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汉的福气

  • 日期:08-20
  • 点击:(1447)


王老汉又失眠了。他坐在床头,用手摸着自己的脸颊,长长叹了口气。

王老汉缓缓下床,弓身挪到小柜旁,打开柜门,拿出一瓶白酒,扭开瓶盖,仰头喝了两口。他心里像有一团火,顺着嗓子眼一直窜到脸上,火辣辣的。“唉,我真是老糊涂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然后爬上了床。躺在床上,他怎么也睡不着,5年前的那件事,像电影似的在他脑海中闪现。

那时,无儿无女的王老汉还没住进敬老院。村西头那两间破旧的小屋是他的家。由于腿脚不便,他在小屋里添置了电饭煲和电水壶,这样做饭烧水方便多了。供电所台区经理小陈考虑到王老汉的情况,还为他办理了一个业务,告诉他每月可免费用15度电。

起初,每到交电费的日子,王老汉便从他那救济款里挤出五六十块钱支付电费。时间一长,他就心疼起来。

那天上午,王老汉走了一个钟头的路到供电所营业厅交电费。他报上自己的账号,营业员王芳说他一共欠费55元。王芳将发票送到他手上,他并没有付钱而是说:“你怎么骗我老人家的钱?!我昨天已经交过电费了,今天是来拿电费发票的。”王老汉故意拉开嗓门。听到这些话,王芳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大爷,我没收过您钱,您再想想。”王芳平复了一下情绪。“不用想。昨天我来镇里赶庙会,顺便来这交了电费,就是你收的。”王老汉说道。

王芳蒙了。她昨天根本不在营业厅,是同事小朱的班,可小朱是男的啊。

交电费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王芳想当着众人面解释:“请大家听我说……”

王老汉带着哭腔委屈道:“姑娘,我真交过电费了。”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么大岁数的人不会为这点钱说谎;有人说,老人急哭了真可怜;还有人指着王芳,说她人品有问题。

王芳深吸口气,想着如果把营业厅里的监控视频调出来,真相就能大白,但她没有这么做。王芳从收费台走出来,对王老汉说:“大爷,昨天我收了你的钱,没把发票给你,对不起。”

王老汉拖着那只老残腿走了。众人向王芳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下班后,王芳悄悄从口袋里掏出55元钱放入抽屉,泪水夺眶而出。

转眼到了冬天。供电所举办了“电暖孤寡老人”的活动。巧的是,王芳要帮扶的对象正好是王老汉。王芳给他送去了油米,临走时还塞给他200元钱。王老汉愣愣地站在那,一双手抖个不停。

几年后,村里看到王老汉的小屋实在太破了,就出钱让他住进了镇里的敬老院。王老汉再也不用自己做饭烧水了,食堂每天都有可口的饭菜,宿舍里24小时供应热水。

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王老汉却开心不起来。院里的老人约他下象棋,他摆摆手;喊他打扑克牌,他说没兴趣。他常一个人待在宿舍,手里拿着遥控器,漫不经心地调着电视节目。到了夜晚,他常失眠,总觉得夜晚特别长。他想忘掉什么,可就是忘不了。

王老汉的福气

喝了酒的王老汉躺在床上,心里有了主意,笑了笑,渐渐进入梦乡。

次日天明,他走进了敬老院院长室,将他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院长。院长亲自开车,把他送到供电所营业厅。

营业厅里繁忙依旧,可王老汉却没见到王芳。一位年轻的女营业员说:“王姐上个月退休了。”

热心的院长去找供电所所长,所长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王芳,我们半个小时后到你家,有人想见你。”

半个小后时,王老汉、院长、所长到了王芳家里。刚进门,王老汉就看到了王芳,他抹了一把眼泪想要说些什么。王芳快步上前,紧握着王老汉的手。

中午,王老汉被奉为上宾坐在了主位。“我们都姓王,500年前是一家,现在还是一家人。”王芳举起酒杯,站着给王老汉敬酒。

从这天起,王芳的身影经常出现在镇敬老院。每次看到王芳来,老人们都对王老汉说:“你干女儿又来看你了,你真有福气。”

满脸皱纹的王老汉笑成了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