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母陪伴的那些日子

  • 日期:08-30
  • 点击:(1742)


  “你的的脑能不能不要乱动。”坐在炕沿边上的母亲边梳头边叨叨。神情显然有些不耐烦,半蹲在地上靠着妈妈身体年龄才五岁的我,大气不敢出。

  从清晨睁开眼,妈妈就一天不识闲儿。扫院,做饭,收拾屋子,挑水,喂猪,去队里干活挣工分,照顾家里年龄最小的我。一到晚上还要忙一家老小针线活,像一台机器不停的在运转。

  母亲给我扎好辫子,急步走到院子,扛起锄头,就快往队里赶。“饿了,厨房圪佬上有吃的了,可不敢乱跑……”话音还没落,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灶台上的糠面窝头切的很薄,围着大火摆了一圈,焙的金黄。早上的稀撒实在是不耐饥,半前晌肚子就饿的咕咕叫。平时家里给我准备的干粮除了窝头片,还有玉茭面饼。掰一块窝头放进嘴里,却一直在打转难以咽下。妈妈为了哄我也是想尽办法,在捏窝头时加一丁点糖精,在炉玉茭面饼前会用顶针在饼上摁满一个个圆印。我会按着印子把饼分开,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仿佛觉得这眼前的玉米饼子成了圆圆的酥脆香甜的小饼干。

  屋、灯光、父母还有我,世间最幸福的事也莫过于此。

  白天父母都很忙,只有到了晚上大家才能聚到一起。晚饭过后 ,父亲用手摸了摸屋子的窗台,摸到小半盒取灯,抽出一根,“嚓”的一声火柴划着了,屋里忽然亮了,他顺手点燃门头起搁置煤油灯。泛黄的灯光下土炕上母亲一条腿盘坐,另一条腿把裤腿卷起露出大腿,拿起一团麻捋顺,分三小股平摆在光腿上 ,利索搓起麻绳来。还时不时的在手心吐一口吐沫,接着继续搓。偶尔抬头与边上的父亲和我搭上几句话。一旁针线盒里有几双的纳好千层鞋底,针锥还有一本发黄的书,书本中夹着满满鞋样……曾有过多少个这样宁静的夜晚,我是看着母亲疲惫的身影,躺在炕上听着父亲给我讲的故事安然的入睡。

  在我记忆中,母亲喜欢看戏,这也是她这一生中唯一的爱好和属于自己的时间。

  夏天的夜来到特别的早,天还没有完全黑,村里礼堂那边已经传出了敲锣声。地里忙活了一整天的大人只因村里唱戏便比平常早回半个钟头。母亲一进街门,立刻坐在小床上把鞋子脱掉,往地上磕了磕,倒掉鞋里面渗进去的细土,又把两只鞋相互的拍打了几下,跟手又穿上在脚上。顾不得休息便进厨房给家人准备晚饭。

  此刻的礼堂已经是村里小孩的天下。早在村里唱戏的前一天我便把家里小凳子搬来,在礼堂中央找了个好位置搁下,算是给妈妈占了个看戏好地方。等妈妈做好饭,我随便往嘴里扒拉了几口,就跑去礼堂。偌大的礼堂被凳子占满了三分之二,我迅速在众多的凳子中找到属于我家那条不起眼的小板凳,安静的坐下等待着母亲的到来。台上的鼓点一阵比一阵急促,三出折子戏早已演完。慢慢的那些空位置上坐满了人,我不时的站起来朝礼堂门口的方向张望。

  戏正式开演十几分钟后,母亲才急匆匆的赶来。我下意识朝她摆了摆手,她也在人堆里发现了我 ,猫着身子来到我身边。那时的我不懂大人的世界,也看不懂一台戏所表达的意思。只知道辛苦操劳的母亲只有在看戏时候才是属于她自己的时间。母亲坐在我身旁,时而唉声叹气,时而又感动到落泪。台上的戏子身着花花绿绿的戏服,画着五颜六色的脸谱,挥舞着长长的袖子,嘴里哼着咿咿呀呀的腔调。此刻的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身体靠向母亲,多少有些睡意。母亲索性把我抱在怀里,问到“要不咱回吧”。“不,我要等散场才走”年龄不大性格倔强的我一口回绝了母亲。就这样每当村里唱戏在礼堂里重复上演着这幸福的一幕。

  父母离开我已经有二十多年,但每当我想起与他们相处那段日子,都会热泪盈眶,因为有他们陪伴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方言备注:

  的脑? ? ——脑袋? ? ? ? ? 取灯——火柴

  门头起——老屋里开门上线

  圪佬——灶台

  小床——板凳

  

  下辈子我愿做小草

  1.2

  字数 1443

  “你的的脑能不能不要乱动。”坐在炕沿边上的母亲边梳头边叨叨。神情显然有些不耐烦,半蹲在地上靠着妈妈身体年龄才五岁的我,大气不敢出。

  从清晨睁开眼,妈妈就一天不识闲儿。扫院,做饭,收拾屋子,挑水,喂猪,去队里干活挣工分,照顾家里年龄最小的我。一到晚上还要忙一家老小针线活,像一台机器不停的在运转。

  母亲给我扎好辫子,急步走到院子,扛起锄头,就快往队里赶。“饿了,厨房圪佬上有吃的了,可不敢乱跑……”话音还没落,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灶台上的糠面窝头切的很薄,围着大火摆了一圈,焙的金黄。早上的稀撒实在是不耐饥,半前晌肚子就饿的咕咕叫。平时家里给我准备的干粮除了窝头片,还有玉茭面饼。掰一块窝头放进嘴里,却一直在打转难以咽下。妈妈为了哄我也是想尽办法,在捏窝头时加一丁点糖精,在炉玉茭面饼前会用顶针在饼上摁满一个个圆印。我会按着印子把饼分开,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仿佛觉得这眼前的玉米饼子成了圆圆的酥脆香甜的小饼干。

  屋、灯光、父母还有我,世间最幸福的事也莫过于此。

  白天父母都很忙,只有到了晚上大家才能聚到一起。晚饭过后 ,父亲用手摸了摸屋子的窗台,摸到小半盒取灯,抽出一根,“嚓”的一声火柴划着了,屋里忽然亮了,他顺手点燃门头起搁置煤油灯。泛黄的灯光下土炕上母亲一条腿盘坐,另一条腿把裤腿卷起露出大腿,拿起一团麻捋顺,分三小股平摆在光腿上 ,利索搓起麻绳来。还时不时的在手心吐一口吐沫,接着继续搓。偶尔抬头与边上的父亲和我搭上几句话。一旁针线盒里有几双的纳好千层鞋底,针锥还有一本发黄的书,书本中夹着满满鞋样……曾有过多少个这样宁静的夜晚,我是看着母亲疲惫的身影,躺在炕上听着父亲给我讲的故事安然的入睡。

  在我记忆中,母亲喜欢看戏,这也是她这一生中唯一的爱好和属于自己的时间。

  夏天的夜来到特别的早,天还没有完全黑,村里礼堂那边已经传出了敲锣声。地里忙活了一整天的大人只因村里唱戏便比平常早回半个钟头。母亲一进街门,立刻坐在小床上把鞋子脱掉,往地上磕了磕,倒掉鞋里面渗进去的细土,又把两只鞋相互的拍打了几下,跟手又穿上在脚上。顾不得休息便进厨房给家人准备晚饭。

  此刻的礼堂已经是村里小孩的天下。早在村里唱戏的前一天我便把家里小凳子搬来,在礼堂中央找了个好位置搁下,算是给妈妈占了个看戏好地方。等妈妈做好饭,我随便往嘴里扒拉了几口,就跑去礼堂。偌大的礼堂被凳子占满了三分之二,我迅速在众多的凳子中找到属于我家那条不起眼的小板凳,安静的坐下等待着母亲的到来。台上的鼓点一阵比一阵急促,三出折子戏早已演完。慢慢的那些空位置上坐满了人,我不时的站起来朝礼堂门口的方向张望。

  戏正式开演十几分钟后,母亲才急匆匆的赶来。我下意识朝她摆了摆手,她也在人堆里发现了我 ,猫着身子来到我身边。那时的我不懂大人的世界,也看不懂一台戏所表达的意思。只知道辛苦操劳的母亲只有在看戏时候才是属于她自己的时间。母亲坐在我身旁,时而唉声叹气,时而又感动到落泪。台上的戏子身着花花绿绿的戏服,画着五颜六色的脸谱,挥舞着长长的袖子,嘴里哼着咿咿呀呀的腔调。此刻的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身体靠向母亲,多少有些睡意。母亲索性把我抱在怀里,问到“要不咱回吧”。“不,我要等散场才走”年龄不大性格倔强的我一口回绝了母亲。就这样每当村里唱戏在礼堂里重复上演着这幸福的一幕。

  父母离开我已经有二十多年,但每当我想起与他们相处那段日子,都会热泪盈眶,因为有他们陪伴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方言备注:

  的脑? ? ——脑袋? ? ? ? ? 取灯——火柴

  门头起——老屋里开门上线

  圪佬——灶台

  小床——板凳

  “你的的脑能不能不要乱动。”坐在炕沿边上的母亲边梳头边叨叨。神情显然有些不耐烦,半蹲在地上靠着妈妈身体年龄才五岁的我,大气不敢出。

  从清晨睁开眼,妈妈就一天不识闲儿。扫院,做饭,收拾屋子,挑水,喂猪,去队里干活挣工分,照顾家里年龄最小的我。一到晚上还要忙一家老小针线活,像一台机器不停的在运转。

  母亲给我扎好辫子,急步走到院子,扛起锄头,就快往队里赶。“饿了,厨房圪佬上有吃的了,可不敢乱跑……”话音还没落,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灶台上的糠面窝头切的很薄,围着大火摆了一圈,焙的金黄。早上的稀撒实在是不耐饥,半前晌肚子就饿的咕咕叫。平时家里给我准备的干粮除了窝头片,还有玉茭面饼。掰一块窝头放进嘴里,却一直在打转难以咽下。妈妈为了哄我也是想尽办法,在捏窝头时加一丁点糖精,在炉玉茭面饼前会用顶针在饼上摁满一个个圆印。我会按着印子把饼分开,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仿佛觉得这眼前的玉米饼子成了圆圆的酥脆香甜的小饼干。

  屋、灯光、父母还有我,世间最幸福的事也莫过于此。

  白天父母都很忙,只有到了晚上大家才能聚到一起。晚饭过后 ,父亲用手摸了摸屋子的窗台,摸到小半盒取灯,抽出一根,“嚓”的一声火柴划着了,屋里忽然亮了,他顺手点燃门头起搁置煤油灯。泛黄的灯光下土炕上母亲一条腿盘坐,另一条腿把裤腿卷起露出大腿,拿起一团麻捋顺,分三小股平摆在光腿上 ,利索搓起麻绳来。还时不时的在手心吐一口吐沫,接着继续搓。偶尔抬头与边上的父亲和我搭上几句话。一旁针线盒里有几双的纳好千层鞋底,针锥还有一本发黄的书,书本中夹着满满鞋样……曾有过多少个这样宁静的夜晚,我是看着母亲疲惫的身影,躺在炕上听着父亲给我讲的故事安然的入睡。

  在我记忆中,母亲喜欢看戏,这也是她这一生中唯一的爱好和属于自己的时间。

  夏天的夜来到特别的早,天还没有完全黑,村里礼堂那边已经传出了敲锣声。地里忙活了一整天的大人只因村里唱戏便比平常早回半个钟头。母亲一进街门,立刻坐在小床上把鞋子脱掉,往地上磕了磕,倒掉鞋里面渗进去的细土,又把两只鞋相互的拍打了几下,跟手又穿上在脚上。顾不得休息便进厨房给家人准备晚饭。

  此刻的礼堂已经是村里小孩的天下。早在村里唱戏的前一天我便把家里小凳子搬来,在礼堂中央找了个好位置搁下,算是给妈妈占了个看戏好地方。等妈妈做好饭,我随便往嘴里扒拉了几口,就跑去礼堂。偌大的礼堂被凳子占满了三分之二,我迅速在众多的凳子中找到属于我家那条不起眼的小板凳,安静的坐下等待着母亲的到来。台上的鼓点一阵比一阵急促,三出折子戏早已演完。慢慢的那些空位置上坐满了人,我不时的站起来朝礼堂门口的方向张望。

  戏正式开演十几分钟后,母亲才急匆匆的赶来。我下意识朝她摆了摆手,她也在人堆里发现了我 ,猫着身子来到我身边。那时的我不懂大人的世界,也看不懂一台戏所表达的意思。只知道辛苦操劳的母亲只有在看戏时候才是属于她自己的时间。母亲坐在我身旁,时而唉声叹气,时而又感动到落泪。台上的戏子身着花花绿绿的戏服,画着五颜六色的脸谱,挥舞着长长的袖子,嘴里哼着咿咿呀呀的腔调。此刻的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身体靠向母亲,多少有些睡意。母亲索性把我抱在怀里,问到“要不咱回吧”。“不,我要等散场才走”年龄不大性格倔强的我一口回绝了母亲。就这样每当村里唱戏在礼堂里重复上演着这幸福的一幕。

  父母离开我已经有二十多年,但每当我想起与他们相处那段日子,都会热泪盈眶,因为有他们陪伴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方言备注:

  的脑? ? ——脑袋? ? ? ? ? 取灯——火柴

  门头起——老屋里开门上线

  圪佬——灶台

  小床——板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