顺的,听完乔凤的意思,笑着让她放心,“妈,我都多大人了,我有分寸,你放心。”

   乔凤还想和儿子说说,娶媳妇不是只娶媳妇一个人,你娶的是她背后的一大家子,一个人的品行和为人处事与她的生长环境有莫大关系,许小晴这样精明,她父母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咱们这种普通人家,可不要以后被人家嫌弃,你夹在中间作难。

   老头一把拽住她,用其他事把话头岔开,乔凤忍了又忍,隐晦地叮嘱了一句,“领证前千万别闹出人命”,也不管憨厚的儿子听没听懂,和老头走了。

   02

   乔凤在家里天天操心儿子和许小晴的事,忍不住爱和老头分析许小晴这个人,对儿子和他的未来小日子做各种臆想,老头不耐烦听,说她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啥人有啥命,一切只交给命运,命运会给你最好的安排。

   乔凤说他是看书看傻了。命运能给最好的安排,那还要她这个妈干啥!

   她急需个同盟军,能帮着她一块分析分析。

   老天还真给她送来一个——部队当兵的二儿子复转了。

   在等待分配和自己创业之间犹豫、暂时没上班的二儿子,顺理成章第一时间被乔凤拉进她的阵营。

   乔凤告诉二儿子关于老大和许小晴的一切,包括她看到的各种细节,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她让老二帮忙分析。

   老二说:“妈你的话肯定没有错,但一样米养百种人,说不定我哥运气好,就碰上许小晴这么个完美的人呢?你呀,应该为我哥感到高兴才是。再说了,未来嫂子精明点不好吗?你不是老觉得我哥老实,怕他在社会上被人欺负受委屈吗,有个精明嫂子护着,不是更放心?”

   老二又说:“反正他俩现在没提结婚,你就继续暗中观察吧。妈,你再继续说这事我可要嫉妒了,你有这时间,不如也操心操心我,我也想找媳妇呢!”

   乔凤的心思,成功地被转移了。

   她觉得,我老二就是聪明,你看看,说得多有道理。

   03

   许小晴和老二处得也不错,第一次一块吃饭,知道老二还没女朋友,马上热情地要给介绍。

   没过几天就约老二出去吃饭,当然老大一起,那天老二回来,特别高兴,说这嫂子不错,介绍的女孩都肤白貌美大长腿,相谈甚欢。

   乔凤因此对许小晴稍稍改变了看法。

   接下来,老大、许小晴、老二,三个人经常一块出去。据说,同行的还会有一两个许小晴的朋友,每次回来,看着老二心情都不错。

   只是老二对象的事,好像进展不太顺利,许小晴说都给介绍三四个了,最多的就发过几条信息,然后就不了了之,不知道咋回事。

   乔凤纳闷,问老二原因,老二说:“没啥。可能人家嫌我工作还没稳定吧。”

   乔凤于是又开始关心老二的工作,一天到晚催他赶紧定主意,接受分配还是和朋友创业,倒是给个准信啊。

   老二最后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汽车美容兼维修公司,初始手续繁杂,手忙脚乱,许小晴帮了不少忙。

   她认识的人多,人又活络、热情,朋友都给几分面子,在她的帮助下,老二的店轰轰烈烈开张了。

   为二儿子高兴的同时,乔凤敏感的发现,老大有些不对劲。

   加班次数增多,经常深更半夜才回来,一进门也不见他要吃要喝,就坐在黑暗的客厅叹气,或长时间的沉默。

   老大肯定是遇上事了。乔凤心疼地在门缝里看着。

   当妈的总是对孩子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天生敏感,把孩子的任何一点大事小情放在心尖尖。

   她又开始分析。

   没听说老大单位最近有什么事啊?前两天还碰见娃的领导了,唠了几句,人家对娃是满口的称赞。

   事业上没事,那就是感情上的事。

   许小晴?

   04

   还没弄个水落石出,乔凤心里好不容易对许小晴建立起的些许好感,就烟消云散了。

   不管是谁,不管她(他)对她有多大恩情,只要伤害她孩子,就是敌人。

   乔凤给老二送吃食,创业初期总是走得比较艰难,老二已经连续三四天没回家了,就住在店里。

   让乔凤瞪大眼睛的是,在店里,竟然看到了许小晴。

   她到时,老二正钻在一辆车下捣鼓,两条大长腿露在车外面,许小晴蹲在旁边,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帮他递东西。

   让乔凤觉得不舒服的是,老二从车底下钻出来,只穿背心的上半身不知蹭了什么东西,许小晴绊子都没打就上去给他擦,擦着擦着擦到了脸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

   乔凤的爆脾气炸了。

   当天三个人都不高兴,尴尬收场。许小晴红着脸湿着眼离开,老二被乔凤提溜回家,乔凤满肚子火气。

   难不成世上的女人都灭绝了,兄弟俩盯上同一个女人。

   她乔凤吃过多少盐走过多少桥啊,男女间那点事,一眼就明明白白,她觉得,即使老二不好,也绝对是许小晴勾引在先。

   “妈,你别这么说。嫂子就是人好、热心,看我忙不过来……”

   “你骗鬼去吧!”乔凤捶了他一下,“她的正经对象是你哥!你没见你哥最近情绪不好吗?她咋不说照顾照顾你哥!人好?热心?我看她是有鬼!”

   “哎哎哎!你也不要见风就是雨,一棒子把人打死,你好歹问问仨娃再下定论!”老头和稀泥。

   “还问什么?不问我都知道,老大为啥最近心情不好,八成就是她移情别恋了!”

   “妈,哎——妈,你别这么说呀,什么移情别恋?让人听见还以为我们真有啥事了呢?”

   “好我的傻儿子呀!你们不懂女人,妈还不懂吗?她就是现在没移情到你,多半也是看不上你哥了。我问问你们,你们算算,她有多长时间没来咱家了?以前她来的频率是多少?你们都好好琢磨琢磨。”

   乔凤又说:“一个女孩子,不喜欢别人没什么,说清楚呀!这么吊着算怎么回事呢?以前那么热情,恨不能立时三刻把婚事定了——诶?不对,你刚回来也没见她这样啊!你说,是不是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女人们不只在追查丈夫出/轨时是侦探,但凡涉及到她们关心的人和事,她们全身的小雷达就会360度无死角自动开启。

   当听到老二说他只是和许小晴聊了聊自己将来的计划,和对这家店的投入,还有目前的经营情况,乔凤隐约明白了。

   05

   看到老家附近都在拆迁,早几年,有眼光的乔凤就托人花钱把俩儿子的户口转回了农村,借当干部的大哥的力,给俩孩子各要了一院庄基。

   前年果然拆迁了,俩儿子各分了一笔钱,还有房子。

   老二要创业,她请大哥帮忙卖了一套房子,老二这老实孩子把这些全说给许小晴听了。

   他的本意可能有炫耀的成分,但更多的应该是和同龄人畅谈理想和人生,想获得共鸣,但他不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那也不对啊?老大不也得了钱和房吗?和老大谈对象不是一样?”老头问。

   俩人转向老二,老二挠挠头,呐呐地说:“嗯……嗯,我说大哥当时都工作了,想参加单位福利分房,户口没转回去。”

   “算你聪明,还知道留个心眼。”

   乔凤长舒了一口气。

   她决定提前给俩儿子敲敲警钟,免得他们越陷越深,被许小晴耍得团团转。

   乔凤对大儿子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这么好的人才,她看不上是她没福气,别成天长吁短叹了,妈看着难受,你好好找她谈一次,说明白,如果她没了这心思,咱趁早重打锣鼓另开张!”

   她对老二说:“这女孩绝不能进咱家门。如果她还能好好和你大哥谈,你大哥如果死活要她进门,我可以看在你哥面上忍了这口气,但是,你绝对不行!”

   “为啥?”老二问。

   “为啥?你还好意思问为啥?她认识你哥在先,如果没这个幺蛾子可能就是你嫂子,你半道截胡算怎么回事?而且,这女孩人品不行,见异思迁、喜新厌旧、贪财好利,我当初说什么来着,她太精明了。”

   乔凤意识到当着儿子的面直接这么说不太妥,马上又把话题转回来。

   “儿啊,你想想看,她先是你哥的女朋友,谁知道和你哥发展到哪一步了,你要再和她谈,即使你哥和她分手,以后你们三个,怎么见面?怎么在同一场合相处?别人会怎么看你们?人家不拿尻子笑话才怪呢!哦,再没女人了,兄弟俩争一个?弟弟抢哥哥的女朋友?”

   “妈,我要是非和她交往呢?”老二痞痞地说。

   “我说你个死孩子,成心气我们还是咋的?”乔凤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她顿顿脚咬咬牙,“要是你真要和那个女人继续交往,你就搬出这个家,我不想你兄弟俩见面不舒服!”

   06

   和儿子们谈过不久,老大和许小晴分手了。

   听说还是老大主动提的分手,说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许小晴,乔凤心里这个气啊。怎么配不上?明明是她配不上自家儿子好吧?

   可是老大说:“妈,算了,认清了人,事情说清楚,就算了,女孩嘛,还是要留一点面子。”

   老二也不和许小晴来往了,乔凤在店里盯了半个月,开始许小晴还继续来,还挺大方,还叫她阿姨。

   “你真好意思!”乔凤牙都要咬碎了。

   幸好,自己养的儿子自己心里有数,她知道上次那一谈,老二肯定知道该怎么办。

   老二做得绝,他拿出个大红包给许小晴,感谢许小晴这段日子对自己的各种帮助,但是,她毕竟原来是哥哥的女朋友,他也是一直把她当未来嫂子看待,才有什么话说什么话的,既然她和大哥分手了,也不好再来这儿了。

   乔凤在房里竖起耳朵听许小晴的分辩。

   这女孩现在终于暴露出本来面目,她有些激动地说,没见老二之前,她以为自己和老大合适,和老二接触多了才发现,自己更喜欢老二这一型。

   “你哥太保守,我的性格你也知道,喜欢冒险,不瞒你说,我一直想创业的,就是你哥老拦着,说我各方面积累得还不够。”

   保守?你才保守,你全家都保守!乔凤在心里骂。

   你喜欢他时他的保守是稳重,不喜欢了,就成了不支持你创业了!

   老二还在和那女人叨叨,乔凤决定,他若再不快刀斩乱麻,自己就亲自上阵。

   老二淡淡地笑着:“其实我没全和你说实话,我哥和我一样,也分了钱分了房,我的钱大半都砸这个店上了,我哥人稳重,一直研究理财,资产不知道翻了几番呢!”

   面前那张脸霎时变色,许小晴瞪着眼睛,结巴着:“你……你是故意的?”

   老二不置可否。

   “说实话,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老妈眼光真毒,你是精明,比我那老实的哥哥强太多了,在我家时你表现得几乎完美,但私下咱们相处时,我还是看到你对我哥的偶尔不屑。于是,我想探探你到底是看上我哥的什么。是你自己给了我机会。”

   “你介绍的那些女孩,的确是长得漂亮,但没一个不追名逐利、贪钱谋财,我只不过说我还在等待分配,不知道被分到哪个犄角旮旯,也没车,她们就一个个避之不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们那么喜欢钱看重物质,你和她们又是好朋友,怎么可能不沾点俗气呢?这不,一试就试出来了。”

   “啪”的一声,老二脸上挨了一巴掌,乔凤拉开门冲出去。

   老二把母亲拦在身后,对许小晴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一巴掌我受了,我试探你,我不对在先。但你也最好明白,谁都不是傻子。你的心思大家都清楚,你打我一下,咱们两方清了!”

   许小晴走了,带着红包,老二捂着脸,连声说“可惜可惜。”

   07

   和老头子说起这事时,乔凤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像老头子说的,如果换个角度,许小晴是她的女儿,她会愿意女儿被人这样试探、这样不信任吗?

   不,她根本不会把女儿教成那样。

   女孩子,虽说嫁人是第二次投胎,但归根结底,不能把所有宝押在男人身上,那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房子,一旦经营不好、管理不善,房子会倒,会塌,但地基还是别人的。

   女孩子,得自立,经济独立,人格独立,自尊、自爱、自强,才让人不敢小觑。

   乔凤心里后怕,幸亏把俩儿子教得不错,老大老二都没黏糊、没心软,当机立断,避免了后续的糟心事。

   想一想,如果老大老二都拎不清,非和父母对着干,日后他们的大家小家,哎哟,我嘞个去!不敢想,想想就头大。

   幸好,幸好,都还来得及。

   来源微信公众号:汪二峤,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01

   乔凤不喜欢许小晴。

   许小晴第五次来乔凤家后,她就确认了这一点。

   许小晴是乔凤大儿子的女朋友,认识了不到一年。

   乔凤觉得这女孩太精明,对,不是聪明,是精明,眼睛一转就是一个主意,好像会读心术,一眼能看透你心里所想。

   许小晴来了乔家五回,回回表现出色。用乔凤老公的话说就是,现在这么有眼色、这么会来事的娃太少了,有些娃也聪明,就是懒,明明该她表现,偏坐那不动弹,等着你伺候。

   乔凤心想,人家那才不叫懒,人家是开始就把底线立好,省得以后真成一家人了你把人家当老妈子使。

   许小晴截然相反,第三回开始就看见什么干什么,擦桌子拖地,洗衣服做饭,端茶递水,简直不要太勤快。嘴还特会说,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妥帖、周到,让老头和儿子笑得合不拢嘴。

   就是这一点让乔凤警惕了。

   女孩子精明,在社会上是好事,但在家里,未必。劲都在表面上、在外面使了,背地里不知道还有没有余力,一心一意和老公过日子。

   老头说她挑剔,鸡蛋里挑骨头,以前儿子交的女朋友你嫌人家懒、娇气,这回来了个不懒不娇气的,哦,你又说人家太精明,怕你儿子以后吃亏。里里外外的话都让你说了,我算看出来了,依你这标准,这世上,哼,估计难有配得上你儿子的人!

   儿子是个老实孝顺的,听完乔凤的意思,笑着让她放心,“妈,我都多大人了,我有分寸,你放心。”

   乔凤还想和儿子说说,娶媳妇不是只娶媳妇一个人,你娶的是她背后的一大家子,一个人的品行和为人处事与她的生长环境有莫大关系,许小晴这样精明,她父母估计也差不到哪儿去?咱们这种普通人家,可不要以后被人家嫌弃,你夹在中间作难。

   老头一把拽住她,用其他事把话头岔开,乔凤忍了又忍,隐晦地叮嘱了一句,“领证前千万别闹出人命”,也不管憨厚的儿子听没听懂,和老头走了。

   02

   乔凤在家里天天操心儿子和许小晴的事,忍不住爱和老头分析许小晴这个人,对儿子和他的未来小日子做各种臆想,老头不耐烦听,说她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啥人有啥命,一切只交给命运,命运会给你最好的安排。

   乔凤说他是看书看傻了。命运能给最好的安排,那还要她这个妈干啥!

   她急需个同盟军,能帮着她一块分析分析。

   老天还真给她送来一个——部队当兵的二儿子复转了。

   在等待分配和自己创业之间犹豫、暂时没上班的二儿子,顺理成章第一时间被乔凤拉进她的阵营。

   乔凤告诉二儿子关于老大和许小晴的一切,包括她看到的各种细节,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她让老二帮忙分析。

   老二说:“妈你的话肯定没有错,但一样米养百种人,说不定我哥运气好,就碰上许小晴这么个完美的人呢?你呀,应该为我哥感到高兴才是。再说了,未来嫂子精明点不好吗?你不是老觉得我哥老实,怕他在社会上被人欺负受委屈吗,有个精明嫂子护着,不是更放心?”

   老二又说:“反正他俩现在没提结婚,你就继续暗中观察吧。妈,你再继续说这事我可要嫉妒了,你有这时间,不如也操心操心我,我也想找媳妇呢!”

   乔凤的心思,成功地被转移了。

   她觉得,我老二就是聪明,你看看,说得多有道理。

   03

   许小晴和老二处得也不错,第一次一块吃饭,知道老二还没女朋友,马上热情地要给介绍。

   没过几天就约老二出去吃饭,当然老大一起,那天老二回来,特别高兴,说这嫂子不错,介绍的女孩都肤白貌美大长腿,相谈甚欢。

   乔凤因此对许小晴稍稍改变了看法。

   接下来,老大、许小晴、老二,三个人经常一块出去。据说,同行的还会有一两个许小晴的朋友,每次回来,看着老二心情都不错。

   只是老二对象的事,好像进展不太顺利,许小晴说都给介绍三四个了,最多的就发过几条信息,然后就不了了之,不知道咋回事。

   乔凤纳闷,问老二原因,老二说:“没啥。可能人家嫌我工作还没稳定吧。”

   乔凤于是又开始关心老二的工作,一天到晚催他赶紧定主意,接受分配还是和朋友创业,倒是给个准信啊。

   老二最后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汽车美容兼维修公司,初始手续繁杂,手忙脚乱,许小晴帮了不少忙。

   她认识的人多,人又活络、热情,朋友都给几分面子,在她的帮助下,老二的店轰轰烈烈开张了。

   为二儿子高兴的同时,乔凤敏感的发现,老大有些不对劲。

   加班次数增多,经常深更半夜才回来,一进门也不见他要吃要喝,就坐在黑暗的客厅叹气,或长时间的沉默。

   老大肯定是遇上事了。乔凤心疼地在门缝里看着。

   当妈的总是对孩子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天生敏感,把孩子的任何一点大事小情放在心尖尖。

   她又开始分析。

   没听说老大单位最近有什么事啊?前两天还碰见娃的领导了,唠了几句,人家对娃是满口的称赞。

   事业上没事,那就是感情上的事。

   许小晴?

   04

   还没弄个水落石出,乔凤心里好不容易对许小晴建立起的些许好感,就烟消云散了。

   不管是谁,不管她(他)对她有多大恩情,只要伤害她孩子,就是敌人。

   乔凤给老二送吃食,创业初期总是走得比较艰难,老二已经连续三四天没回家了,就住在店里。

   让乔凤瞪大眼睛的是,在店里,竟然看到了许小晴。

   她到时,老二正钻在一辆车下捣鼓,两条大长腿露在车外面,许小晴蹲在旁边,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帮他递东西。

   让乔凤觉得不舒服的是,老二从车底下钻出来,只穿背心的上半身不知蹭了什么东西,许小晴绊子都没打就上去给他擦,擦着擦着擦到了脸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

   乔凤的爆脾气炸了。

   当天三个人都不高兴,尴尬收场。许小晴红着脸湿着眼离开,老二被乔凤提溜回家,乔凤满肚子火气。

   难不成世上的女人都灭绝了,兄弟俩盯上同一个女人。

   她乔凤吃过多少盐走过多少桥啊,男女间那点事,一眼就明明白白,她觉得,即使老二不好,也绝对是许小晴勾引在先。

   “妈,你别这么说。嫂子就是人好、热心,看我忙不过来……”

   “你骗鬼去吧!”乔凤捶了他一下,“她的正经对象是你哥!你没见你哥最近情绪不好吗?她咋不说照顾照顾你哥!人好?热心?我看她是有鬼!”

   “哎哎哎!你也不要见风就是雨,一棒子把人打死,你好歹问问仨娃再下定论!”老头和稀泥。

   “还问什么?不问我都知道,老大为啥最近心情不好,八成就是她移情别恋了!”

   “妈,哎——妈,你别这么说呀,什么移情别恋?让人听见还以为我们真有啥事了呢?”

   “好我的傻儿子呀!你们不懂女人,妈还不懂吗?她就是现在没移情到你,多半也是看不上你哥了。我问问你们,你们算算,她有多长时间没来咱家了?以前她来的频率是多少?你们都好好琢磨琢磨。”

   乔凤又说:“一个女孩子,不喜欢别人没什么,说清楚呀!这么吊着算怎么回事呢?以前那么热情,恨不能立时三刻把婚事定了——诶?不对,你刚回来也没见她这样啊!你说,是不是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女人们不只在追查丈夫出/轨时是侦探,但凡涉及到她们关心的人和事,她们全身的小雷达就会360度无死角自动开启。

   当听到老二说他只是和许小晴聊了聊自己将来的计划,和对这家店的投入,还有目前的经营情况,乔凤隐约明白了。

   05

   看到老家附近都在拆迁,早几年,有眼光的乔凤就托人花钱把俩儿子的户口转回了农村,借当干部的大哥的力,给俩孩子各要了一院庄基。

   前年果然拆迁了,俩儿子各分了一笔钱,还有房子。

   老二要创业,她请大哥帮忙卖了一套房子,老二这老实孩子把这些全说给许小晴听了。

   他的本意可能有炫耀的成分,但更多的应该是和同龄人畅谈理想和人生,想获得共鸣,但他不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那也不对啊?老大不也得了钱和房吗?和老大谈对象不是一样?”老头问。

   俩人转向老二,老二挠挠头,呐呐地说:“嗯……嗯,我说大哥当时都工作了,想参加单位福利分房,户口没转回去。”

   “算你聪明,还知道留个心眼。”

   乔凤长舒了一口气。

   她决定提前给俩儿子敲敲警钟,免得他们越陷越深,被许小晴耍得团团转。

   乔凤对大儿子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这么好的人才,她看不上是她没福气,别成天长吁短叹了,妈看着难受,你好好找她谈一次,说明白,如果她没了这心思,咱趁早重打锣鼓另开张!”

   她对老二说:“这女孩绝不能进咱家门。如果她还能好好和你大哥谈,你大哥如果死活要她进门,我可以看在你哥面上忍了这口气,但是,你绝对不行!”

   “为啥?”老二问。

   “为啥?你还好意思问为啥?她认识你哥在先,如果没这个幺蛾子可能就是你嫂子,你半道截胡算怎么回事?而且,这女孩人品不行,见异思迁、喜新厌旧、贪财好利,我当初说什么来着,她太精明了。”

   乔凤意识到当着儿子的面直接这么说不太妥,马上又把话题转回来。

   “儿啊,你想想看,她先是你哥的女朋友,谁知道和你哥发展到哪一步了,你要再和她谈,即使你哥和她分手,以后你们三个,怎么见面?怎么在同一场合相处?别人会怎么看你们?人家不拿尻子笑话才怪呢!哦,再没女人了,兄弟俩争一个?弟弟抢哥哥的女朋友?”

   “妈,我要是非和她交往呢?”老二痞痞地说。

   “我说你个死孩子,成心气我们还是咋的?”乔凤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她顿顿脚咬咬牙,“要是你真要和那个女人继续交往,你就搬出这个家,我不想你兄弟俩见面不舒服!”

   06

   和儿子们谈过不久,老大和许小晴分手了。

   听说还是老大主动提的分手,说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许小晴,乔凤心里这个气啊。怎么配不上?明明是她配不上自家儿子好吧?

   可是老大说:“妈,算了,认清了人,事情说清楚,就算了,女孩嘛,还是要留一点面子。”

   老二也不和许小晴来往了,乔凤在店里盯了半个月,开始许小晴还继续来,还挺大方,还叫她阿姨。

   “你真好意思!”乔凤牙都要咬碎了。

   幸好,自己养的儿子自己心里有数,她知道上次那一谈,老二肯定知道该怎么办。

   老二做得绝,他拿出个大红包给许小晴,感谢许小晴这段日子对自己的各种帮助,但是,她毕竟原来是哥哥的女朋友,他也是一直把她当未来嫂子看待,才有什么话说什么话的,既然她和大哥分手了,也不好再来这儿了。

   乔凤在房里竖起耳朵听许小晴的分辩。

   这女孩现在终于暴露出本来面目,她有些激动地说,没见老二之前,她以为自己和老大合适,和老二接触多了才发现,自己更喜欢老二这一型。

   “你哥太保守,我的性格你也知道,喜欢冒险,不瞒你说,我一直想创业的,就是你哥老拦着,说我各方面积累得还不够。”

   保守?你才保守,你全家都保守!乔凤在心里骂。

   你喜欢他时他的保守是稳重,不喜欢了,就成了不支持你创业了!

   老二还在和那女人叨叨,乔凤决定,他若再不快刀斩乱麻,自己就亲自上阵。

   老二淡淡地笑着:“其实我没全和你说实话,我哥和我一样,也分了钱分了房,我的钱大半都砸这个店上了,我哥人稳重,一直研究理财,资产不知道翻了几番呢!”

   面前那张脸霎时变色,许小晴瞪着眼睛,结巴着:“你……你是故意的?”

   老二不置可否。

   “说实话,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老妈眼光真毒,你是精明,比我那老实的哥哥强太多了,在我家时你表现得几乎完美,但私下咱们相处时,我还是看到你对我哥的偶尔不屑。于是,我想探探你到底是看上我哥的什么。是你自己给了我机会。”

   “你介绍的那些女孩,的确是长得漂亮,但没一个不追名逐利、贪钱谋财,我只不过说我还在等待分配,不知道被分到哪个犄角旮旯,也没车,她们就一个个避之不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们那么喜欢钱看重物质,你和她们又是好朋友,怎么可能不沾点俗气呢?这不,一试就试出来了。”

   “啪”的一声,老二脸上挨了一巴掌,乔凤拉开门冲出去。

   老二把母亲拦在身后,对许小晴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一巴掌我受了,我试探你,我不对在先。但你也最好明白,谁都不是傻子。你的心思大家都清楚,你打我一下,咱们两方清了!”

   许小晴走了,带着红包,老二捂着脸,连声说“可惜可惜。”

   07

   和老头子说起这事时,乔凤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像老头子说的,如果换个角度,许小晴是她的女儿,她会愿意女儿被人这样试探、这样不信任吗?

   不,她根本不会把女儿教成那样。

   女孩子,虽说嫁人是第二次投胎,但归根结底,不能把所有宝押在男人身上,那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房子,一旦经营不好、管理不善,房子会倒,会塌,但地基还是别人的。

   女孩子,得自立,经济独立,人格独立,自尊、自爱、自强,才让人不敢小觑。

   乔凤心里后怕,幸亏把俩儿子教得不错,老大老二都没黏糊、没心软,当机立断,避免了后续的糟心事。

   想一想,如果老大老二都拎不清,非和父母对着干,日后他们的大家小家,哎哟,我嘞个去!不敢想,想想就头大。

   幸好,幸好,都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