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州长拜木工为琴师(数文)

  • 日期:08-19
  • 点击:(1856)


一、猫逐画鼠

宋代曾敏行《独醒杂志》记载:

酌古鉴今:州长拜木工为琴师(数文)

清王士祯 放鸟图 高仿画

明朝万历末年,有个叫詹懋举的人,镇守颍州,是个州长。一次,他偶然召见木工,木工来时,他刚巧在弹琴。那木工就站在门外,昂着头指指划划,好像在评价他的琴,弹得好与不好。州长詹懋举,喊他过来,问道:“你很会弹琴吗?”木工回答:“是的。”詹懋举就要他弹,那木工就把詹懋举弹的曲子弹了一遍,弹得非常好。詹懋举很惊奇,问他向谁学的?

木工说:他家住在西城外,过去看见一个老人,进城卖柴,用个袋子装着一把琴,挂在担头,于是请求看一看。随后,听了老人弹琴,心里很喜欢,就拜他为师。学到一手琴艺。

办事完毕,州长詹懋举,想多给他钱。那个木工不接受,他说道:“我是卑贱的木匠,只收工钱就行了。”

那个木工又说:“你(州长)的琴,是下等木材做的。我有一把琴,是那老人送的,现在送给你。”詹懋举一看,果然是把好琴,就要向他学习弹琴,并一定要敬拜木工为师。学成后,当时的那些琴师,没有谁赶得上他(州长詹懋举)。

【评点】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詹懋举习琴,竟然以一个木匠为师,学得了一手好琴,足以叫人不要轻看了世人!难得的是,詹懋举为一州之长,不怒对他弹琴指手划脚的木匠,放下长官的架子,虚心求教;而那木匠教琴也无所保留,甚至以自己珍藏的琴相赠。如是的琴缘,求教者和施教者,都需要宽阔的胸怀。否则,就没有这么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