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之旅:第一天,飞往古都

  • 日期:08-11
  • 点击:(746)


?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所在城市到西安,交通工具选择倒是不单调,得益于近二十来年的交通大发展。“要想富先修路”,要想“日行千里”,当然更得依赖先进的交通工具了。

目前最快的交通方式首选当然是航班了。

和家人慢慢悠悠吃了晚餐,不慌不忙往机场走。到了大厅去换机票,机场的漂亮姑娘笑眯眯地告诉我“来早了,还不到换登机牌的时间呢!”

心里暗笑自己年纪大了也改不了凡事不迟到,还总是提前的习惯。

回想曾经的教书十余载里,几乎没有出现过学生在教室里坐好了等我的现象,因为我从第一堂课开始就要求自己在上课铃响起之前就要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学生们鱼贯而入进入教室,为人师表的自豪和责任感在心底里就越加坚定了。

晚上八点二十分顺利登机,提前五分钟起飞,到达西安机场,来接机的妹妹妹夫开心地说,不远嘛,也就跟到主城一趟时间差不多呢!

是的,倒也不远,但和家人一起走一趟远方城市的亲戚家,这还是第一次。

因为多次去过西安,这趟旅途倒是少了心驰神往的兴奋,而是多了一份安静的从容。

刚走进机舱,惊奇的发现——好几位旅客在泡方便面吃!

没有统计自己坐过多少次飞机了,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在航班上吃泡面的。

整个机舱里弥漫着一股方便面特有的香味——突然想起曾经有个朋友说一闻到方便面的味道就想吐的事。嗯!记得提醒她,以后坐飞机要先查询一下,如果是航班上不提供免费的餐饮,那就一定有乘客在飞机上吃方便面。对方便面味道过敏的她可要谨慎选择咯!

既然能够吃方便面,就意味着只要是吃的都可以吃。于是,在飞机上升这个过程中,我敏锐的嗅觉从空气中捕捉到了好几种食物和水果的气味。

其实不用刻意去捕捉,狭窄密封的机舱里,那些气味相互参杂,相互纠缠,有的主题突出率先冲进你的鼻腔,有的弱弱地和着其它味儿慢悠悠却倔强地往你的上呼吸道里钻。

前排三人位的座椅上,是一对老夫妻带着孙女模样的小孩子。

先是小孩子在起飞时哭闹着要到妈妈的座位那边去,我还真担心这个孩子一哭是否会有示范带头作用一样,带动其他孩子也找个理由哭闹一番。毕竟,从起飞到现在他们已经在航班上呆了两个多小时了,小孩子的耐心也到了极限的时候,何况空间有限,喜欢活蹦乱跳的他们不能随意吃喝和随意乱跑着玩儿。

好在等换了座位后,这孩子和邻座小朋友玩得很开心,刚才的哭闹声音也没有引起其他孩子的注意。

忽然,一股特别的水果酸甜味儿从外界进入上呼吸道。感觉口腔里从牙龈根上悠悠地传来酸酸的感觉,直捣口腔味蕾,顿时一股口水涌出来塞满了口腔,只得分次咽了下去。

在咽口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喉咙有隐隐的刺痛感。才想起昨天早晨吃药后发觉在喉咙和鼻腔连接处有异物感,使劲咳嗽也没有把异物感消除掉,断定可能是那半颗西药粘在了那里。心想,多喝水和吃东西后估计这不舒服感就自然消失了。

但明显,那处不舒服感还在,而且不仅仅是异物感了,还多了隐隐约约的刺痛感觉。

记得上飞机前的晚餐时 ,特意提醒先生不要喝酒,他不做声音地听我唠叨,估计是我的理由很充足,什么为健康好呀年纪不小了呀喝酒后是否适应高空气压变化呀等等,我还特别提醒道:关键是,如果邻座闻到酒味,一定会给你的印象分上打折扣!

还强调说,反正,如果我闻到邻座喝酒了,心里肯定会对那个人打折扣的。毕竟公共场所应该多一些自律和要求。

先生果然坚定的没有喝酒。

谁知在大厅换机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股酒味,扭头一看,一位男士排在后面,脸上有些发红,呼吸声明显也不太正常,还突然粗声粗气地对前面一个提箱子的半大孩子吼了一句:把箱子放平嘛!

以为被吼的是他的孩子,后来发现他们啥关系也没有。

飞机爬上高空平稳飞行,好几位旅客要么起身上厕所,要么前后走动照顾小孩亲戚什么的。

前排右前方一位姑娘站起身伸手从行李架上拿什么东西,个子娇小的她,努力伸手摸索着,寻她的包包,又在包包里寻什么东西,两手一举一动间,半个后背就裸露了出来,嫩白皮肤,很是吸睛。

缝,因此后背就露了一大片出来,瞬间就为着这件衣服的人增色不少。

果然是增色不少,余光看见邻座男士一直目不转睛的朝着那个方向望,眼神很神往又专注。

我不想探究他目光所聚焦之处,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干脆我自己也再多看了几眼呗!

姑娘终于坐了下来,邻座男士听见我喃喃自语“第一次看见航班上有吃方便面的”,他也赶紧搭讪说“我就是在看,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飞机上吃方便面。”

呵呵,果然是一次开心之旅!

96

阿蓬阿霞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9

2019.08.06 09:50

字数 1797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所在城市到西安,交通工具选择倒是不单调,得益于近二十来年的交通大发展。“要想富先修路”,要想“日行千里”,当然更得依赖先进的交通工具了。

目前最快的交通方式首选当然是航班了。

和家人慢慢悠悠吃了晚餐,不慌不忙往机场走。到了大厅去换机票,机场的漂亮姑娘笑眯眯地告诉我“来早了,还不到换登机牌的时间呢!”

心里暗笑自己年纪大了也改不了凡事不迟到,还总是提前的习惯。

回想曾经的教书十余载里,几乎没有出现过学生在教室里坐好了等我的现象,因为我从第一堂课开始就要求自己在上课铃响起之前就要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学生们鱼贯而入进入教室,为人师表的自豪和责任感在心底里就越加坚定了。

晚上八点二十分顺利登机,提前五分钟起飞,到达西安机场,来接机的妹妹妹夫开心地说,不远嘛,也就跟到主城一趟时间差不多呢!

是的,倒也不远,但和家人一起走一趟远方城市的亲戚家,这还是第一次。

因为多次去过西安,这趟旅途倒是少了心驰神往的兴奋,而是多了一份安静的从容。

刚走进机舱,惊奇的发现——好几位旅客在泡方便面吃!

没有统计自己坐过多少次飞机了,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在航班上吃泡面的。

整个机舱里弥漫着一股方便面特有的香味——突然想起曾经有个朋友说一闻到方便面的味道就想吐的事。嗯!记得提醒她,以后坐飞机要先查询一下,如果是航班上不提供免费的餐饮,那就一定有乘客在飞机上吃方便面。对方便面味道过敏的她可要谨慎选择咯!

既然能够吃方便面,就意味着只要是吃的都可以吃。于是,在飞机上升这个过程中,我敏锐的嗅觉从空气中捕捉到了好几种食物和水果的气味。

其实不用刻意去捕捉,狭窄密封的机舱里,那些气味相互参杂,相互纠缠,有的主题突出率先冲进你的鼻腔,有的弱弱地和着其它味儿慢悠悠却倔强地往你的上呼吸道里钻。

前排三人位的座椅上,是一对老夫妻带着孙女模样的小孩子。

先是小孩子在起飞时哭闹着要到妈妈的座位那边去,我还真担心这个孩子一哭是否会有示范带头作用一样,带动其他孩子也找个理由哭闹一番。毕竟,从起飞到现在他们已经在航班上呆了两个多小时了,小孩子的耐心也到了极限的时候,何况空间有限,喜欢活蹦乱跳的他们不能随意吃喝和随意乱跑着玩儿。

好在等换了座位后,这孩子和邻座小朋友玩得很开心,刚才的哭闹声音也没有引起其他孩子的注意。

忽然,一股特别的水果酸甜味儿从外界进入上呼吸道。感觉口腔里从牙龈根上悠悠地传来酸酸的感觉,直捣口腔味蕾,顿时一股口水涌出来塞满了口腔,只得分次咽了下去。

在咽口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喉咙有隐隐的刺痛感。才想起昨天早晨吃药后发觉在喉咙和鼻腔连接处有异物感,使劲咳嗽也没有把异物感消除掉,断定可能是那半颗西药粘在了那里。心想,多喝水和吃东西后估计这不舒服感就自然消失了。

但明显,那处不舒服感还在,而且不仅仅是异物感了,还多了隐隐约约的刺痛感觉。

记得上飞机前的晚餐时 ,特意提醒先生不要喝酒,他不做声音地听我唠叨,估计是我的理由很充足,什么为健康好呀年纪不小了呀喝酒后是否适应高空气压变化呀等等,我还特别提醒道:关键是,如果邻座闻到酒味,一定会给你的印象分上打折扣!

还强调说,反正,如果我闻到邻座喝酒了,心里肯定会对那个人打折扣的。毕竟公共场所应该多一些自律和要求。

先生果然坚定的没有喝酒。

谁知在大厅换机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股酒味,扭头一看,一位男士排在后面,脸上有些发红,呼吸声明显也不太正常,还突然粗声粗气地对前面一个提箱子的半大孩子吼了一句:把箱子放平嘛!

以为被吼的是他的孩子,后来发现他们啥关系也没有。

飞机爬上高空平稳飞行,好几位旅客要么起身上厕所,要么前后走动照顾小孩亲戚什么的。

前排右前方一位姑娘站起身伸手从行李架上拿什么东西,个子娇小的她,努力伸手摸索着,寻她的包包,又在包包里寻什么东西,两手一举一动间,半个后背就裸露了出来,嫩白皮肤,很是吸睛。

缝,因此后背就露了一大片出来,瞬间就为着这件衣服的人增色不少。

果然是增色不少,余光看见邻座男士一直目不转睛的朝着那个方向望,眼神很神往又专注。

我不想探究他目光所聚焦之处,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干脆我自己也再多看了几眼呗!

姑娘终于坐了下来,邻座男士听见我喃喃自语“第一次看见航班上有吃方便面的”,他也赶紧搭讪说“我就是在看,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飞机上吃方便面。”

呵呵,果然是一次开心之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所在城市到西安,交通工具选择倒是不单调,得益于近二十来年的交通大发展。“要想富先修路”,要想“日行千里”,当然更得依赖先进的交通工具了。

目前最快的交通方式首选当然是航班了。

和家人慢慢悠悠吃了晚餐,不慌不忙往机场走。到了大厅去换机票,机场的漂亮姑娘笑眯眯地告诉我“来早了,还不到换登机牌的时间呢!”

心里暗笑自己年纪大了也改不了凡事不迟到,还总是提前的习惯。

回想曾经的教书十余载里,几乎没有出现过学生在教室里坐好了等我的现象,因为我从第一堂课开始就要求自己在上课铃响起之前就要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学生们鱼贯而入进入教室,为人师表的自豪和责任感在心底里就越加坚定了。

晚上八点二十分顺利登机,提前五分钟起飞,到达西安机场,来接机的妹妹妹夫开心地说,不远嘛,也就跟到主城一趟时间差不多呢!

是的,倒也不远,但和家人一起走一趟远方城市的亲戚家,这还是第一次。

因为多次去过西安,这趟旅途倒是少了心驰神往的兴奋,而是多了一份安静的从容。

刚走进机舱,惊奇的发现——好几位旅客在泡方便面吃!

没有统计自己坐过多少次飞机了,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在航班上吃泡面的。

整个机舱里弥漫着一股方便面特有的香味——突然想起曾经有个朋友说一闻到方便面的味道就想吐的事。嗯!记得提醒她,以后坐飞机要先查询一下,如果是航班上不提供免费的餐饮,那就一定有乘客在飞机上吃方便面。对方便面味道过敏的她可要谨慎选择咯!

既然能够吃方便面,就意味着只要是吃的都可以吃。于是,在飞机上升这个过程中,我敏锐的嗅觉从空气中捕捉到了好几种食物和水果的气味。

其实不用刻意去捕捉,狭窄密封的机舱里,那些气味相互参杂,相互纠缠,有的主题突出率先冲进你的鼻腔,有的弱弱地和着其它味儿慢悠悠却倔强地往你的上呼吸道里钻。

前排三人位的座椅上,是一对老夫妻带着孙女模样的小孩子。

先是小孩子在起飞时哭闹着要到妈妈的座位那边去,我还真担心这个孩子一哭是否会有示范带头作用一样,带动其他孩子也找个理由哭闹一番。毕竟,从起飞到现在他们已经在航班上呆了两个多小时了,小孩子的耐心也到了极限的时候,何况空间有限,喜欢活蹦乱跳的他们不能随意吃喝和随意乱跑着玩儿。

好在等换了座位后,这孩子和邻座小朋友玩得很开心,刚才的哭闹声音也没有引起其他孩子的注意。

忽然,一股特别的水果酸甜味儿从外界进入上呼吸道。感觉口腔里从牙龈根上悠悠地传来酸酸的感觉,直捣口腔味蕾,顿时一股口水涌出来塞满了口腔,只得分次咽了下去。

在咽口水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喉咙有隐隐的刺痛感。才想起昨天早晨吃药后发觉在喉咙和鼻腔连接处有异物感,使劲咳嗽也没有把异物感消除掉,断定可能是那半颗西药粘在了那里。心想,多喝水和吃东西后估计这不舒服感就自然消失了。

但明显,那处不舒服感还在,而且不仅仅是异物感了,还多了隐隐约约的刺痛感觉。

记得上飞机前的晚餐时 ,特意提醒先生不要喝酒,他不做声音地听我唠叨,估计是我的理由很充足,什么为健康好呀年纪不小了呀喝酒后是否适应高空气压变化呀等等,我还特别提醒道:关键是,如果邻座闻到酒味,一定会给你的印象分上打折扣!

还强调说,反正,如果我闻到邻座喝酒了,心里肯定会对那个人打折扣的。毕竟公共场所应该多一些自律和要求。

先生果然坚定的没有喝酒。

谁知在大厅换机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股酒味,扭头一看,一位男士排在后面,脸上有些发红,呼吸声明显也不太正常,还突然粗声粗气地对前面一个提箱子的半大孩子吼了一句:把箱子放平嘛!

以为被吼的是他的孩子,后来发现他们啥关系也没有。

飞机爬上高空平稳飞行,好几位旅客要么起身上厕所,要么前后走动照顾小孩亲戚什么的。

前排右前方一位姑娘站起身伸手从行李架上拿什么东西,个子娇小的她,努力伸手摸索着,寻她的包包,又在包包里寻什么东西,两手一举一动间,半个后背就裸露了出来,嫩白皮肤,很是吸睛。

缝,因此后背就露了一大片出来,瞬间就为着这件衣服的人增色不少。

果然是增色不少,余光看见邻座男士一直目不转睛的朝着那个方向望,眼神很神往又专注。

我不想探究他目光所聚焦之处,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干脆我自己也再多看了几眼呗!

姑娘终于坐了下来,邻座男士听见我喃喃自语“第一次看见航班上有吃方便面的”,他也赶紧搭讪说“我就是在看,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飞机上吃方便面。”

呵呵,果然是一次开心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