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占双乡情散文:老屋情深

  • 日期:08-19
  • 点击:(1547)


邢占双||乡情散文:老屋情深


天地悠悠,岁月匆匆,老屋犹如父母一天一天变老。那年大水过后,房顶的芦苇不再鲜亮,墙体不再坚固,父亲想修又觉得不值,想盖又没钱,只好将房子卖了,随我搬到镇里住。搬家那天,父亲喝完酒送乡亲们到门口,他竟然哭出声来。他说他舍不得那个地方,他哭得感觉可笑又令人心酸。终其一生,他机井边开粉坊和开豆腐坊的梦想都泡在了酒里。

如今家乡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老屋的南面栽种了一方果园,李子,海棠,沙果,葡萄,那是村里白大爷种的。红砖铁皮房,铁栅栏,水泥板路,眼前的一切有些陌生,曾经的老房子已很难寻觅,只有我家的老屋还立在风中,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母亲站在村口守望。她旁边的机井忠实地陪伴着她,井水依然那么甘甜,附近的几家人依然吃那口井的水。

老屋啊,老屋,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我住在多么舒适的地方,夜里进入梦乡的常是那堆着厚重土墙、覆盖芦苇的老屋,夜里进入梦乡的常是那炊烟绕梁、燕雀翻飞的老屋。感谢老屋,承载了我童年的时光和最初的梦想。

来源:邢占双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