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外有一强国,百姓自称“汉民”,对外自称“中国”“华夏”

  • 日期:08-22
  • 点击:(1224)


   纵观汉字文化圈的诸国的历史,多多少少有恋中华情节。弱势的如朝鲜、琉球,自甘藩属,自称“小中华”,处处唯天朝马首是瞻。强势的如日本,分庭抗礼,以中华之根另创文明,国书自称“日初出天子”。

   然而在历史上,真正对「中华」二字最为走火入魔,不是中国最亲密的属国朝鲜,不是飘零海外的岛国琉球,也不是野心勃勃的东洋日本。而是一个不在东亚,距离中原数千里的国家——越南。

   越南,自秦朝开始为中国郡县,也就是所谓“北属时代”,一千年郡县使得越南人与中国人血脉相通、水乳交融。他们从不甘为藩属,虽然迫于实力不得不这样做。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低人一头的“小中华”,他们始终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中华,北方的中国只是伪中华。

   越南这个国家实际上独立建国是五代残唐的事,名义上独立更是宋元之间的事了。虽然元朝才正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在越南人自己发明的历史里,自己可是源远流长的文明古国。越南自称炎帝之后,开国传说《岭南摭怪》中说,炎帝神农氏之孙帝明将其二子分别分封北面和南面,也就是中国和越南。

   于是乎,越南土著在背地里一直将中原王朝称为「北朝」,自称「南朝」。蒙元入夏,越南人更来劲了,干脆以「中国」自居,称北方的元朝为「夷」。明初成祖永乐皇帝想要收复安南,越南人痛斥明朝「贼在中国」、「贼夺我国家」,于是乎华夏正统的大明成了贼,割据的交趾成了中国。

   对待中国尚且是如此,对待周边小国、弱国时越南更是不可一世了。越南一直自居“中华上国”,视柬埔寨、泰国、老挝为「夷狄」。例如黎圣宗1470年亲征占城诏书里说「自古夷狄为患中国」,1479年颁布征盘蛮的诏书里说「我国家混一区宇,统御华夷」,征哀牢时的诏书里说:「朕丕绳祖武,光御洪图,莅中夏、抚外夷」。莅中夏、抚外夷。霸气不?

   越南国王只有在向中国进贡时才自称“国王”,其他时候包括对内以及东南亚小国以皇帝自居,还搞了一套自己的朝贡体系,一直享受着天朝上国的迷梦,直到这个迷梦被法国殖民者无情戳穿。

   纵观汉字文化圈的诸国的历史,多多少少有恋中华情节。弱势的如朝鲜、琉球,自甘藩属,自称“小中华”,处处唯天朝马首是瞻。强势的如日本,分庭抗礼,以中华之根另创文明,国书自称“日初出天子”。

   然而在历史上,真正对「中华」二字最为走火入魔,不是中国最亲密的属国朝鲜,不是飘零海外的岛国琉球,也不是野心勃勃的东洋日本。而是一个不在东亚,距离中原数千里的国家——越南。

   越南,自秦朝开始为中国郡县,也就是所谓“北属时代”,一千年郡县使得越南人与中国人血脉相通、水乳交融。他们从不甘为藩属,虽然迫于实力不得不这样做。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低人一头的“小中华”,他们始终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中华,北方的中国只是伪中华。

   越南这个国家实际上独立建国是五代残唐的事,名义上独立更是宋元之间的事了。虽然元朝才正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在越南人自己发明的历史里,自己可是源远流长的文明古国。越南自称炎帝之后,开国传说《岭南摭怪》中说,炎帝神农氏之孙帝明将其二子分别分封北面和南面,也就是中国和越南。

   于是乎,越南土著在背地里一直将中原王朝称为「北朝」,自称「南朝」。蒙元入夏,越南人更来劲了,干脆以「中国」自居,称北方的元朝为「夷」。明初成祖永乐皇帝想要收复安南,越南人痛斥明朝「贼在中国」、「贼夺我国家」,于是乎华夏正统的大明成了贼,割据的交趾成了中国。

   对待中国尚且是如此,对待周边小国、弱国时越南更是不可一世了。越南一直自居“中华上国”,视柬埔寨、泰国、老挝为「夷狄」。例如黎圣宗1470年亲征占城诏书里说「自古夷狄为患中国」,1479年颁布征盘蛮的诏书里说「我国家混一区宇,统御华夷」,征哀牢时的诏书里说:「朕丕绳祖武,光御洪图,莅中夏、抚外夷」。莅中夏、抚外夷。霸气不?

   越南国王只有在向中国进贡时才自称“国王”,其他时候包括对内以及东南亚小国以皇帝自居,还搞了一套自己的朝贡体系,一直享受着天朝上国的迷梦,直到这个迷梦被法国殖民者无情戳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