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馆末间(民间故事)

  • 日期:07-17
  • 点击:(1192)


  孟婧婧是死过一次的人。

  

  孟婧婧大学毕业那年出过一次车祸,送到医院抢救,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一家人围在手术室外,等待的时间很煎熬,信佛的姥姥不停在心中念经,终于手术结束,孟婧婧福大命大,愣是在心脏骤停了几秒后被医生给拉了回来。现在想想,真是件令人后怕的事情。

  自那次车祸后,孟婧婧便有些不大一样,她总能看见一些虚幻的影子,漂浮在她的周围,尤其是晚上,异常明显。当然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看到,每每她太过担心或太过恐惧时,那些影子便会出现,像是她召唤来的。

  孟婧婧工作一年后,公司组织员工外出旅行,在当地报了个旅行团,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远离雾霾和污染,拥抱新鲜空气去。

  旅行团有两名导游,一男一女,都很健谈,很快便与他们打成了一片,这一路上总不缺热闹。到了旅馆,导游分配房间,孟婧婧和一个叫李梦茹的女生分到了一起。房间号是520,挺不错的一个数字,可走上去才发现,她们的房间是最末一间。

  走廊的灯光很是黯淡,尽头有一扇窗,两边便是房间,其中一间便是孟婧婧要住的520,对面则是员工的休息室,保洁阿姨恰住在这里。女导游看到她们住在走廊尽头,很是同情地拍了拍孟婧婧的肩膀:“姑娘,晚上睡觉要锁好门,当心有鬼哦!”

  孟婧婧倒是镇静,李梦茹胆子小,一听这话,吓得叫起来,男导游无奈摇头:“她就爱装神弄鬼,每次都吓住在最末间的游客。美女们放心啦,哪里会有鬼,便是有鬼,哥哥也会英雄救美的!”

  女导游做了个恶心的表情,赶忙把他牵走了。

  孟婧婧是听说过这种说法的,倘若住酒店,一定不要住头尾的房间,因为据说在这个方位的房间阴气很重,会闹鬼的。当然,这说法孟婧婧是绝对不会告诉李梦茹的,女导游不过一句玩笑话,李梦茹都已吓得脸色苍白,如果知道这种说法,肯定立刻要求导游调房,孟婧婧可不想一个人住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

  到达旅馆已是晚饭时间,当天没什么活动,所以他们公司的人便去了旅馆下设的活动室,里面玩乐设施应有尽有,众人各自活动了一阵,两个导游走了进来,大家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过去。

  “这旅馆看上去挺古朴的,应该年数挺长了吧?”一个同事问。

  “是挺长,跟你年纪差不多大。”男导游笑道。

  “这地方看上去挺神秘的,有没有什么故事啊?”另一个同事问。

  两个导游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奇怪:“不就是一个住人的地方么,哪有什么故事。”

  “不对哦,你的眼神出卖了你,这个旅馆一定有故事,说来给我们听听嘛!”同事锲而不舍。

  “出门在外,莫论鬼事,尤其住旅馆的时候,是不能说有关旅馆的故事的,这是忌讳。”女导游道。

  “世上哪有鬼,我们不信的,不算犯忌讳!”

  “就是,说来解解闷也好啊!”同事纷纷附和。

  男导游眉头一皱:“那说完就都各自回去睡觉,谁也不能在外面逗留,否则鬼可要来捉你们了!”

  他说的,当真是一件鬼事。

  说是这间旅馆初建成的时候,来个几个背包客,是在路上认识的,都对这地方的风景感兴趣,所以搭了个伴,一起游玩。这附近有座山很是有名,被誉为绝壁,山顶的日出是旁的地方所不能比的,几个人就约好第二天一早去爬山。

  几个人被分到旅馆三楼,其中有两人正是住在尽头的房间。当天晚上,每个人都睡得不踏实,总听见有奇怪的响声,像是什么硬物相互撞击的声音。几个人昏昏沉沉的睡,最后是被里面一个姓陈的男人叫醒的,那时是凌晨四点,小陈身上透着凉气,众人调侃他睡觉习惯不好,大男人了还蹬被子,小陈只腼腆的笑。

  几个人去登山,是小陈带的路,他说从前来过,知道山势,大家也就让他当了领头人。一路上倒也多亏了他,好几次突发险情,都被他化险为夷。几人最终爬上山顶,第一道日光恰照在他们身上,大家兴奋的对山呼唤,便在这时,有人问:“小陈呢?”

  大家这才发现小陈不见了,他明明是第一个登上山顶的,怎么没见他的身影?

  大家以为他是回去了,一路下山寻找,都没瞧见,直到回了旅馆,去敲小陈那间房,小陈的室友开了门,睡眼惺忪:“到了?等我收拾收拾就出发登山啊。”

  原来他是睡过了,错过了他们的登山活动,大家忙问他小陈是否回来过,室友挠了挠头:“他昨晚上吃过晚饭就出去了,到底回没回来我也不清楚,我睡觉有点死……”

命葬送在了大山里,而他的灵魂却不知自己已死,一心要登到山顶看到日出,所以回到旅馆,叫醒了他的同伴们……

  一个故事讲完,所有人都齐刷刷看向孟婧婧和李梦茹,目光里都是同情,因为三楼尽头的那个房间,正是她们住的。

  果然如孟婧婧所料,李梦茹要求换房,男导游做了个鬼脸:“美女,我一个人住,要不你来我房间?”

  于是一阵哄笑,缓解了方才紧张的气氛。李梦茹强烈要求换房,却因为正是旅游高峰期,房间爆满,所以她没能如愿以偿。回房间的路上,李梦茹把孟婧婧的手攥得死紧,孟婧婧哭笑不得,安慰她:“放心啦,鬼若来了,我保护你。”

  她不过也是玩笑,谁知当天晚上果真出了事情。

  孟婧婧在洗澡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半天也没见李梦茹去开,所以孟婧婧忙披了浴巾出来,李梦茹已是睡熟,而敲门声依旧锲而不舍。她问了句门外是谁,却没有得到回答,敲门声好似十万火急,她开了门,没有瞧见任何人。

走廊空空荡荡,能一眼看到那头,都是昏暗的光,没有任何人。

疑回屋,想到男导游的嘱咐,忙关灯睡觉,管它有没有鬼,闭上眼睛一觉天亮,神佛皆退。

  可这一觉注定睡不安稳,孟婧婧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与先前的敲门声一样十万火急,走廊里甚至传来人声,好像有人在对表,几个人嬉闹,笑声久久回荡。孟婧婧翻了个身,准备不去理会,可那敲门声好像知道她的想法,敲得更加猛烈。

  孟婧婧看向另一张床上的李梦茹,也是翻了个身,眉头紧皱,好像快要醒过来了。为了不吵醒她,孟婧婧叹息一声,还是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是个男人,黝黑的皮肤,身上有凉气。

  “还在睡?都四点了,再晚就看不到日出了。”

  孟婧婧打了个寒颤:“没听说要看日出啊。”

  男人有些不耐烦:“快点,现在就走。”

  他上来拉孟婧婧的手,孟婧婧忙闪身躲过,关上了房门:“你不要吵,房间里还有人睡觉,我跟你去看日出。”

  他们走在黑黢黢的山里,男人在前面引路,她跟在后面,一路上着实艰难。这座山实在险绝,孟婧婧咬牙苦撑着,小陈似乎看出了她的吃力,每每伸手要帮她,都被她摇头拒绝。好几次手上打滑,险险跌落下去,幸而山上馋了铁索,她紧抓着平衡了重心,这才没有第二次去见死神。小陈扭头看她时,目光里带着钦佩。

  “你那次一个人爬这座山的时候,害怕吗?”孟婧婧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问。

  男人的背影震了震:“我爱爬山,所以从不害怕。”

  “那掉下去的那一刻,怕吗?”

  男人忽然激动起来:“掉下去?怎么会掉下去?我技术很好的!”

  孟婧婧看着近在咫尺的山顶,道:“这么多年了,这座山你已经爬了很多遍了吧?山顶的风景一定很美,这一次我陪你看完日出就一起回去,好吗?”

  男人回过头来,脸上流出两行血泪:“这里的日出很美的!”

  余下的路程,他二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当太阳破云而出,第一缕曙光照亮整个世界的时候,他们终于登顶,孟婧婧看着那一团火似的光明之源,笑得很开心:“小陈,你说的没错,这里的日出果然很美。”

  在她身后,那个男人迎着朝阳,面带微笑着,身影逐渐变得模糊,直到消散不见。

  孟婧婧回到旅馆的时候,同事们都在餐厅吃早饭,看到她进来,众人讶异:“李梦茹说你不在房间里,出去散步了?”

斯理道:“去看日出了。”

  同事“哦”了一声,忽然反应过来:“看日出?”

  孟婧婧点头:“对啊,小陈带我去的。小陈你知道吧?就是住在三楼尽头房间的那一个男人。”

  同事手中的包子掉在了桌上:“小,小陈?”

  孟婧婧神秘一笑:“你猜猜,我究竟是人,还是鬼?”

  就在这时,男导游忽然出现在同事背后,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同事“嗷”一声尖叫,跑出了餐厅,众人一通哄笑。

  男导游坐在同事的位置上,也拿起一个包子,正要往嘴里送,孟婧婧凑到他面前道:“我真的见到他了,小陈……”

  男导游嘿嘿一笑:“出门莫谈鬼事,莫谈鬼事。”

  倘若你出门在外,要记得,不要住酒店头尾尽头的房间。倘或是跟团旅游,千万不要向导游询问关于旅馆的鬼事,便是询问了,倘或听到敲门声,要记得,绝对不能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