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替常仁尧打老师的案子做辩护!

  • 日期:08-24
  • 点击:(707)


假如我替常仁尧打老师的案子做辩护!

道歉!向社会大众和老师道歉!

一方面要认真静心听取常仁尧回顾二十年前的心声!也会走访常仁尧的学校曾经的老师以及同学做相关访谈。还会与相关村民及社群人士做相关访谈。从而有一个对常仁尧这个“人”有一个基本轮廓。还会就视频本身反复观看,看看其动机与行为本身的关联性以及行为的本身的惨烈程度等社会危害性,是否有因果关联还是有社会公共的危害性,比如,只要是教过自己的老师都将施以拳脚,拦路截打?会做常仁尧工作,让他本人执笔亲自写一封道歉信,分别由信差\\托人转交和公开信的形式向张清林老师表达心意。也会收集整理老师同学以及村民等有利于常仁尧为人处事的相关内容,提供给法院并争取在庭审中有所呈现。另一方面,要积极做好张清林老师本人的思想工作,至于张清林老师坚持不原谅也不过多打扰人家。庭审时,另外,结合栾川实验中学的控告信一事也需要表达观点。庭审时的辩护意见以及对社会发表的公开信,有两点需要着重说明。一是常仁尧并没有反对老师打人,而是反对的是背后插木板\\倒地还要踢头的羞辱性的毒打!打过常仁尧的老师不只是张清林老师一个。而常仁尧事实上并没有打其他老师,因为其他老师的打是常仁尧与更多人差不多认知的所谓打,而不是张清林老师的这种羞辱性并且残暴的打!二是,社会舆情尤其是老师们,不能替张清林老师背锅,所谓打张清林老师就是对师道尊严的冒犯是站不住脚的!除非,作为老师的您也是这样的的侮辱学生和暴打学生!不要混淆了打与惩戒概念。本来就是只有常仁尧与张清林老师个人之间的恩怨,非要搞成全体老师与常仁尧的大事?老师这个职业当然值得尊重!但,它是一个群体,是一个个单个老师组成,由于每个人都知识背景道德涵养等等不同,因而在具体教学过程中的作风做法不一致也是很正常,怎么可以,一个老师的做法就代表了全体成员?客观事实上,也就有个别人所作所为与老师格格不入,难道,这样的老师也代表了您?反之,怎么就成了常仁尧与栾川实验中学全体老师的公敌了呢?再有,师道尊严当然要提倡!尊师重道有理!尊师重道的师道的道从何来?尊师重道,应该是老师先爱护关心教导学生,而后有学生尊重敬爱崇拜老师!结合本案来看,栾川实验中学可以写控告信!当然可以写!极具煽动性的写!那么,请问。可否有了解一下张清林老师是否是常仁尧的老师?有否打过常仁尧?怎么打的?可否问问其他老师与同学,了解一下常仁尧的基本秉性与为人?有否从中做一些调解工作?既要帮助常仁尧认识到错误,也要让张清林老师表现出必要的老师护犊的大度?从而既有严肃性又有温度的解决这个横亘于两人之间的沉重心结。促使师生和睦相处应该不是难事!可是,栾川实验中学尤其是以田副校长是怎么做的?既不过问张清林老师是否打过常仁尧以及怎样打的常仁尧,不仅不考量常仁尧被侮辱性暴打的过去,而是,绑架全体老师帮张清林老师背书,看看控告书是怎么渲染的吧!极富感染力!事实上也达到了栾川实验中学田副校长的目的!好一个田副校长,不知道清楚法庭庭长问他有否了解张清林老师是否打过常仁尧,田副校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的回答,不清楚,自己当时还没有来这个学校工作作答。呵呵,您看看,这个校长这个学校的控告信是多么的有情!有情表现在老师的神圣不可侵犯!即便是一个老鼠屎也要极力维护!其对于学生有事何等的无情!无情到二十年前被老师背后插木板\\打到在地还要踢头踢头踢头到现在的直接被无视!在他们眼里,常仁尧学生的“学生”二字,是与老师相对应的名字,是加重惩罚的依据,而不是作为应该被关爱同情爱护帮助的学生!即便现在犯错了也是应该有起码的师生情谊吧?没有,在栾川实验中学特别是田副校长的眼里,一丁点也没有。有的只是恨意!没有体现半点对于学生的应该有的宽恕之情!另一个提醒注意;打人视频传播是本案量刑的一个重要要素,法庭查明了传播的次数,但查不到具体谁上传到网上。(录像是常仁尧让人录的,他也发给几个同学看了)这,姑且理解。可是,控告信是由田副校长送给警察的,法庭询问过控告信是谁上传到网上的,田副校长回答不是他上传的。那该是谁上传的?为什么?在这个大数据时代,以国家的公权力查不清是谁?提请大家务必注意这一点,本来基本沉静的打人事件,在控告信发出后再次进入公众视线并且迅速波及开来,舆情一波紧跟着一波,这里面有否高人指点?有否落井下石?有否推波助燃?在没有实证之前不能妄加揣测,但有必要提醒社会各界注意到这一事实。因为,它,有蹊跷?

最后,相信更多的老师会自信自己的惩戒教育不仅不会促使学生怒打自己,而应该是更好的帮助了学生成才成人!自己会是学生尊敬的老师!学生会因为老师的严厉教育而心怀感激!祝福老师!向老师致敬!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