甪直进行时有一种热情叫蒙娜丽莎

  • 日期:07-20
  • 点击:(1576)


  

  从苏州到甪直,下车后匆匆赶往酒店,一转弯,远远地就听见人喊:“欧老师来啦,就等你们吃饭呢。”说着,笑嘻嘻地走过来,接过我肩上的旅行包。

  他就是这次新书发布会的后勤总管,暖男晓风思语,热情得像一团火。

  他有着超一流的管理能力,无论事情多么繁杂而又头绪多,他都能处理得井井有条,举重若轻。

  最重要的,他有一种宽容大度的心怀,使得我们这些来自天南地北、性格各异而又互不了解的文友,能够轻松愉快地汇聚在一起,渡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去年在合肥举办的齐悦社群开营仪式,曾在现场见证了他的宽容和大度。那个仪式,原定由他主持,忽然间冒出个西安周卫英,情况发生改变。

  周卫英,身形瘦弱却爱好广泛,阅读,写作,书法,古筝,多有涉猎。他来了后,给每人发了一幅书法作品,同时自告奋勇,要当开营仪式的主持人,并作了强有力的自我推介:当过铁扇公主的婚礼主持人。

  君子有成人之美。晓风思语主动让贤,并乐呵呵地站在一旁,替他维持秩序。

  说实话,周卫英的主持,虽然语言顺畅,却语调平平,少了这种场合应有的气势,但精神可嘉。

  今年他没来,我问了铁扇公主,说是身体上的原因。我想,如果他能来,今年的主持人有可能就变成男女搭档了。

  

  牵着小哪吒的手,街头大步走

  今年的蒋坤元新书发布会,晓风思语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不但自己鞍前马后搞服务,而且举家出动,把两个儿子也带来帮忙。大儿子负责音响,小儿子表演节目。那个《小哪吒》的表演,一招一式令人捧腹,给大家带来欢乐的同时,也把这个小哪吒带出了名。

  从甪直去苏州的那天晚上,热情的晓风思语特意为大家安排了一场卡拉OK晚会,以尽地主之谊。大家玩得都很尽兴,尤其是金豆,那种场合可谓是如鱼得水,一首接着一首,似乎有着唱不完的激情。

  朦胧而又闪烁的灯光,伴着或激越或舒缓的音乐,催动着人的情绪释放。平日里中规中矩的齐帆齐,一开始就申明自己不会唱歌的铁扇公主,很快就被潮流所裹挟,居然都唱得声情并茂,清新婉约。至于风想留步两口子,平日里大概就是歌厅的常客,在这个场合更显得老练和从容不迫。

  我也未能幸免,在红孩儿的竭力煽动和金豆等人的引诱下,终于晚节不保,也唱了两首老歌。其实我年轻的时候是能唱的,还是我们连队的教歌人。现在几十年没唱,嗓子老早被烟酒薰的像破锣,不现丑才怪呢。

  作为晚会的主人,晓风思语始终控制着场上的节奏,只要一冷场,他就会唱上一首,填补着空白。

  中途,齐帆齐的婆婆带着两个孙子回去睡觉,我也萌生退意,却被风想留步的“我家老王”劝阻,理由是:大家正玩得开心,你一走,多么扫兴。理由充足,不走也罢。

  因为第二天还要游览拙政园,晚会在九点半收场。

  晓风思语先打了一个三轮,让我和金豆带着小哪吒先走。十五分钟后,当我们到达指定结合地点时,小哪吒已经睡着了。这孩子,在歌厅一直活蹦乱跳的,怎么一出门,马上就进入睡眠模式。

  在十字路口,我们汇集在一起,也将在这里告别。我们回酒店,晓风思语带孩子回家。

  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我发现,此时的晓风思语,脸上仍挂着他那标志性的微笑,这种微笑,我去年就已经注意到了,那是一种内心干净并充满着热情的微笑,是蒙娜丽莎那种永恒的微笑 。

  晓风思语,就是我心目中的男版蒙娜丽莎,他的满腔热情,就在那永恒的微笑之中。

  

  晓风思语和他的雪梅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