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为协理政务的讷亲,数年便完胜三朝元老,实至名归还是另有其因

  • 日期:11-17
  • 点击:(1325)


2019-11-03 石镇海白客萧声

庄王琴、郭子敬、二台、张于婷和付正

1735年8月23日(雍正十三年),辛苦工作了13年的雍正帝去世,享年58岁。 根据他生前的法令,四名助理大臣被选为继承人李鸿,三名大臣被授予额外的权力来协助处理政府事务。内勤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是乌亚王海和锡尔图盛丰)

至于内勤,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熟悉他。事实上,在去年流行的《延禧攻略》年,有一个故事是关于和洪州王子一起当众殴打一等公爵,被殴打的一等公爵是内勤。 在内勤的历史上,生活充满了传奇 虽然他自雍正以来一直是一名官员,但他是否是雍正的老官员仍有待鉴别。 第二,为什么被甘龙誉为“李璇第一大臣”的甘龙,在压制甘龙早期所有秦始皇的旧大臣的前提下,奇迹般地把他安然无恙作为一个例外,但事实上其中隐藏着许多秘密

关于老部长的定义,它分为狭义和广义。

首先,谈到老部长的概念,实际上有广义和狭义的定义。 然而,从广义上讲,任何雍正时期的官员,只要是身居要职的大臣,都可以被视为雍正时期的老大臣。从狭义上来说,往往是雍正青睐的老臣兼大权在握,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老臣。 那么,内勤在广义和狭义上都算是雍正的老大臣吗?答案很简单,从雍正年间内勤的治疗可以看出

内勤仍照片

贵族家庭,因祖影黄木恩

1,出生于贵族家庭,世代立功

内勤,牛陆左氏,满洲里镶有黄旗,额头也曾孙 父亲尹德,看了父亲非常铿锵有力的传记,还没有接近他的第二个儿子

聂琴来自一个富裕而高贵的家庭。他的全名是牛路虎。内勤属于满洲湘皇旗(满洲八旗三旗中的第一旗) 说到这个挂着黄旗的牛陆左家族,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宏伟,有许多皇后和大臣。 它可以追溯到年牛作禄,后金努尔哈赤时期五大政治家之一。额济多(内勤增祖)之后是牛作禄,康熙四任辅佐大臣之一。索诺法布龙(额济多第16个儿子,内勤祖父)和康熙的第二任皇后小昭是索诺法布龙的女儿,甚至甘龙的生母牛作禄,萧声皇后,也来自这个分支(曾祖埃滕和额济纳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内勤的父亲牛陆左尹德(索诺法波洛斯的第六个儿子,也是第四个儿子)是一名有功的军官,他在康熙时期招募了贾尔丹和胡卫宁夏。他成了保镖(一级兵役)的内部部长。他在1724年继承了公爵(雍正二年) 1727年(雍正五年),58岁的尹德因病向雍正帝申请致仕(退休)。他在得到许可后不久就去世了。

小昭皇后牛陆左的宫廷服饰形象

2,西丰公爵,深浴皇帝宠爱

雍正五年,西丰公爵,官阶大臣 十年来,我被赋予发表演讲的权利。 第11年的12月,他被命令走进军事部门。

那边死后,二儿子内勤继承了父亲的公爵,在继承父亲的影子的同时,被授予散秩大臣(武陟来自二等)。 虽然在保镖的办公室里,圣兰克部长(Minister San Rank)是三等职务(前两个是保镖的内参和内参),但除了头衔之外,他还有一个真正的头衔(这个头衔很有名,没有权利),从那以后他就没有正式进入过仕途。

雍正时期,内勤的仕途相对稳定,追求稳定中的进步。 1732年(雍正十年),在保镖部工作五年后,他被提升为御史(武陟正一品)。第二年12月(1733年),他被提升为军事部门的走卒。虽然没有实际的军衔,但军事部门始终属于皇帝的私人专属组织,直接隶属于皇帝。他是离皇帝最近的大臣。

虽然他在雍正成为一名官员,但他是一个冉冉升起的明星。

1735年8月(雍正帝十三年),雍正帝“逐渐得病”。死前,他立庄王琴云路(康熙十六子)、郭云里王子(康熙十七子)、张于婷和鄂尔泰为继承人和大臣助理。 同年9月3日,25岁的皇帝第四个儿子李鸿在太和殿举行了盛大的登基仪式。他正式继承王位成为皇帝,并在第二年(1736年)改为甘源龙。 这集中在孝道和遵守法律法规的原则上。继任当天,甘龙将上述四人命名为“王陈达,总理事务”

雍正帝画像

十三年,世宗病变得严重,何内勤预见自己的人生 皇帝登基后,庄王琴云路、郭云里王子、鄂二台和张于婷被任命为“王陈达首相” 他命令挂着白旗的满洲里总司令和侍卫内大臣协助首相的事务。

此时,内勤在雍正的遗诏中只是“向往生活”,意在做一名助手。甘龙即位那天,他顺其自然,任命他为满洲白旗总司令兼侍卫内大臣,并命令他协助王陈达的四位首相,这完全符合雍正的遗诏。 因此,可以看出,在雍正时期担任重要职务的大臣中,内勤并不是雍正最先喜欢的人之一。

事实上,无论在年龄、资历以及与雍正的关系上,内勤都无法与四王陈达相提并论。 更不用说云路和云里是河朔王子和雍正帝的同父异母兄弟。鄂尔泰和张于婷在雍正心中没有平等的地位。

虽然二台在康熙时期不允许重用,但他连续16年作为保镖停滞不前,42岁时仍然哀叹自己没有才华。然而,雍正即位后,他的情况发生了逆转。在短短的几年里,他成为了一名政府官员,并被雍正帝深深地重用。他是雍正三大最信任的官员之一。康熙时期著名人物张颖的儿子张于婷深深植根于他父亲的真实传记中。 虽然在康熙时期,张于婷的官阶比二台(从二年级到左部侍郎)高得多,但很明显,与前者一样,他没有被任命担任任何重要职务,直到雍正登基后才开始遇到任何变化。 张于婷受雍正欢迎有三个原因。首先,他的父亲张颖是雍正帝的老师。其次,张于婷精通诗歌,并以其卓越的学识而闻名。第三,经过20到30年的休眠,雍正终于如愿加冕大宝。雍正迫切需要培养自己忠诚的团队,张于婷是首选

张于婷死寂

其次,就年龄而言,二台生于1677年(康熙十六年),张于婷生于1672年(康熙十一年)。虽然内勤的历史上没有明确的出生年份记录,但根据他父亲尹德的出生年份(1670年,康熙九年),内勤是甘龙王朝所有掌管生活的大臣中最年轻的(正式的和助理的)

乾隆朝在皇帝早期的迅速崛起实际上是为皇帝培养了他的亲信。12月份,他必须勤奋谨慎地下达订单。由于赵仁皇后家人的好意,他被提升为一等兵。 在甘龙的第一年,满洲里政府迁至湘黄旗

虽然在雍正朝,讷亲并未受到重用,但令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包括讷亲自己),在乾隆继位后,他的仕途会发生质的飞跃。在被授协理事务后仅仅三个月(1735年【雍正十三年】十二月),25岁的乾隆帝就以讷亲“勤慎”为由,且遥推孝昭皇后母族之恩,特进其为一等公(原为二等公)。1736年(乾隆元年),讷亲由镶白旗转为镶黄旗(首旗)都统。

从1737年(乾隆二年)开始,讷亲的仕途发生了两次标志性转变。第一次,因果亲王允礼早先在1736年(乾隆二年)十一月身患足疾不能继续总领事务,且庄亲王允禄于1737(乾隆二年)十一月亦请罢总理事务,故乾隆就此解除宗亲的总领事务之权,时任兵部尚书的讷亲被授予军机大臣,成为当时六军机之一;第二次,1745年(乾隆十年)六月,在已担任保和殿大学士(文职正一品)兼吏部尚书的前提下,由于军机处首班大臣(军机首辅)鄂尔泰去世,讷亲竟被乾隆一跃擢为首班军机大臣,位列三朝元老张廷玉之上。

讷亲画像

乾隆的多番恩宠非凡,令讷亲受宠若惊,连称自己岂敢与张相(张廷玉)相提并论。乾隆之所以这么做,实则是一位正值壮年的皇帝培植只属于自己的亲信所作的重要决策。虽然早在1723年(雍正元年),弘历便被父亲通过创新性的“密立皇储”之法确立为接班人,但为了防止皇子之间因皇位相斗一事的再度发生,所以既明确规定只有在皇帝弥留之际或者禅位时才会对外公开宣布皇储的身份,而且在1733年(雍正十一年)弘历被封宝亲王之前,一直没有独立藩邸和参与处理政务之权。

所以,在乾隆继位时,辅政的一众大臣大部分皆为父亲当年所宠信的重臣。由于初登大宝根基未稳,故乾隆出于孝道只能继续任用先帝时期重臣担任要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拥有强大心智的乾隆帝渐渐开始充实真正属于自己的势力,而不怎么受雍正重视的讷亲便成为了乾隆的首批人选之一。

乾隆剧照

原因很简单,首先讷亲是雍正朝已入仕之臣,且也有“预顾命”之权,如受重用也系师出有名;其次,讷亲在雍正朝非元老级重臣,所以没有盘根错节的势力基础,这恰恰也体现其易受操控的特性,正合乾隆心意;再者,也是乾隆决心要树立自己势力的导火索,便是鄂尔泰与张廷玉两位巨擘重臣之间的派系之争相互倾轧,相信对于任何一个皇帝来说,这都是最不愿看到的现象。所以,在多重思虑之下,讷亲得以在诸位重臣被连番打压的前提下不但得以保全而且人生实现质的蜕变。

劳师糜饷,一失足成千古恨

讷亲勤敏当上意,尤以廉介自敕,人不敢干以私。其居第巨獒缚扉侧,绝无车马迹。

当然,在外人眼中靠着新帝圣宠得以扶摇直上的讷亲,并非一无是处只会攀附之人。据 《高宗纯皇帝实录》 以及 《清史稿》 等史料的记载,讷亲以“谨慎”和“勤敏当上意”而著称,并且在乾隆继位后的前几年,讷亲也可时刻保持“廉洁自敕”,且绝无营私结党一事,如此符合乾隆亲信标准的他自然深得上意,在短短几年之内,便坐上了军机首辅的位子,位极人臣。

雍正帝剧照

1748年(乾隆十三年),发生了两件大事。先是三月十一,自己的一生挚爱富察皇后崩于德州青雀舫御舟之内,令乾隆痛心不已。后紧接着又出现大小金川之役连连失利,使这位英年君主越发苦恼。面对战况越发胶着久克不下,乾隆只能命时为主将的文华殿大学士兼川陕总督佟佳.庆复(佟国维之子,隆科多、康熙帝孝懿仁皇后、悫惠皇贵妃之弟)调离,转命以干练决断的张广泗为川陕总督挂帅印,但这位身经百战且素来为自己倚重的能臣却同样难破僵局,渐渐没有耐心的乾隆急需一名可以完全忖合上意且令诏令通达于全军之人,而讷亲正是最佳人选。

虽然在对乾隆的忠心上,讷亲或许是最佳候选,但有些急于求成的乾隆忘了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讷亲从未亲历过战场,更别提有任何实际作战指挥的经验。果不其然,在四月初三,讷亲以经略大臣的身份督师金川之后,比张广泗有过之而无不及,整日只知遥坐军帐,但凡涉及需自己裁决之事,竟然依旧令张广泗自行决断即可,如此一来,他这个经略大臣既有名无实,也在军中毫无威望可言,试想一个群龙无首且章法无度的军队,必然达不到乾隆所想要的速战速决之目标。

大小金川之役

十四年正月,上命傅恒班师,复谕鄂实即途中行法。是月戊寅,鄂实监讷亲行至班拦山,闻后命,遂诛讷亲。

时间就是金钱,拖得越久,劳师糜饷,只会让战局更僵持不下。对于讷亲消极对待贻误战机,且与张广泗将向不合等事,令乾隆大失所望龙颜震怒,最终令自己的小舅子傅恒代经略一职前往战场。1749年(乾隆十四年),傅恒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平定了大小金川之乱,乾隆对其大加封赏的同时,对张广泗与讷亲二人之恨益深。在1748年(乾隆十三年)十二月张广泗被诛之后,讷亲也于次年正月被押至班拦山以祖父遏必隆之腰刀自裁谢罪。

史海君说:

其实,之所以会出现旧臣这个词语,无非是后世继位的嗣皇帝对先帝所宠信的老臣的刻意划分,也宣示了在嗣皇帝任上,对这些老臣们的态度会发生从性质上完全不同的改变。所以,在史海君看来,讷亲虽然在雍正朝即已入仕,但资历尚浅且并未受到雍正格外重视,所以还不能算作雍正朝旧臣(以重臣为标准,狭义论)。

虽然讷亲在乾隆朝初期有过令无数人艳羡的青云直上,但这位曾经被乾隆称作是“第一宣力大臣”之人,最终因自己的消极对待推卸责任而有负圣恩,死于祖父的腰刀之下,无不令人唏嘘。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讷亲看似辉煌的后半生,实际上也只是乾隆帝缔造亲信势力这部大剧当中的主角之一而已,而他最终的人生覆灭,同样离不开乾隆本身的思虑欠妥(无作战经验却要统领全军)。

参考资料:

《清皇室四谱》

《钦定大清会典事例》

《世宗宪皇帝实录》 、 《高宗纯皇帝实录》

赵尔巽 《清史稿.世宗本纪》 、 《清史稿.高宗本纪》 、 《清史稿.卷二百一十四.列传一》 、 《清史稿.卷二百八十八.列传七十五》 、 《清史稿.卷三百零一.列传八十八》

版权注明:本文系作者“史海甄客百晓生”原创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抄袭,违者必究。

著庄亲王、果亲王、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辅政。

1735年(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励精图治十三载的雍正帝溘然长逝,享寿58岁。根据他的生前谕旨,为嗣皇帝弘历选定了四位辅政大臣的同时,也额外赋予三位大臣协理政务之权,而讷亲便是其中之一(另二人为乌雅.海望与西尔图.丰盛额)。

对于讷亲,相信很多人对他都很陌生,其实在去年热播的 《延禧攻略》 中,曾经有讲到和亲王弘昼公开场合殴打过一位一等公爵的情节,而这位挨打的一等公便是讷亲。历史上的讷亲,一生颇富传奇色彩。他虽然在雍正朝便已入仕,但到底是否为雍正旧臣还有待区分。其次为何在乾隆初期对一众先帝老臣打压的前提下,被乾隆赞誉为“第一宣力大臣”的讷亲,竟奇迹般得以安然无恙成为例外,实则暗藏多处玄机。

关于旧臣定义,狭义与广义之分

首先,说起旧臣这个概念,实际上是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的。广义上来看,但凡是在雍正朝已入仕且身居要职的大臣,都可算作是雍正朝旧臣;而狭义上,更趋向于既得雍正宠信又执掌大权的元老之臣,即我们所俗称的老臣。那么讷亲是否在广义与狭义上,都算作雍正朝旧臣呢?答案很简单,从讷亲在雍正朝所受的待遇便可看出端倪。

讷亲剧照

名门之后,因祖荫深沐皇恩

1、出身贵胄,世代功勋

讷亲,钮祜禄氏,满洲镶黄旗人,额亦都曾孙。父尹德,附见其父遏必隆传,讷亲其次子。

讷亲出于豪门贵胄之家,他的全名为钮祜禄.讷亲,隶属于满洲镶黄旗(满洲八旗上三旗之首)。说到镶黄旗的这一支钮祜禄氏家族,可谓是显贵无比,皇后、重臣辈出。最远可追溯到后金努尔哈赤时期的五大元老之一钮祜禄.额亦都(讷亲曾祖),其后有康熙朝四大辅臣之一的钮祜禄.遏必隆(额亦都十六子,讷亲祖父),而康熙的第二任皇后孝昭皇后正是遏必隆之女,就连乾隆生母孝圣皇后钮祜禄氏也出自于这一支(曾祖额亦腾与额亦都为同父异母兄弟)。

讷亲的父亲钮祜禄.尹德(遏必隆六子,序齿排行第四)在康熙年间是从征噶尔丹、扈卫宁夏的功臣良将,官至领侍卫内大臣(武职正一品),1724年(雍正二年)承袭公爵。1727年(雍正五年),58岁的尹德因病向雍正帝申请致仕(退休),得到允准后没多久便去世了。

孝昭皇后钮祜禄氏朝服像

2、袭封公爵,深沐皇恩

雍正五年,袭公爵,授散秩大臣。十年,授銮仪使。十一年十二月,命在办理军机处行走。

尹德去世后,身为次子的讷亲承袭了父亲的公爵,在受到祖荫的同时,还被授予散秩大臣的官职(武职从二品)。虽然在侍卫处,散秩大臣是第三等的职位(前二为领侍卫内大臣、内大臣),但也算拥有除爵位之外的实衔(爵位有名无权),从此讷亲正式步入仕途。

在雍正朝,讷亲的仕途还算是比较平稳,稳中求进。1732年(雍正十年),在侍卫处就任已五年的他,被擢升为銮仪使(武职正二品),次年十二月(1733年)被提拔为为军机处行走,虽然无实际品阶,但军机处历来属于皇帝的私人专属机构,直接听命于皇帝,是离皇帝最近的近臣。

虽于雍正朝入仕,但实属后起之秀

1735年(雍正十三年)八月,雍正帝“疾大渐”,临终前令庄亲王允禄(康熙帝十六子)、果亲王允礼(康熙帝十七子)、张廷玉、鄂尔泰四人为嗣皇帝辅政大臣。同年九月初三,25岁的皇四子弘历在太和殿举行了登基大典,正式继位为帝,以次年(1736)改元乾隆。本着重孝道符纲常的宗旨,乾隆在继位当天就封上述四人为“总理事务王大臣”。

雍正帝画像

十三年,世宗疾大渐,讷亲预顾命。高宗即位,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鄂尔泰、张廷玉辅政,号“总理王大臣”。授讷亲镶白旗满洲都统、领侍卫内大臣,协办总理事务。

而此时的讷亲,只是雍正遗诏当中的“预顾命”,即协理之意,而乾隆继位当天确实也只是顺其自然封其为满洲镶白旗都统兼领侍卫内大臣,且令其协助四位王大臣总理事务,算是严格按照雍正遗训来做。所以,由此可见,在雍正朝的诸位身居要职的大臣当中,讷亲并非是首批雍正所宠信之人。

其实,不论从年龄、资历、与雍正关系等方面,讷亲也确实比不过四位王大臣。且不说允禄与允礼是和硕亲王、雍正帝的同父异母兄弟,单就鄂尔泰与张廷玉二人,在雍正心中的地位也非讷亲可比拟。

鄂尔泰虽在康熙朝不得重用,连续16年在侍卫任上停滞不前,到42岁时仍感叹怀才不遇,但在雍正继位之后,他的境遇便发生了逆转,短短几年便一跃成为封疆大吏,深受雍正帝重用,是雍正三大心腹重臣之一;而张廷玉,康熙朝名相张英之子,深得其父真传。虽然在康熙朝,张廷玉的官阶要比鄂尔泰高不少(官至吏部左侍郎,从二品),但很显然,也与前者一样,并未受封要职,直到雍正继位后才开始遇到转机。张廷玉之所以受雍正重用,共有三方面原因:第一,他的父亲张英是雍正帝的恩师;第二,张廷玉饱读诗书,以“学问优长”著称;第三,经历了二三十年的蛰伏终于如愿荣登大宝,雍正亟需培养属于自己的忠心团队,张廷玉是首批当中的不二人选。

张廷玉剧照

其次,在年龄方面,鄂尔泰生于1677年(康熙十六年),张廷玉生于1672年(康熙十一年),而讷亲史上虽然没有明确出生年份记载,但根据其父尹德的出身年份(1670年,康熙九年)来看,讷亲与上述二人相差一辈,所以在乾隆朝的一众顾命大臣(正式加协理)中,讷亲是最年轻的。

乾隆朝初期的平步青云,实为高宗培植亲信

十二月,敕奖讷亲勤慎,因推孝昭仁皇后外家恩,进一等公。乾隆元年,迁镶黄旗满洲都统。

虽然在雍正朝,讷亲并未受到重用,但令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包括讷亲自己),在乾隆继位后,他的仕途会发生质的飞跃。在被授协理事务后仅仅三个月(1735年【雍正十三年】十二月),25岁的乾隆帝就以讷亲“勤慎”为由,且遥推孝昭皇后母族之恩,特进其为一等公(原为二等公)。1736年(乾隆元年),讷亲由镶白旗转为镶黄旗(首旗)都统。

从1737年(乾隆二年)开始,讷亲的仕途发生了两次标志性转变。第一次,因果亲王允礼早先在1736年(乾隆二年)十一月身患足疾不能继续总领事务,且庄亲王允禄于1737(乾隆二年)十一月亦请罢总理事务,故乾隆就此解除宗亲的总领事务之权,时任兵部尚书的讷亲被授予军机大臣,成为当时六军机之一;第二次,1745年(乾隆十年)六月,在已担任保和殿大学士(文职正一品)兼吏部尚书的前提下,由于军机处首班大臣(军机首辅)鄂尔泰去世,讷亲竟被乾隆一跃擢为首班军机大臣,位列三朝元老张廷玉之上。

讷亲画像

乾隆的多番恩宠非凡,令讷亲受宠若惊,连称自己岂敢与张相(张廷玉)相提并论。乾隆之所以这么做,实则是一位正值壮年的皇帝培植只属于自己的亲信所作的重要决策。虽然早在1723年(雍正元年),弘历便被父亲通过创新性的“密立皇储”之法确立为接班人,但为了防止皇子之间因皇位相斗一事的再度发生,所以既明确规定只有在皇帝弥留之际或者禅位时才会对外公开宣布皇储的身份,而且在1733年(雍正十一年)弘历被封宝亲王之前,一直没有独立藩邸和参与处理政务之权。

所以,在乾隆继位时,辅政的一众大臣大部分皆为父亲当年所宠信的重臣。由于初登大宝根基未稳,故乾隆出于孝道只能继续任用先帝时期重臣担任要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拥有强大心智的乾隆帝渐渐开始充实真正属于自己的势力,而不怎么受雍正重视的讷亲便成为了乾隆的首批人选之一。

乾隆剧照

原因很简单,首先讷亲是雍正朝已入仕之臣,且也有“预顾命”之权,如受重用也系师出有名;其次,讷亲在雍正朝非元老级重臣,所以没有盘根错节的势力基础,这恰恰也体现其易受操控的特性,正合乾隆心意;再者,也是乾隆决心要树立自己势力的导火索,便是鄂尔泰与张廷玉两位巨擘重臣之间的派系之争相互倾轧,相信对于任何一个皇帝来说,这都是最不愿看到的现象。所以,在多重思虑之下,讷亲得以在诸位重臣被连番打压的前提下不但得以保全而且人生实现质的蜕变。

劳师糜饷,一失足成千古恨

讷亲勤敏当上意,尤以廉介自敕,人不敢干以私。其居第巨獒缚扉侧,绝无车马迹。

当然,在外人眼中靠着新帝圣宠得以扶摇直上的讷亲,并非一无是处只会攀附之人。据 《高宗纯皇帝实录》 以及 《清史稿》 等史料的记载,讷亲以“谨慎”和“勤敏当上意”而著称,并且在乾隆继位后的前几年,讷亲也可时刻保持“廉洁自敕”,且绝无营私结党一事,如此符合乾隆亲信标准的他自然深得上意,在短短几年之内,便坐上了军机首辅的位子,位极人臣。

雍正帝剧照

1748年(乾隆十三年),发生了两件大事。先是三月十一,自己的一生挚爱富察皇后崩于德州青雀舫御舟之内,令乾隆痛心不已。后紧接着又出现大小金川之役连连失利,使这位英年君主越发苦恼。面对战况越发胶着久克不下,乾隆只能命时为主将的文华殿大学士兼川陕总督佟佳.庆复(佟国维之子,隆科多、康熙帝孝懿仁皇后、悫惠皇贵妃之弟)调离,转命以干练决断的张广泗为川陕总督挂帅印,但这位身经百战且素来为自己倚重的能臣却同样难破僵局,渐渐没有耐心的乾隆急需一名可以完全忖合上意且令诏令通达于全军之人,而讷亲正是最佳人选。

虽然在对乾隆的忠心上,讷亲或许是最佳候选,但有些急于求成的乾隆忘了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讷亲从未亲历过战场,更别提有任何实际作战指挥的经验。果不其然,在四月初三,讷亲以经略大臣的身份督师金川之后,比张广泗有过之而无不及,整日只知遥坐军帐,但凡涉及需自己裁决之事,竟然依旧令张广泗自行决断即可,如此一来,他这个经略大臣既有名无实,也在军中毫无威望可言,试想一个群龙无首且章法无度的军队,必然达不到乾隆所想要的速战速决之目标。

大小金川之役

十四年正月,上命傅恒班师,复谕鄂实即途中行法。是月戊寅,鄂实监讷亲行至班拦山,闻后命,遂诛讷亲。

时间就是金钱,拖得越久,劳师糜饷,只会让战局更僵持不下。对于讷亲消极对待贻误战机,且与张广泗将向不合等事,令乾隆大失所望龙颜震怒,最终令自己的小舅子傅恒代经略一职前往战场。1749年(乾隆十四年),傅恒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平定了大小金川之乱,乾隆对其大加封赏的同时,对张广泗与讷亲二人之恨益深。在1748年(乾隆十三年)十二月张广泗被诛之后,讷亲也于次年正月被押至班拦山以祖父遏必隆之腰刀自裁谢罪。

史海君说:

其实,之所以会出现旧臣这个词语,无非是后世继位的嗣皇帝对先帝所宠信的老臣的刻意划分,也宣示了在嗣皇帝任上,对这些老臣们的态度会发生从性质上完全不同的改变。所以,在史海君看来,讷亲虽然在雍正朝即已入仕,但资历尚浅且并未受到雍正格外重视,所以还不能算作雍正朝旧臣(以重臣为标准,狭义论)。

虽然讷亲在乾隆朝初期有过令无数人艳羡的青云直上,但这位曾经被乾隆称作是“第一宣力大臣”之人,最终因自己的消极对待推卸责任而有负圣恩,死于祖父的腰刀之下,无不令人唏嘘。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讷亲看似辉煌的后半生,实际上也只是乾隆帝缔造亲信势力这部大剧当中的主角之一而已,而他最终的人生覆灭,同样离不开乾隆本身的思虑欠妥(无作战经验却要统领全军)。

参考资料:

《清皇室四谱》

《钦定大清会典事例》

《世宗宪皇帝实录》 、 《高宗纯皇帝实录》

赵尔巽 《清史稿.世宗本纪》 、 《清史稿.高宗本纪》 、 《清史稿.卷二百一十四.列传一》 、 《清史稿.卷二百八十八.列传七十五》 、 《清史稿.卷三百零一.列传八十八》

版权注明:本文系作者“史海甄客百晓生”原创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抄袭,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