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违建边拆边“长”5年新增500万平米违建[图]

  • 日期:11-08
  • 点击:(1079)


联排别墅于2010年拆除

2011年,这个投资超过1亿元的小房产被拆除

三亚五年前有400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至今已拆除490万平方米和410万平方米。

如何消除非法建筑的“增长”?

三亚在2010年7月22日发起打击非法建筑的“铁锤行动”之前,拥有400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 截至今年4月16日,哈默行动已经拆除了490万平方米的各类非法建筑,但仍有410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库存。 也就是说,在五年的拆迁和违章中,除了拆迁原有存量400万平方米外,又增加了500万平方米。

三亚还出台了一系列高压措施打击非法建筑:任何单位不得向违法人员提供水、电和建筑材料。在一年内,超过15,000平方米的非法建筑面积将从相关负责人.

是什么导致三亚越来越多的违法建筑拆迁?如果拆除后的长期管理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拆除时的违章建筑就会增加。

□南方都市报记者李生文赋/屠

龙“违背自己的意愿拆卸

自2010年7月22日以来,三亚市委、市政府一直在开展大规模的“锤子行动” 截至今年4月16日,三亚已拆除各类违法建筑8100多栋,总建筑面积490万平方米。 拆除的违章建筑中,违章建筑(指小产权别墅和商业住宅小区)面积最大20亩,违章建筑最多21栋,单体建筑最多13栋,单体建筑面积最大平方米。

三亚打击非法建筑的铁锤行动“铁锤行动”真的打得很狠 但事实上,在这方面,有关部门严厉打击了各种违法建筑。在那里,受巨大经济利益的驱动,一些非法投资者继续冒险疯狂地建设

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三亚非法建筑总存量为421.5万平方米 不包括今年4月16日前拆除的约30万平方米,包括2015年新拆除的,仍有约410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库存。

南方都市报记者从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了解到,在2010年7月“锤子行动”之前,三亚共有400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面积。 记者粗略计算,其中已拆除490万平方米,尚未拆除410万平方米,总计约900万平方米。 换言之,自2010年7月发起打击非法建筑的“锤子行动”(Operation Hammer)以来,拆除时建造的非法建筑总数已达500万平方米。

在违法建筑总数中,除了当地村民自己建造的,大部分是重点工程建设的违法建筑和小产权房。

由于市场对小产权房的巨大需求,非法投机者从当地居民和村民那里非法购买土地来建造小产权房,牟取暴利。或者是外来者不购买商品房,而是通过关系进入村庄非法购买土地和建造私人住宅,导致非法交易土地价格飙升。 天涯、冀阳等城乡结合部土地价格从2003年的每平方米几十元涨到3.4万元,海波村、商业街、岗门村宅基地的非法售价高达每平方米2万至3万元。

4主要原因导致违法建筑屡禁不止

一拳打击违法建筑,给违法建筑造成重大损失,但为什么各种违法建筑仍然屡禁不止?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违法建设调查处处长郑好表示,违法建设的存在主要是由于市场需求和高额利润回报。此外,农村土地管理不足、土地所有权和城镇规划滞后以及镇压未能跟上建设热潮的步伐,导致了非法建设的泛滥。

1

违法建筑有很大的市场需求。 近年来,随着外来人员的快速增加,三亚的住房租赁市场需求量很大,使得城市和城乡结合部的农村租金不断上涨。一些村民建造非法建筑出租以增加收入。 此外,三亚的商品房价格相对较高,许多外国买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农村和城乡结合部的小产权房。 与每平方米2万至3万元相比,每平方米5000至6000元的小产权房确实很有吸引力。

海波村靠近美丽的三亚湾。村子里有10层以上的建筑相互毗邻,“握手楼”和“接吻楼”随处可见。 据了解,海波村400或500栋未经授权的房屋大多建于2009年至2013年之间。 其中60%至70%来自村民,外国投资者为合资企业出资,合资企业再分成50%,主要用于租赁和经营家庭旅馆、老年候鸟和住在三亚湾地区的酒店工作人员等。

2

高额的利润回报是小产权房被反复建造的原因 据调查,小产权房的成本(包括土地购买成本和建设成本等。)大部分是每平方米3000元。如果以每平方米6000元的平均售价出售,利润为每平方米3000元。 但是,每套小产权房的建筑面积至少是几千平方米,即利润回报超过300万元。 正是这种高额利润的诱惑,使得非法投机者争相在三亚的村庄、城乡结合部和城市的村庄建造小型房产。

3

罢工速度赶不上施工速度 “当我们通过法律程序后,他们已经完成了建设 “郑好说,在发现非法建筑后,他们将向当事方发出通知,命令他们停止非法行为,并发出通知接受调查和询问,并进行调查和拍照以获取证据。 如果工作没有停止,他们将在立案后发出行政处罚通知、行政处罚决定和强制执行通知。 之后,将发布公告、风险评估和拆除计划,并在发布强制性决定之前提交三亚市政府批准。强制拆迁将在业主限期搬迁后实施。 正常完成所有程序至少需要三个月。 建筑商通常在两三天内建一层楼,半个月内建六七层楼。

执法人员很难和执法人员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4月15日,天涯区城管局局长范熊顿在拆除海波市三栋以老房子为掩护的违法建筑时表示,在法律诉讼过程中,只有四五次工具被没收。然而,每次检查后,劫匪都停止工作,一旦离开,他们就秘密开始施工。

4

农村土地管理不到位,土地所有权确认和城镇规划落后,导致一定的增长空 长期以来,各级政府对农村和农民的土地管理不够重视。乡镇尤其是村级没有管理机构和管理人员,没有自下而上的管理网络,管理基础差,土地管理混乱。

责备多于打雷,雨水少

事实上,三亚市在2010年7月打击非法建筑的“铁锤行动”之后,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阻止非法建筑的蔓延。

2010年7月15日,三亚市委、市政府召开打击违法建筑专项会议,做出强制性要求。任何单位不得向非法建筑提供建筑材料,包括混凝土和砖块。相关建材生产企业必须根据三亚市规划和住房建设部门出具的证明数量提供。违反规定的企业将被立即取消资格。水电部门不得向违法建筑提供水电,如有违法行为,应追究相关责任

水、电、混凝土公司对小产权房等非法建筑说“不”,这似乎是一种围剿的趋势。 但是这些年来,这项措施的实施已经发生了变化 没有人向违法的人提供水、电和建筑材料。为什么有这么多非法建筑?

控制非法建筑的关键在于管理。

2010年,三亚建立了打击违法建设的工作机制和问责机制。 按照属地管理和网格化管理的原则,对新增违法建筑逐级追究责任。

随后的《预防、制止和处理违法建筑试行办法》条例规定,一年内违法建筑面积超过平方米,不足平方米的,责令主要领导、主管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员辞职。违法建筑面积超过平方米的,按照规定解除相关责任人的职务。 然而,实施适得其反。经过5年的非法建设,三亚仍有410万平方米的土地,490万平方米的土地已经流失。

2013年6月,三亚又发布了《三亚市违法建筑管控办法》,明确实施了非法建设控制的属地管理。监督管理的违法建设未能及时处理,造成不良后果和影响的,将追究责任人的责任。

今年2月修订的《三亚市违法建筑管控办法》条例规定,如果在一年内将至平方米的非法建筑面积增加到各自的责任区,责任单位将设在全市范围内进行通报批评。在平方米内,对本单位主要领导进行批评,责令其进行公开评议,并对主管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员予以停职处理;在4.5万至6万平方米范围内的,责令单位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直接责任人辞职;面积在6万平方米以上的,应当罢免责任人。

然而,《南国都市报》记者询问了相关部门的公共问责案例,但很少被发现。

违法后如何长期管理

2015是三亚的“城市治理与管理年”。在加强城市治理和建设高质量旅游城市的五大运动中,打击违法建筑是首要任务。

根据计划,今年三亚地区的非法建筑数量将减少一半以上。四个区计划拆除206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 同时,增量比应控制在5%以内

拆迁越多,如果增量得不到控制,三亚将会拆除更多的违法建筑。 因此,拆除后如何形成长期管理是关键。

“拆除不是目的,而是为了管理 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负责人表示,各类违法建筑侵占公共土地、绿地和耕地,堵塞消防通道,损坏城市空和公共设施,埋下消防安全隐患等。 拆除是最好的选择,但拆除不是目的。拆迁的目的是如何搞好城市管理,造福老百姓。 今年三亚将重点推进东岸村、海波村、岳川村、林春区等18个棚户区改造项目,力争全年完成9842个改造项目。

为了形成一个长期的违规管理机制,2月底修订的《三亚市违法建筑管控办法》条例以“尽快罢工、尽早罢工、尽量少罢工”的原则为基础,明确了区与相关部门的任务分工 各区实行定员定岗定责的违法建设管理网格化控制体系,根据全市违法建设管理控制工作绩效考核标准,对工作不佳的单位和个人依法追究责任。 同时,要努力查处非法出售土地、建设和出售小产权房的行为,迅速查处涉嫌犯罪行为。 此外,在拆除违法建筑的同时,还要研究农村宅基地问题。我们不仅要找到基础,还要研究新增宅基地的长效规范化管理机制。

点评:我们必须为违反规定负责,拿出反腐败的决心。

多年来,海南加快了国际旅游岛建设,在环境管理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 然而,存在一些顽固的城市管理问题,如非法建筑、非法采砂等问题,这些问题在拆除和管理过程中总是陷入破坏循环,找不到根本解决办法。

据Nanhai.com今日报道,在2010年7月22日打击非法建筑的“锤打行动”开始之前,三亚有400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 截至今年4月16日,哈默行动已经拆除了490万平方米的各类非法建筑,但仍有410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库存。

也就是说,在五年的非法拆迁中,除了原有的400万平方米存量之外,又增加了500万平方米。 事实上,三亚还出台了一系列高压措施来打击非法建筑:任何单位不得向违法人员提供水、电和建筑材料。一年内违法建筑面积超过平方米,相关责任人将被撤职等。 可以说,从政策到行动,这种违反可以被称为“铁腕”,但结果令人失望。

当然,问题不仅在于违规行为,还在于非法采砂。尽管历经多年治理,但现在的损失比过去大得多。

媒体对违法建筑和采砂的报道非常详细,并对现象和原因进行了详细分析。 事实上,这些年来,每个人对城市管理中的许多问题都了如指掌。困难在于决心不够。 就违法行为而言,总是有非法建筑的诱惑,包括权力寻租魅影。 即使问责机制出台,处罚委员会也迟迟不能着陆。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也陷入了两难境地。它受到的攻击越多,建造的越不合法,数量将会增加而不是减少。

这无疑是一种异常现象。我们需要对此给予足够的重视。我们不能老是埋头发布文件,发出看似严厉的声音,但我们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对于这些环境治理的老问题,群众相当清楚政府的承诺和行动没有达到预期。最终会损害政府的信誉,不利于未来的政府。

在这方面,我们期望各级部门表现出打击腐败和纠正这些老问题的决心。 不能让这些老问题陷入僵局,这不仅损害政府的信誉,也损害群众的利益。 具体来说,就是要落实各级各部门的职责分工,强化问责机制,特别是要加强群众的参与,让不作为的人得到应有的查处,不会被软和包庇。 在治理方面,要充分吸收公众意见,科学决策,合理合法治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环境才能更加有序,政府的公信力才能得到重塑。 (肖世平)

在一键通微信上与新浪腾讯QQ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