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世间仅有的好男人呵他不过是披着痴情皮囊的多情种

  • 日期:07-20
  • 点击:(798)


  

  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篇:先生请自重,汐莞是有未婚夫君的人

  京城雅湘书院,帝皇专为京中各大世家贵族小姐而建造的书院,书院设有琴棋书画诗香花茶等课多达二十多门课,教书先生也都是帝皇钦点的。

  今日教授诗文的先生讲课已接近尾声,正在收拾书卷。

  这位先生是当朝太傅的得意门生,名唤柳清风,三十而立,风华正茂,因不喜朝中拘束,便时常领些散差事打发时间。

  他有个青梅竹马的妻子,两人成亲不到三年,妻子就去世了,至今未娶,比起他的才情和俊朗容貌,他的痴情更叫人动容,也成了京中女子择婿的标准。

  “今日授课就先到这里,五姑娘留下,关于昨日要求上交的诗文我有几处要同五姑娘细讲,其他人就先行散了吧。”

  清朗如风的声音传入在座世家贵族小姐的耳中,有人嫉妒,有人艳羡。

  京中的人都知道,慕家嫡出的三姑娘慕汐莞虽不如其姐姐慕汐柔那般是个琴棋书画女工样样精通的才女,但其容貌还有骑射是出了名的好,甚至胜过京中许多世家贵族公子哥,姐妹俩一柔一刚,一个温柔似水,一个烈焰如歌。

  只可惜,天妒红颜,慕汐柔病逝于碧玉年华。

  慕汐莞闻言,敛下眸子将手里的书籍交给阿月,而后缓缓站了起来,对她小声嘱咐道:“你去外面等我,切不可走远。”

  阿月会意,拎着东西走了出去。

  慕汐莞踱步来到柳清风坐的书案前,静等他说话。

  手指敲打着桌案,柳清风细细瞧着慕汐莞诗文里的每一个字,娟秀中带着几分豪放不羁,就如同她的人,是京中那些世家贵族小姐所不曾有的,大约是自小随其父慕州因调任南北奔走的缘故。

  合上手中的纸,他靠在椅子上抬眸看她:“听闻五小姐好事将近。”

  慕汐莞对上他的视线,面色淡淡,“先生,诗文若是无不妥之处,家中还有事汐莞便先告退了。”

  慕汐莞作揖,而后转身向外走去。

  “慕汐莞!”

  柳清风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慕汐莞听见。

  难得清俊儒雅的柳先生也有发怒的时候,很好,慕汐莞唇角微勾,止住脚步。

  这样脱离掌控的感觉,柳清风不曾有过,向来也只有他掌控别人,慕汐莞是第一个这样的存在,他很不喜欢,却也做不到现在就舍弃。

  起身,踱步站到她的身后,他双手还上她的腰部,将下巴放在她柔软的肩上,闻着她身上叫他无法自拔的气息,温声哄慰道:“阿莞,我说过会娶你就一定会娶你的,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先生请自重,汐莞是有未婚夫君的人。”

  她的这句话,成功触动了柳清风逆鳞,温软和煦不再,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他将她身体强硬掰过来面朝他,修长好看的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巴,不带一丝怜惜甚至带着毁灭性,只听得他冷笑,另一只手抚摸着她娇艳的脸颊,“若是你那未来的夫君知道你曾在我的床榻上欲仙欲死,你觉得他还会娶你吗?”

  慕汐莞避开他凑上来的唇,一把推开他,无所谓笑了笑,“你大可以试试!”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篇:痴不痴情,爱与不爱,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直到马车驶离书院好一段距离,阿月才后怕的看向慕汐莞:“小姐,你这样做就不怕刺激到柳清风?”

  这京中不比在北川,将女子名声看得极为重要,沾不得半点污泥。虽说柳清风为了他痴情的名声不会大肆宣扬,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在暗里败坏自家小姐的名声。

  还有,其实阿月很想说,要是司庄主知道小姐回京祭拜是假,替二小姐报仇是真,还用的是美人计,估摸着要气死。

  慕汐莞双眸紧闭靠在马车的厢壁上,“怕什么,他怕是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真就以为那晚的女子是我。”

  “蒙在鼓里的怕不只有他,还有我吧!”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帘被掀开,一身着玄色衣裳的男子钻了进来,眸光凛然锐利地盯着双眸紧闭的慕汐莞,一字一句带着不掩的盛怒。

  天呐,还真是想什么不好的就来什么不好的,阿月吓得不敢动,屁股朝马车门方向挪动,心里想:小姐你自求多福吧。

  慕汐莞缓缓睁开眼,满眼疲惫全然展露在司北玄的眼前,靠在厢壁上看他,多日不见他又俊俏了不少,这男人真的是叫人看不够。

  瞥见她下巴处的青紫,司北玄眸光幽深暗沉,再配上那副万年寒冰不化的脸,很是吓人,“慕汐莞,我真想掐死你!”

  收到飞影探听到的消息,得知她以身做饵与柳清风那只老狐狸周旋,刚回凌云山庄的他顾不得休息连夜往京城赶,又气又怒,气她骗他,怒她不同他商量。

  这件事慕汐莞知道是自己的不对,不该隐瞒他,可是她有她的坚持,凌云山庄这些年风头太盛,年轻的帝皇早已存了戒心,她不想将他牵扯进来。

  只是,她不知道他要怎样才能解气,与柳清风周旋的这些日子太累了,没有多余力气哄他,只能拿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笑着同他道:“掐吧。”

  司北玄手指的力道一点点收紧,终究也不过是一句气话,他宠她爱她都还来不及怎会伤害她,只是气又堵在心口急需发泄,瞧着她红艳的唇,眸光一黯,覆上她的唇撕咬着亲吻着,直到她痛呼出声才肯放柔了力道。

  “这世间敢骗我的,你是第一个!”将她抱坐在怀里,司北玄指腹摩挲着她被他咬伤的唇,力道之重,不无警告。

  慕汐莞自知理亏,疼也不敢吱声,只能忍受着,头枕着他的肩膀闭上眸子,享受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人榻:“这世间能咬我的,你也是第一个!”

  啧,司北玄垂眸看她,本想训几句,瞥见她眼底不浅的青色,不忍再训,宽大的袖子替她挡住透过马车窗帘渗进来的光,放柔声音:“睡吧,后面的事我的人会帮你盯着,有消息再知会你。”

  果然,被慕汐莞这么一逼迫,柳清风露出了马脚。

  男人嘛,在一处不得意,就会在另一处找回得意感。柳清风找回得意感的方式就是醉卧美人乡,且睡的都是平日里清高孤傲的世家贵族小姐,能够满足他的征服欲和扭曲的内心。

  柳清风是柳家老爷妾室所生,那妾室生下他便去世了,在柳府他就是个不祥的存在,自小受尽欺凌,日子有多煎熬就有多煎熬。他的人生转折点就是在他救起妻子的那天起,他妻子父亲是京城中有名的大夫只有一女,见两人相爱,也就没有阻拦,只可惜好景不长,婚后不到三年,他的妻子便去世了。

  或许那不到三年的时光,柳清风是幸福的,要不然怎么会写出《念吾妻》那首诗。

  正是这首诗感动了当朝太傅,太傅之爱女因所嫁非人,婚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便郁郁而终,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以太傅平生最讨厌薄情寡义且浪荡风流的世家贵族子弟,柳清风也因此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转折。

  

  图片来源于网络

  终篇:柳清风,余生你就在唾弃中活着吧

  平日里哪个是世家贵族小姐不是往柳清风身上贴,主动上他的床榻,唯独慕汐莞是个例外。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得到,于柳清风,慕汐莞就是这般存在。

  阿月望着院子门外站着的小厮,踱步来到窗前,“小姐,柳先生的人来了。”

  学生未去上课,先生遣小厮来问,自然没人怀疑。

  慕汐莞没有说话而是握着毛笔继续写字,柳清风的可怜是从他母亲决定做柳老爷妾室那天就埋下的,但这不是他作恶的理由,活在世家贵族里的公子小姐比他可怜的大有人在,况且他的人生里还有两次转折,这是别人所没有的。

  她没有菩萨心脏,他欺骗玩弄了谁又或者睡了谁,于她来说并不重要,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动二姐,从二姐同她往来的书信里可以知道,他对二姐应该是用了手段的,要不然以二姐品性,是断然不会跟他往来的。

  这也是世间人对男子与女子不公平之处,男子多妻妾挺多叫风流,而女子行为举止上稍有差池就是不检点不守妇道,更甚者会被冠上“娼妇”两个字。

  写完最后一个字,手中的毛笔被慕汐莞一个用力折断了,木屑戳进肉里,血瞬间染上了白白的纸张,她还尤不自知。

  阿月惊呼,“小姐,你的手流血了。”

  “无碍,你去回那小厮就说我感染了风寒,这些天去不了书院。”

  “可……”

  阿月还想说什么,突然瞥见慕汐莞身后出现的司北玄,朝他微微颔首,这才转身去回小厮。

  手忽地被人握住,知晓是谁,慕汐莞飘远的意识渐回,头靠在司北玄的腰上,满身杀气也一点点散了去,“如果时间可以倒回的话,我一定在收到姐姐信那天起就回京城。”

  可惜时间不能倒回。

  司北玄大掌柔着她的发顶,无声安抚,眸子里满是嗜血杀意。

  一连几日碰壁,柳清风被逼急了,亲自上门来邀慕汐莞,说是书院办了诗会,这般重要的场合,她可不能缺席。

  马车行驶到半路突然停了下来,慕汐莞敛眸冷笑,瞥见矮桌上的迷香,故作头昏倒睡了过去,而后只听到窸窸窣窣声音,她被柳清风抱下了马车。

  柳清风醒来,发现手脚都被捆绑了,而他此时身处书院后山竹林的山洞里,此处陡峭隐蔽也嫌少有人知道,他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看向坐在桌前擦拭着匕首的慕汐莞,脑中原本不确定的猜测也得到了验证。

  见他醒了,慕汐莞笑着偏头看他,缓缓道:“谁能想到清俊儒雅的柳先生,会在书院暗建密道,在这人人都喜的这片幽深竹林里,与自己的学生行苟且之事。”

  怪不得查了那么久都没查到,任谁也不会想到他这么大胆。

  试了一下匕首的锋利度,削完手中的竹子慕汐莞站了起来,一点点朝床上的柳清风走去,在床边坐了下来,抬眸看了看他身侧躺着的女子,笑容灿烂地拿匕首滑过他俊朗的脸,“若是被人发现柳先生不仅睡了太傅手下王大人的爱妾不说,还在书院里暗修密道私藏女子贴身衣服,满京城的人会怎么看柳先生?”

  柳清风瞳孔猛地一缩,闪过惧怕和慌乱,不过很快就被掩下,“你大可以广而告之全京城的百姓,我死之前至少快活过,倒是你和你那自命清高的姐姐,还不都是我榻上的玩物。”

  他不提姐姐还好,提了姐姐,慕汐莞手中的匕首直接朝他胯下扎去,掏出帕子捂住他的口,揭露他所谓的得意,“我竟不知柳先生这般喜欢那晚的小官,若是柳先生喜欢,我将他名字告知与你可好?”

  柳清风疼得面色煞白,眼里还有不敢窒息自己那晚竟然睡了一个男人,顿觉恶心至极,不过他还来不及恶心,就迎来慕汐莞的第二刀。

  一番逼迫之下了解所有,姐姐果然是被他用药的,慕汐莞也不知道自己扎了多少刀,直到扎解气了,割了他的舌头,才扔掉手中的匕首,打开门又合上。

  司北玄拿过她的双手仔细用帕子擦干净,缓缓道:“都已经安排好了,等会王大人就会带人从密道来到这里。”

  “嗯,我们回家吧。”

  司北玄搂着她往马车停靠的方向走去。

  柳清风的恶行,震惊了所有人,当然也包括太傅。

  柳清风自然成了过街老鼠,但整个京中包括帝皇没人愿彻查这件事,毕竟关乎世家贵族女子的清白,哪怕是不清白了,他们也只愿藏着掖着。

  马车行驶在回北川的路上,慕汐莞靠在司北玄的肩上,看着车窗外的景致,“经过这么一遭,我还是觉得北川好,再也不想回京城了。”

  以前回来是因为有姐姐,如今姐姐走了,父亲也在北川,她再也没有留恋。

  司北玄摩挲着她的手指,“你自然没有再回来的机会,回去之后我便向你父亲提亲,嫁给了我,你的家也只能在北川。”

  还真是霸道心急的男人,不过她喜欢。

  ——全文完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番茄删除。

  作者:一个炒熟的番茄(今日头条微小说作者)

  短篇小说笔名:炒熟的番茄

  短篇小说:《医然是你》、《顾学长,听说你喜欢我》

  发表网站: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