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娃娃之“吉美林的包子和馄饨”

  • 日期:09-06
  • 点击:(831)


  2019 夏天的爱人

  

  90年代初的吉美林,以前是包子铺,那时已经改成酒楼了

  不知道还有人能记得吉美林的包子和馄饨吗?天津不只有狗不理,咱天津以前还有吉美林包子呢,不比狗不理差。我记得以前我爷爷最爱吃吉美林的包子。住临建的时候,离吉美林就隔着半条马路,爷爷每个星期都要吃一回,每次半斤。我小时候在家没啥地位,爷爷奶奶都宠我哥,长子长孙呀。所以每次我爷爷吃包子的时候,我哥没准能混个一个半个的吃,其他人谁都吃不到,连我奶奶都吃不着,我更是是连想都不敢想。好在我爸爸疼我,有时会偷偷带我去吉美林吃包子去,就我们爷俩,点半斤包子慢慢吃。

  我喜欢吉美林的楼上,只有坐在楼上才有下馆子的感觉。踩着木头楼梯一梯一梯地往上蹦,想着马上就能吃到嘴里的肉包子,那是我童年里阳光最灿烂的日子。天津包子和外地不一样,半发面的,看着都瘪瘪的,但是一咬一嘴油,倍儿香。觉得腻了,就抿一小口醋碟里泛着油花的醋,不酸,都是肉汤的甜味。那时都没啥钱,能去吉美林吃顿包子就很不错了。

  

  天津包子是半发面的,外地人吃不惯,觉得不如大发面包子好吃

  还有就是吉美林的馄饨,现在好多人都说馄饨和云吞是一回事,名字不同而已。其实真不是一回事,至少在85年以前,我没听说过云吞这东西。曾经有人在网上和我抬杠,说宏业85年以前就有云吞。但就我的记忆, 宏业是80年代中期响应天津市政府解决天津人吃早点难的问题才开的早点,宏业85年以前没早点,只有正餐。有哪位老人知道的,给断断,宏业啥时开的早点?

  虽说云吞和老天津卫的馄饨差不多,都是皮包着馅儿,但是还是不太一样的。云吞是皮薄馅大,个头大小整齐划一,包出来也好看。云吞汤没什么讲究,啥汤都行。鸡汤,骨头汤,味精汤,海鲜汤都行。汤里放一点紫菜,冬菜,虾皮什么的,有吃香菜的再放点香菜。说实话,我觉得云吞比过去的馄饨好吃。

  

  云吞

  老天津卫的馄饨,老大的皮,不丁点儿馅。包的时候,左手托着一摞皮,右手拿一根筷子,面前放一碗馅和一个盖帘儿。右手的筷子往肉馅碗里一挑,挑起那么一筷子头肉馅,顺势往左手的皮上一抹,然后左手大拇哥一拈,肉就进皮了,接着大拇哥再一弹,包好的馄饨就飞盖帘上去了。快极了,眼花缭乱的,一会就一盖帘儿。汤是大骨头汤,没别的,就是猪大骨,熬的跟牛奶似的,倍儿白。一碗八个,大概是9分钱还是一毛呀,记不清了,但是得要一两粮票。

  其实现在想起来,那一碗馄饨基本上就没啥肉,包好的馄饨一下锅,基本上就有一半馄饨的馅和皮就分家了,盛出来都是面皮儿,没几个有馅的,和片儿汤差不多。即便是有馅的,那馄饨馅还没一筷子头大呢。可是呢,那时的人们普遍都缺油水,别看就这么一碗片儿汤,小老百姓就指着这碗片儿汤解馋,添膘了。满是破口的大海碗,满满一大碗,汤里边撒点冬菜末,上边飘着一层油花,就着烤饼,馒头吃,别提多香了。直到现在,我老娘还总念叨那时的馄饨。说现在的云吞不好吃,馅太大,堵得慌,不及那时的馄饨,稀里吐噜的吃着香。

  

  90年代初的吉美林,以前是包子铺,那时已经改成酒楼了

  不知道还有人能记得吉美林的包子和馄饨吗?天津不只有狗不理,咱天津以前还有吉美林包子呢,不比狗不理差。我记得以前我爷爷最爱吃吉美林的包子。住临建的时候,离吉美林就隔着半条马路,爷爷每个星期都要吃一回,每次半斤。我小时候在家没啥地位,爷爷奶奶都宠我哥,长子长孙呀。所以每次我爷爷吃包子的时候,我哥没准能混个一个半个的吃,其他人谁都吃不到,连我奶奶都吃不着,我更是是连想都不敢想。好在我爸爸疼我,有时会偷偷带我去吉美林吃包子去,就我们爷俩,点半斤包子慢慢吃。

  我喜欢吉美林的楼上,只有坐在楼上才有下馆子的感觉。踩着木头楼梯一梯一梯地往上蹦,想着马上就能吃到嘴里的肉包子,那是我童年里阳光最灿烂的日子。天津包子和外地不一样,半发面的,看着都瘪瘪的,但是一咬一嘴油,倍儿香。觉得腻了,就抿一小口醋碟里泛着油花的醋,不酸,都是肉汤的甜味。那时都没啥钱,能去吉美林吃顿包子就很不错了。

  

  天津包子是半发面的,外地人吃不惯,觉得不如大发面包子好吃

  还有就是吉美林的馄饨,现在好多人都说馄饨和云吞是一回事,名字不同而已。其实真不是一回事,至少在85年以前,我没听说过云吞这东西。曾经有人在网上和我抬杠,说宏业85年以前就有云吞。但就我的记忆, 宏业是80年代中期响应天津市政府解决天津人吃早点难的问题才开的早点,宏业85年以前没早点,只有正餐。有哪位老人知道的,给断断,宏业啥时开的早点?

  虽说云吞和老天津卫的馄饨差不多,都是皮包着馅儿,但是还是不太一样的。云吞是皮薄馅大,个头大小整齐划一,包出来也好看。云吞汤没什么讲究,啥汤都行。鸡汤,骨头汤,味精汤,海鲜汤都行。汤里放一点紫菜,冬菜,虾皮什么的,有吃香菜的再放点香菜。说实话,我觉得云吞比过去的馄饨好吃。

  

  云吞

  老天津卫的馄饨,老大的皮,不丁点儿馅。包的时候,左手托着一摞皮,右手拿一根筷子,面前放一碗馅和一个盖帘儿。右手的筷子往肉馅碗里一挑,挑起那么一筷子头肉馅,顺势往左手的皮上一抹,然后左手大拇哥一拈,肉就进皮了,接着大拇哥再一弹,包好的馄饨就飞盖帘上去了。快极了,眼花缭乱的,一会就一盖帘儿。汤是大骨头汤,没别的,就是猪大骨,熬的跟牛奶似的,倍儿白。一碗八个,大概是9分钱还是一毛呀,记不清了,但是得要一两粮票。

  其实现在想起来,那一碗馄饨基本上就没啥肉,包好的馄饨一下锅,基本上就有一半馄饨的馅和皮就分家了,盛出来都是面皮儿,没几个有馅的,和片儿汤差不多。即便是有馅的,那馄饨馅还没一筷子头大呢。可是呢,那时的人们普遍都缺油水,别看就这么一碗片儿汤,小老百姓就指着这碗片儿汤解馋,添膘了。满是破口的大海碗,满满一大碗,汤里边撒点冬菜末,上边飘着一层油花,就着烤饼,馒头吃,别提多香了。直到现在,我老娘还总念叨那时的馄饨。说现在的云吞不好吃,馅太大,堵得慌,不及那时的馄饨,稀里吐噜的吃着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