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一辈子就为了生个男孩

  • 日期:07-26
  • 点击:(1178)




  71年出生的荷音,去年在家又产下一胎,是个女孩,出生后嘤嘤两声后就死了。

  荷音去年已是47岁的“高龄”了,整个孕期没去过医院一次,最后孩子也是在家里出生的。

  这个孩子的死去,不论是对大人还是对这个孩子自己,或许都是一种解脱。因为她不是被期待的那一个。更因为,这个家徒四壁的家,再也无力多抚养一个孩子。

  这已经是她的第5个孩子了。

  荷音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上头有个强势的姐姐和一个备受宠爱的哥哥。荷音性格软弱,胆怯害羞,但胜在天姿聪颖,八十年代成为了村里第一个高中生。

  荷音高中毕业差几分没考上大学。学校领导推荐她去读师范,并且帮她联系好了那个师范院校,她只要过去就行。不过由于是民办类的自费学校,所以一年要两三千的学费。

  九十年代初,全市也没有几个万元户,更别说村里边,那时候家家户户没有几个拿出500块的存款来,能把孩子养大养活已是不易。

  荷音想上。但是她妈不让。理由是,上头的哥哥姐姐早就不上学了,荷音是家里读书最多的人,早就该满足了。要怨只能怨她自己没能考上大学,如果考上了大学,不仅有补贴,还能吃上“国家粮”。

  师范不让上,荷音就想着能不能再复读一年。

  她妈犹豫了。

  说实在的,荷音读高中本来就花了不少钱了,现在没考上大学,村里到处都是风言风语,到处都说荷音她妈花大价钱让女孩上学有什么用,上再多的学不也是泼出去的水嘛,再说了,当年说的多么多么历害,如今考不上大学,最终不也还是个农民吗?

  再复读一年,谁知道能不能考上?而荷音姐姐早就出嫁了,家里也缺个劳力。荷音她妈迟迟不能下定决心,而荷音也不敢再提。

  这个时候,乡里的林老师带着儿子来家里提亲。

  林老师业务能力不错,刚过50,已经在乡镇中学的年级教导主任位置坐了好几年了。林老师老婆死得早,就只有一个儿子,叫林正,是家里的独苗,宠得比较厉害。

  但是不管家里怎么好吃好喝地供着,林正到了23岁仍然是1米5的个头,又黑又瘦,脾气倒是冲得很,上学的时候动不动就打架斗殴。所以即便林老师吃着“国家粮”,书香门第,但是为儿子找老婆仍然是一桩头疼的事。

  其实林老师早就相中了荷音。荷音1米68的个子,长得白白净净,性格又是那样的温驯,原以为她会考上大学,自己家是攀不上了,谁知道落榜了,正好是个机会。

  林老师对荷音她妈说,自己可以找关系让荷音去乡里的小学去当老师,从此也吃上“国家粮”。

件,二为着女儿的终生事业,三为着女儿不用受婆婆的管制。想想花将近一万块让女儿去读三年师范,出来不也是个中学老师吗?而复读也不是百分百靠得住的事情,谁知道复读一年能不能考上?

  荷音不情愿,她不喜欢林正,甚至有些看不上林正。但是她的不情愿就像是闷在瓦罐里的嗡嗡声,始终不敢大声地、正面地、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最后半推半就不明不白地就结了婚。

  结婚没多久,荷音就获得了乡里小学的正式教工职位。

  两年后,荷音生下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儿。

  生下女儿刚出月子,荷音就顶着一脸青紫回了娘家。她那比她矮一头的丈夫第一次对她动了手。

  哥哥姐姐要为荷音出头,喊一帮人要去捆了林正让他下跪认错。但是荷音她妈拦下了,哭着对荷音说,谁让你没生出个儿子啊?像林老师那样的家庭,只允许生一个。家里又只有林正一根独苗,人家也是想要个儿子啊!要怪就怪你自己的肚子不争气!

  最后荷音她妈叫村里人传话,把林正叫过来骂了一顿就让荷音跟着他回家去了。

  而此后,荷音每次回家都能看到身上有淤青的地方。

  过了6年,林老师家终于还是想要个男孩,于是荷音又怀上了。

  但是林老师再过2年就可以光荣地退休了,到时就可以每月拿着一笔不菲的退休金。于是父子俩决定让荷音放弃工作,躲到外地去养胎生娃。

  然而放弃一份体面工作而生下的娃,仍然是个女孩。

  荷音妈主动把这个女孩接到了自己家来养。并且让荷音等公公退休后再生一个。

  林老师看荷音没了正式工作,可能是出于愧疚也可能是别的,出钱支持她开了一家私立幼儿园。

  而林正,荷音的老公,除了骂荷音肚子不争气外,只要稍有不顺就揪着她的头发打她。

  想想也挺可笑,荷音她那1米5的老公,想要揪住她的头发,还得掂着脚尖呢。

  荷音的幼儿园不咸不淡地开着,2年后,林老师终于退休了。于是荷音又怀上了第三胎。

  可惜,生下来还是个女孩。

  这回,连林老师都对这个儿媳妇不满了。先想着是个有文化,性格相貌样样好的女孩,结果怎么就是生不出儿子来呢。

  这个女孩怎么办呢?于是荷音妈又做主,把这个女孩过继给荷音哥哥做女儿。

  但是荷音哥哥已经有一个13岁大的儿子了,荷音嫂子也不是不能生,于是荷音嫂子不同意。但是荷音哥哥从小听妈的话,于是不顾自己老婆的意见,硬是收下了这个女儿。

  于是荷音的娘家产生了一段解不了的隔代怨恨。这是后话。

  当然,荷音这边得接着生。

  可能是由于前几次生孩子没有护理好,荷音这边的再次备孕出现了困难,过了好几年,迟迟不见动静。

  等到终于又有了好消息的时候,林老师瘫痪在床了。但是只要林老师不死,每月2800的退休工资照拿不误。

  荷音怀着孕,照顾着公公,喂饭喂汤,端屎端尿。而她那个老公,整天游手好闲,打牌喝酒样样来,稍有不顺就拿荷音出气,认为他现在的困境都是因为荷音生不出儿子而导致的。

  荷音怀孕7个月的时候,正给公公擦身子,她那喝得醉醺醺的老公骂骂咧咧地回到家,毫无缘由地跳起来就给了她一巴掌,她没站稳,给公公擦澡的水洒一地,自己也跌到在地,然而林正看到水洒了,脾气更大了,冲着荷音就踹了几脚。直到荷音裤子底下流出了血,林正才出现了一丝慌乱。

  送到医院后,荷音大出血,孩子保不住了,要引产。

  引产后,林正从医生那得知,引产的这个孩子又是个女孩。

  原本还有点心疼和愧疚的林正,彻底放松了心神,甚至还自鸣得意,认为自己不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一个讨债鬼。

  最后林正以回家照顾父亲为由,让荷音她妈去医院照顾荷音,他自己早早就离开了医院。

  然而,林正并没有回家照顾自己的父亲,一出医院就不知道跑哪里鬼混去了。

  就在荷音住院的这三天,林老师死了。

  林老师是活活饿死的。三天不进滴水滴米,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就这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所有人都唏嘘,林老师为人师表,一辈子受人尊敬,最后竟然连口水都没人端。

  林老师去了,退休金也就没了。但林正和荷音的日子并不会就此停住,还要继续往前走。

  荷音仍然在努力备孕。

  然而为了家里的周转,她苦苦维持着幼儿园,本来就受到了较大损伤的身体,高强度的劳累下,一直没有得到恢复,就像是一只被掏空的老丝瓜,只剩下一个表皮和粗老的筋络。

  2017年底,她以46岁的高龄,再次怀上了孩子。

  然而这次,她连去医院检查、去医院生娃的钱都没有了。2018年,最终在家产下了一个虚弱的婴儿,这孩子嘤嘤两声,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离开了人世。

  讽刺的是,这个婴儿,仍然是个女孩。

  后记:

  荷音是我的远房姑姑,她只是农村里千千万万妇女的缩影。

  在湖南的农村,有的女人由于没有生育男孩,一辈子都遭受歧视,不仅是婆家的歧视,甚至娘家也会责难她,认为生不出男孩都是她的过错。

  然而,村里那些终于生出男孩的女人,又最终得到幸福了吗?其实也很难。

  生完一个又一个的孩子,把自己身体搞毁了,也没有一份好好的工作,老公看你是破抹布,婆家当你是不赚钱的废物,真的会开心吗?真的就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了吗?

  而荷音,就算最后生了个男孩,她就能不挨打了吗?

  我认为,一直生一直生一定要生一个男孩的女人,本质上是内心对自己的不承认,对自己的不尊重。

  女人还是要想清楚,生育不是为了别人,生育是为了自己。这一点,本质上也是对自己的认同,对自己的接纳。

  

  96

  blwulijia

  2019.07.24 14:26*

  字数 3004

  71年出生的荷音,去年在家又产下一胎,是个女孩,出生后嘤嘤两声后就死了。

  荷音去年已是47岁的“高龄”了,整个孕期没去过医院一次,最后孩子也是在家里出生的。

  这个孩子的死去,不论是对大人还是对这个孩子自己,或许都是一种解脱。因为她不是被期待的那一个。更因为,这个家徒四壁的家,再也无力多抚养一个孩子。

  这已经是她的第5个孩子了。

  荷音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上头有个强势的姐姐和一个备受宠爱的哥哥。荷音性格软弱,胆怯害羞,但胜在天姿聪颖,八十年代成为了村里第一个高中生。

  荷音高中毕业差几分没考上大学。学校领导推荐她去读师范,并且帮她联系好了那个师范院校,她只要过去就行。不过由于是民办类的自费学校,所以一年要两三千的学费。

  九十年代初,全市也没有几个万元户,更别说村里边,那时候家家户户没有几个拿出500块的存款来,能把孩子养大养活已是不易。

  荷音想上。但是她妈不让。理由是,上头的哥哥姐姐早就不上学了,荷音是家里读书最多的人,早就该满足了。要怨只能怨她自己没能考上大学,如果考上了大学,不仅有补贴,还能吃上“国家粮”。

  师范不让上,荷音就想着能不能再复读一年。

  她妈犹豫了。

  说实在的,荷音读高中本来就花了不少钱了,现在没考上大学,村里到处都是风言风语,到处都说荷音她妈花大价钱让女孩上学有什么用,上再多的学不也是泼出去的水嘛,再说了,当年说的多么多么历害,如今考不上大学,最终不也还是个农民吗?

  再复读一年,谁知道能不能考上?而荷音姐姐早就出嫁了,家里也缺个劳力。荷音她妈迟迟不能下定决心,而荷音也不敢再提。

  这个时候,乡里的林老师带着儿子来家里提亲。

  林老师业务能力不错,刚过50,已经在乡镇中学的年级教导主任位置坐了好几年了。林老师老婆死得早,就只有一个儿子,叫林正,是家里的独苗,宠得比较厉害。

  但是不管家里怎么好吃好喝地供着,林正到了23岁仍然是1米5的个头,又黑又瘦,脾气倒是冲得很,上学的时候动不动就打架斗殴。所以即便林老师吃着“国家粮”,书香门第,但是为儿子找老婆仍然是一桩头疼的事。

  其实林老师早就相中了荷音。荷音1米68的个子,长得白白净净,性格又是那样的温驯,原以为她会考上大学,自己家是攀不上了,谁知道落榜了,正好是个机会。

  林老师对荷音她妈说,自己可以找关系让荷音去乡里的小学去当老师,从此也吃上“国家粮”。

件,二为着女儿的终生事业,三为着女儿不用受婆婆的管制。想想花将近一万块让女儿去读三年师范,出来不也是个中学老师吗?而复读也不是百分百靠得住的事情,谁知道复读一年能不能考上?

  荷音不情愿,她不喜欢林正,甚至有些看不上林正。但是她的不情愿就像是闷在瓦罐里的嗡嗡声,始终不敢大声地、正面地、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最后半推半就不明不白地就结了婚。

  结婚没多久,荷音就获得了乡里小学的正式教工职位。

  两年后,荷音生下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儿。

  生下女儿刚出月子,荷音就顶着一脸青紫回了娘家。她那比她矮一头的丈夫第一次对她动了手。

  哥哥姐姐要为荷音出头,喊一帮人要去捆了林正让他下跪认错。但是荷音她妈拦下了,哭着对荷音说,谁让你没生出个儿子啊?像林老师那样的家庭,只允许生一个。家里又只有林正一根独苗,人家也是想要个儿子啊!要怪就怪你自己的肚子不争气!

  最后荷音她妈叫村里人传话,把林正叫过来骂了一顿就让荷音跟着他回家去了。

  而此后,荷音每次回家都能看到身上有淤青的地方。

  过了6年,林老师家终于还是想要个男孩,于是荷音又怀上了。

  但是林老师再过2年就可以光荣地退休了,到时就可以每月拿着一笔不菲的退休金。于是父子俩决定让荷音放弃工作,躲到外地去养胎生娃。

  然而放弃一份体面工作而生下的娃,仍然是个女孩。

  荷音妈主动把这个女孩接到了自己家来养。并且让荷音等公公退休后再生一个。

  林老师看荷音没了正式工作,可能是出于愧疚也可能是别的,出钱支持她开了一家私立幼儿园。

  而林正,荷音的老公,除了骂荷音肚子不争气外,只要稍有不顺就揪着她的头发打她。

  想想也挺可笑,荷音她那1米5的老公,想要揪住她的头发,还得掂着脚尖呢。

  荷音的幼儿园不咸不淡地开着,2年后,林老师终于退休了。于是荷音又怀上了第三胎。

  可惜,生下来还是个女孩。

  这回,连林老师都对这个儿媳妇不满了。先想着是个有文化,性格相貌样样好的女孩,结果怎么就是生不出儿子来呢。

  这个女孩怎么办呢?于是荷音妈又做主,把这个女孩过继给荷音哥哥做女儿。

  但是荷音哥哥已经有一个13岁大的儿子了,荷音嫂子也不是不能生,于是荷音嫂子不同意。但是荷音哥哥从小听妈的话,于是不顾自己老婆的意见,硬是收下了这个女儿。

  于是荷音的娘家产生了一段解不了的隔代怨恨。这是后话。

  当然,荷音这边得接着生。

  可能是由于前几次生孩子没有护理好,荷音这边的再次备孕出现了困难,过了好几年,迟迟不见动静。

  等到终于又有了好消息的时候,林老师瘫痪在床了。但是只要林老师不死,每月2800的退休工资照拿不误。

  荷音怀着孕,照顾着公公,喂饭喂汤,端屎端尿。而她那个老公,整天游手好闲,打牌喝酒样样来,稍有不顺就拿荷音出气,认为他现在的困境都是因为荷音生不出儿子而导致的。

  荷音怀孕7个月的时候,正给公公擦身子,她那喝得醉醺醺的老公骂骂咧咧地回到家,毫无缘由地跳起来就给了她一巴掌,她没站稳,给公公擦澡的水洒一地,自己也跌到在地,然而林正看到水洒了,脾气更大了,冲着荷音就踹了几脚。直到荷音裤子底下流出了血,林正才出现了一丝慌乱。

  送到医院后,荷音大出血,孩子保不住了,要引产。

  引产后,林正从医生那得知,引产的这个孩子又是个女孩。

  原本还有点心疼和愧疚的林正,彻底放松了心神,甚至还自鸣得意,认为自己不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一个讨债鬼。

  最后林正以回家照顾父亲为由,让荷音她妈去医院照顾荷音,他自己早早就离开了医院。

  然而,林正并没有回家照顾自己的父亲,一出医院就不知道跑哪里鬼混去了。

  就在荷音住院的这三天,林老师死了。

  林老师是活活饿死的。三天不进滴水滴米,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就这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所有人都唏嘘,林老师为人师表,一辈子受人尊敬,最后竟然连口水都没人端。

  林老师去了,退休金也就没了。但林正和荷音的日子并不会就此停住,还要继续往前走。

  荷音仍然在努力备孕。

  然而为了家里的周转,她苦苦维持着幼儿园,本来就受到了较大损伤的身体,高强度的劳累下,一直没有得到恢复,就像是一只被掏空的老丝瓜,只剩下一个表皮和粗老的筋络。

  2017年底,她以46岁的高龄,再次怀上了孩子。

  然而这次,她连去医院检查、去医院生娃的钱都没有了。2018年,最终在家产下了一个虚弱的婴儿,这孩子嘤嘤两声,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离开了人世。

  讽刺的是,这个婴儿,仍然是个女孩。

  后记:

  荷音是我的远房姑姑,她只是农村里千千万万妇女的缩影。

  在湖南的农村,有的女人由于没有生育男孩,一辈子都遭受歧视,不仅是婆家的歧视,甚至娘家也会责难她,认为生不出男孩都是她的过错。

  然而,村里那些终于生出男孩的女人,又最终得到幸福了吗?其实也很难。

  生完一个又一个的孩子,把自己身体搞毁了,也没有一份好好的工作,老公看你是破抹布,婆家当你是不赚钱的废物,真的会开心吗?真的就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了吗?

  而荷音,就算最后生了个男孩,她就能不挨打了吗?

  我认为,一直生一直生一定要生一个男孩的女人,本质上是内心对自己的不承认,对自己的不尊重。

  女人还是要想清楚,生育不是为了别人,生育是为了自己。这一点,本质上也是对自己的认同,对自己的接纳。

  

  71年出生的荷音,去年在家又产下一胎,是个女孩,出生后嘤嘤两声后就死了。

  荷音去年已是47岁的“高龄”了,整个孕期没去过医院一次,最后孩子也是在家里出生的。

  这个孩子的死去,不论是对大人还是对这个孩子自己,或许都是一种解脱。因为她不是被期待的那一个。更因为,这个家徒四壁的家,再也无力多抚养一个孩子。

  这已经是她的第5个孩子了。

  荷音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上头有个强势的姐姐和一个备受宠爱的哥哥。荷音性格软弱,胆怯害羞,但胜在天姿聪颖,八十年代成为了村里第一个高中生。

  荷音高中毕业差几分没考上大学。学校领导推荐她去读师范,并且帮她联系好了那个师范院校,她只要过去就行。不过由于是民办类的自费学校,所以一年要两三千的学费。

  九十年代初,全市也没有几个万元户,更别说村里边,那时候家家户户没有几个拿出500块的存款来,能把孩子养大养活已是不易。

  荷音想上。但是她妈不让。理由是,上头的哥哥姐姐早就不上学了,荷音是家里读书最多的人,早就该满足了。要怨只能怨她自己没能考上大学,如果考上了大学,不仅有补贴,还能吃上“国家粮”。

  师范不让上,荷音就想着能不能再复读一年。

  她妈犹豫了。

  说实在的,荷音读高中本来就花了不少钱了,现在没考上大学,村里到处都是风言风语,到处都说荷音她妈花大价钱让女孩上学有什么用,上再多的学不也是泼出去的水嘛,再说了,当年说的多么多么历害,如今考不上大学,最终不也还是个农民吗?

  再复读一年,谁知道能不能考上?而荷音姐姐早就出嫁了,家里也缺个劳力。荷音她妈迟迟不能下定决心,而荷音也不敢再提。

  这个时候,乡里的林老师带着儿子来家里提亲。

  林老师业务能力不错,刚过50,已经在乡镇中学的年级教导主任位置坐了好几年了。林老师老婆死得早,就只有一个儿子,叫林正,是家里的独苗,宠得比较厉害。

  但是不管家里怎么好吃好喝地供着,林正到了23岁仍然是1米5的个头,又黑又瘦,脾气倒是冲得很,上学的时候动不动就打架斗殴。所以即便林老师吃着“国家粮”,书香门第,但是为儿子找老婆仍然是一桩头疼的事。

  其实林老师早就相中了荷音。荷音1米68的个子,长得白白净净,性格又是那样的温驯,原以为她会考上大学,自己家是攀不上了,谁知道落榜了,正好是个机会。

  林老师对荷音她妈说,自己可以找关系让荷音去乡里的小学去当老师,从此也吃上“国家粮”。

件,二为着女儿的终生事业,三为着女儿不用受婆婆的管制。想想花将近一万块让女儿去读三年师范,出来不也是个中学老师吗?而复读也不是百分百靠得住的事情,谁知道复读一年能不能考上?

  荷音不情愿,她不喜欢林正,甚至有些看不上林正。但是她的不情愿就像是闷在瓦罐里的嗡嗡声,始终不敢大声地、正面地、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最后半推半就不明不白地就结了婚。

  结婚没多久,荷音就获得了乡里小学的正式教工职位。

  两年后,荷音生下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儿。

  生下女儿刚出月子,荷音就顶着一脸青紫回了娘家。她那比她矮一头的丈夫第一次对她动了手。

  哥哥姐姐要为荷音出头,喊一帮人要去捆了林正让他下跪认错。但是荷音她妈拦下了,哭着对荷音说,谁让你没生出个儿子啊?像林老师那样的家庭,只允许生一个。家里又只有林正一根独苗,人家也是想要个儿子啊!要怪就怪你自己的肚子不争气!

  最后荷音她妈叫村里人传话,把林正叫过来骂了一顿就让荷音跟着他回家去了。

  而此后,荷音每次回家都能看到身上有淤青的地方。

  过了6年,林老师家终于还是想要个男孩,于是荷音又怀上了。

  但是林老师再过2年就可以光荣地退休了,到时就可以每月拿着一笔不菲的退休金。于是父子俩决定让荷音放弃工作,躲到外地去养胎生娃。

  然而放弃一份体面工作而生下的娃,仍然是个女孩。

  荷音妈主动把这个女孩接到了自己家来养。并且让荷音等公公退休后再生一个。

  林老师看荷音没了正式工作,可能是出于愧疚也可能是别的,出钱支持她开了一家私立幼儿园。

  而林正,荷音的老公,除了骂荷音肚子不争气外,只要稍有不顺就揪着她的头发打她。

  想想也挺可笑,荷音她那1米5的老公,想要揪住她的头发,还得掂着脚尖呢。

  荷音的幼儿园不咸不淡地开着,2年后,林老师终于退休了。于是荷音又怀上了第三胎。

  可惜,生下来还是个女孩。

  这回,连林老师都对这个儿媳妇不满了。先想着是个有文化,性格相貌样样好的女孩,结果怎么就是生不出儿子来呢。

  这个女孩怎么办呢?于是荷音妈又做主,把这个女孩过继给荷音哥哥做女儿。

  但是荷音哥哥已经有一个13岁大的儿子了,荷音嫂子也不是不能生,于是荷音嫂子不同意。但是荷音哥哥从小听妈的话,于是不顾自己老婆的意见,硬是收下了这个女儿。

  于是荷音的娘家产生了一段解不了的隔代怨恨。这是后话。

  当然,荷音这边得接着生。

  可能是由于前几次生孩子没有护理好,荷音这边的再次备孕出现了困难,过了好几年,迟迟不见动静。

  等到终于又有了好消息的时候,林老师瘫痪在床了。但是只要林老师不死,每月2800的退休工资照拿不误。

  荷音怀着孕,照顾着公公,喂饭喂汤,端屎端尿。而她那个老公,整天游手好闲,打牌喝酒样样来,稍有不顺就拿荷音出气,认为他现在的困境都是因为荷音生不出儿子而导致的。

  荷音怀孕7个月的时候,正给公公擦身子,她那喝得醉醺醺的老公骂骂咧咧地回到家,毫无缘由地跳起来就给了她一巴掌,她没站稳,给公公擦澡的水洒一地,自己也跌到在地,然而林正看到水洒了,脾气更大了,冲着荷音就踹了几脚。直到荷音裤子底下流出了血,林正才出现了一丝慌乱。

  送到医院后,荷音大出血,孩子保不住了,要引产。

  引产后,林正从医生那得知,引产的这个孩子又是个女孩。

  原本还有点心疼和愧疚的林正,彻底放松了心神,甚至还自鸣得意,认为自己不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一个讨债鬼。

  最后林正以回家照顾父亲为由,让荷音她妈去医院照顾荷音,他自己早早就离开了医院。

  然而,林正并没有回家照顾自己的父亲,一出医院就不知道跑哪里鬼混去了。

  就在荷音住院的这三天,林老师死了。

  林老师是活活饿死的。三天不进滴水滴米,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就这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所有人都唏嘘,林老师为人师表,一辈子受人尊敬,最后竟然连口水都没人端。

  林老师去了,退休金也就没了。但林正和荷音的日子并不会就此停住,还要继续往前走。

  荷音仍然在努力备孕。

  然而为了家里的周转,她苦苦维持着幼儿园,本来就受到了较大损伤的身体,高强度的劳累下,一直没有得到恢复,就像是一只被掏空的老丝瓜,只剩下一个表皮和粗老的筋络。

  2017年底,她以46岁的高龄,再次怀上了孩子。

  然而这次,她连去医院检查、去医院生娃的钱都没有了。2018年,最终在家产下了一个虚弱的婴儿,这孩子嘤嘤两声,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离开了人世。

  讽刺的是,这个婴儿,仍然是个女孩。

  后记:

  荷音是我的远房姑姑,她只是农村里千千万万妇女的缩影。

  在湖南的农村,有的女人由于没有生育男孩,一辈子都遭受歧视,不仅是婆家的歧视,甚至娘家也会责难她,认为生不出男孩都是她的过错。

  然而,村里那些终于生出男孩的女人,又最终得到幸福了吗?其实也很难。

  生完一个又一个的孩子,把自己身体搞毁了,也没有一份好好的工作,老公看你是破抹布,婆家当你是不赚钱的废物,真的会开心吗?真的就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了吗?

  而荷音,就算最后生了个男孩,她就能不挨打了吗?

  我认为,一直生一直生一定要生一个男孩的女人,本质上是内心对自己的不承认,对自己的不尊重。

  女人还是要想清楚,生育不是为了别人,生育是为了自己。这一点,本质上也是对自己的认同,对自己的接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