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一句话在雍正王朝出现两次 大阿哥不孝 八贤王不贤

  • 日期:08-16
  • 点击:(1427)


  原创超哥侃古今2天前我要分享

  明黑黑明有许多段子,其中有一个最著名的段子。说的是明太祖看《孟子》是越看越气,尤其是看到“民贵,君轻,社稷次之”这句话简直怒不可遏。恨不能将这个老头子开除出亚圣的行列。

  

  这个段子的真实性姑且不论,单说其他王朝的君主真的就认可“民贵,君轻,社稷次之”这句话吗。其实未必。目前电视剧《雍正王朝》被部分历史爱好者捧为了中国版权游。各种解读类的文章层出不群。这部剧的影响力相当大,以至于相当数量的明粉也认为雍正真如剧中演的那样敬业。当然这里还有一层原因,因为明粉把康乾否的太厉害,如果不承认雍正的作用,无法解释清朝这样作还能维持近三百年国祚。所以明粉出于这层的考虑,也不得不承认雍正敬业为清朝续命。不管咋说雍正爱民如子打老虎的形象简直深入人心。而“民贵,君轻,社稷次之。”这句话在剧中也出现了两次。

  

  不幸的是两次说这句话的都不是雍正本人,而是老四的兄弟们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第一位说出这句话的,不是别人。乃是雍正的大哥,大阿哥。这大阿哥说出这句话的起因发生在第一次废太子时期。康熙鹿场狩猎察觉到了自己头上满满的圣父绿光。自然怒不可遏,而老十四也和八哥也决定赌一把。矫诏令大军来到了承德。这太子的风流事,八爷设的局。本来没大阿哥啥事,但智商捉急的大阿哥一想自古立储不是立长就是立嫡。除了嫡子,就该自己这位长子继位了。文化水平不高的大阿哥,为了夺嫡也是拼了。一个劲的在康熙面前背四书五经。先是背《左传》说什么“庆父不死,鲁难不已”。将太子比作庆父,自己要替父大义灭亲。康熙听到学渣儿子乱引经据典,做事如此心狠手辣已是一惊。但金牛座最懂金牛座。虽然小子不喜欢康麻子,但谁叫康熙和小子同一天生日呢。都是青年节那一天生的。“要嘛不做,要嘛做绝”这八个字就是为我大金牛设立的。即使是对自己的至亲骨肉触犯了自己,金牛座也会选择隐忍,不到摊牌的时候绝不会爆发。

  

  就这样大阿哥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真以为自己靠蒙学的国学水平和大义凛然的态度感动了父皇了。不懂父皇更不懂金牛座的他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最后发展到了到处乱咬人的态度。最终真以为父皇会无限信任他的学渣,被父皇质问,为何要对自己的亲二弟起杀心。学渣还想掉下书袋。说出了那句:“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在儿子们面前也要维持慈父形象的康熙终于忍不住了,大骂道:“放屁”!大骂大阿哥是蠢猪。比起头上戴绿帽所受的侮辱,金牛大帝康熙更注重局势的稳定,皇家尊严的维持。所以暂时原谅了太子,但对大阿哥却毫不客气,将其贬为庶民。

  

  大阿哥虽然惨,但好在他摊上了个金牛座的爹。乱掉书袋的愚蠢行为虽然让他最早在夺嫡战争中被踢出局。但他活到了雍正十二年才去世。比老四活的时间长,也算傻人有傻福。而看似精明的八阿哥最终下场更惨。因为他遇到了处男座的雍正。金牛座虽然直男,隐忍。但也性格稳健,对亲情也很看重。多多少少会手下留情。二元性格的射手雍正,前期伪装佛系隐忍的时间太长。得了皇位后的雍正前几年依然在隐忍。都是要嘛不做,要嘛做绝。金牛帝康熙做完之后多多少少还想着清理残局,而雍正要嘛不做,要嘛射出致命毒箭。绝不许有回旋余地。

  

  白羊座的老八已经成了待宰的羔羊,却还想着来出羚羊蹬鹰的反击。召集塞外的八旗旗主,想要恢复原来的八旗议事制度。彻底架空甚至废黜四哥。而在最后的逼宫中,老八开始数落四哥的种种罪过。其中一项罪过便是轻慢士绅。在此八阿哥也引用了那句“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但是学霸毕竟不能等同于学渣。老八还对这句话擅自解释了起来。他解释道“士绅为四民之首”,由此得出结论雍正不重士绅就是不重民,就是独夫。就要受到八旗旗主的监督制裁。这一番谬论自然引起了反弹。先有状元郎王文昭直接说出八爷党一伙是犯上作乱,又有学霸张廷玉破斥了八爷党的种种谬论。伪学霸被真学霸辩驳的无言以对。当然朝堂上的较量从来不是耍嘴皮子就能解决的。最终还是十三阿哥率兵解围。最终八贤王成了阿其那。

  

  由此看来将民贵君轻社稷次之挂在嘴边的人未必真心爱民。在他们心中所维持的只是少部分掌握特权阶层的“民”。而这些“民”本质上也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棋子而已。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明黑黑明有许多段子,其中有一个最著名的段子。说的是明太祖看《孟子》是越看越气,尤其是看到“民贵,君轻,社稷次之”这句话简直怒不可遏。恨不能将这个老头子开除出亚圣的行列。

  

  这个段子的真实性姑且不论,单说其他王朝的君主真的就认可“民贵,君轻,社稷次之”这句话吗。其实未必。目前电视剧《雍正王朝》被部分历史爱好者捧为了中国版权游。各种解读类的文章层出不群。这部剧的影响力相当大,以至于相当数量的明粉也认为雍正真如剧中演的那样敬业。当然这里还有一层原因,因为明粉把康乾否的太厉害,如果不承认雍正的作用,无法解释清朝这样作还能维持近三百年国祚。所以明粉出于这层的考虑,也不得不承认雍正敬业为清朝续命。不管咋说雍正爱民如子打老虎的形象简直深入人心。而“民贵,君轻,社稷次之。”这句话在剧中也出现了两次。

  

  不幸的是两次说这句话的都不是雍正本人,而是老四的兄弟们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第一位说出这句话的,不是别人。乃是雍正的大哥,大阿哥。这大阿哥说出这句话的起因发生在第一次废太子时期。康熙鹿场狩猎察觉到了自己头上满满的圣父绿光。自然怒不可遏,而老十四也和八哥也决定赌一把。矫诏令大军来到了承德。这太子的风流事,八爷设的局。本来没大阿哥啥事,但智商捉急的大阿哥一想自古立储不是立长就是立嫡。除了嫡子,就该自己这位长子继位了。文化水平不高的大阿哥,为了夺嫡也是拼了。一个劲的在康熙面前背四书五经。先是背《左传》说什么“庆父不死,鲁难不已”。将太子比作庆父,自己要替父大义灭亲。康熙听到学渣儿子乱引经据典,做事如此心狠手辣已是一惊。但金牛座最懂金牛座。虽然小子不喜欢康麻子,但谁叫康熙和小子同一天生日呢。都是青年节那一天生的。“要嘛不做,要嘛做绝”这八个字就是为我大金牛设立的。即使是对自己的至亲骨肉触犯了自己,金牛座也会选择隐忍,不到摊牌的时候绝不会爆发。

  

  就这样大阿哥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真以为自己靠蒙学的国学水平和大义凛然的态度感动了父皇了。不懂父皇更不懂金牛座的他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最后发展到了到处乱咬人的态度。最终真以为父皇会无限信任他的学渣,被父皇质问,为何要对自己的亲二弟起杀心。学渣还想掉下书袋。说出了那句:“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在儿子们面前也要维持慈父形象的康熙终于忍不住了,大骂道:“放屁”!大骂大阿哥是蠢猪。比起头上戴绿帽所受的侮辱,金牛大帝康熙更注重局势的稳定,皇家尊严的维持。所以暂时原谅了太子,但对大阿哥却毫不客气,将其贬为庶民。

  

  大阿哥虽然惨,但好在他摊上了个金牛座的爹。乱掉书袋的愚蠢行为虽然让他最早在夺嫡战争中被踢出局。但他活到了雍正十二年才去世。比老四活的时间长,也算傻人有傻福。而看似精明的八阿哥最终下场更惨。因为他遇到了处男座的雍正。金牛座虽然直男,隐忍。但也性格稳健,对亲情也很看重。多多少少会手下留情。二元性格的射手雍正,前期伪装佛系隐忍的时间太长。得了皇位后的雍正前几年依然在隐忍。都是要嘛不做,要嘛做绝。金牛帝康熙做完之后多多少少还想着清理残局,而雍正要嘛不做,要嘛射出致命毒箭。绝不许有回旋余地。

  

  白羊座的老八已经成了待宰的羔羊,却还想着来出羚羊蹬鹰的反击。召集塞外的八旗旗主,想要恢复原来的八旗议事制度。彻底架空甚至废黜四哥。而在最后的逼宫中,老八开始数落四哥的种种罪过。其中一项罪过便是轻慢士绅。在此八阿哥也引用了那句“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但是学霸毕竟不能等同于学渣。老八还对这句话擅自解释了起来。他解释道“士绅为四民之首”,由此得出结论雍正不重士绅就是不重民,就是独夫。就要受到八旗旗主的监督制裁。这一番谬论自然引起了反弹。先有状元郎王文昭直接说出八爷党一伙是犯上作乱,又有学霸张廷玉破斥了八爷党的种种谬论。伪学霸被真学霸辩驳的无言以对。当然朝堂上的较量从来不是耍嘴皮子就能解决的。最终还是十三阿哥率兵解围。最终八贤王成了阿其那。

  

  由此看来将民贵君轻社稷次之挂在嘴边的人未必真心爱民。在他们心中所维持的只是少部分掌握特权阶层的“民”。而这些“民”本质上也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棋子而已。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