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未曾老去

  • 日期:08-04
  • 点击:(1716)




  ? ? ? 阳光平铺在他身上,圆浑的肩、阔达的背,简单的白色背心流泻出肌肉曾饱满过的痕迹,三伏天的阳光。

  ? ? 自大厅出来后,他便一直抿着嘴,头顶上冒出汗珠折射着令人咋舌的炎热,手上推的是一辆时髦总也过气的二八杠,应当是年轻的模样。走了两步后,他猛一提气,然后蹬地单腿跨过横杠,上车摇摇晃晃的过去,自去岁以来,再难见此矍铄。

  ? ? ? 阳光充实着他肌体的消瘦还是他提起的气鼓动皮肤丰盈,见人未曾得知。却像是异样的迷甜腻在溶漾的午后。

  96

  猫扑早安

  2019.07.31 15:53

  字数 200

  ? ? ? 阳光平铺在他身上,圆浑的肩、阔达的背,简单的白色背心流泻出肌肉曾饱满过的痕迹,三伏天的阳光。

  ? ? 自大厅出来后,他便一直抿着嘴,头顶上冒出汗珠折射着令人咋舌的炎热,手上推的是一辆时髦总也过气的二八杠,应当是年轻的模样。走了两步后,他猛一提气,然后蹬地单腿跨过横杠,上车摇摇晃晃的过去,自去岁以来,再难见此矍铄。

  ? ? ? 阳光充实着他肌体的消瘦还是他提起的气鼓动皮肤丰盈,见人未曾得知。却像是异样的迷甜腻在溶漾的午后。

  ? ? ? 阳光平铺在他身上,圆浑的肩、阔达的背,简单的白色背心流泻出肌肉曾饱满过的痕迹,三伏天的阳光。

  ? ? 自大厅出来后,他便一直抿着嘴,头顶上冒出汗珠折射着令人咋舌的炎热,手上推的是一辆时髦总也过气的二八杠,应当是年轻的模样。走了两步后,他猛一提气,然后蹬地单腿跨过横杠,上车摇摇晃晃的过去,自去岁以来,再难见此矍铄。

  ? ? ? 阳光充实着他肌体的消瘦还是他提起的气鼓动皮肤丰盈,见人未曾得知。却像是异样的迷甜腻在溶漾的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