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枢「39」| 人狗大战

  • 日期:08-06
  • 点击:(623)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十九】章? 人狗大战

  城北阳光小区成立了打狗队,队员有城/管/队员、小区保安,还雇佣了一些零时工,穿制服的协/警在队伍里特别扎眼。手臂上都统一戴着白底红字的“灭狗队”袖标。

例》分发给业主,戴着白底红字“灭狗队”袖标的打狗队员封锁了小区的四道大门,所有的地下停车场通道,也都有人把守。只要有狗出现,不管大狗小狗公狗母狗,一律就地正法。

狗尸体被装进黑色袋子,像扔垃圾一样被装进密闭的罐装车里,“清剿行动”一点也没有停止的迹像,群情开始激愤。

萨摩耶犬洁白的被毛闪着亮光,眼睛对人讨好似的微笑。

  “街办都说了,只要是狗,都得打死。”穿着制服的协/警手里拿着一根棒,威武得像个习武之人。

  “拿文件来,街办说的话不算数!”女人直起身,齐耳短发波浪般荡漾开来,像电视里洗发水的广告画面。

  杵着棒的制服看见女人短发荡开后的脸上有几颗雀斑,心里一暗,嘴型变动:“这几颗豌豆屎真长得不是地方”。还没开口说话,汤姜就踏着高跟鞋走过来:“曾姐,您配合下我的工作嘛,我也是没得办法……”

  “汤经理,我养狗犯了啥子法?”被叫着曾姐的女人转过身去,抖动着头发和汤姜说话。

  “喔喔——”

腿踢向偷袭萨摩耶的制服。

  制服的棒还没有落地,身子已经躺倒在刚才萨摩耶站立的地方。旁边几个打狗队员的棍棒,本来也是冲着萨摩耶去的,这下一齐打在那身整齐的制服上。

  “哎呀,打错了,狗咋变成人了?”汤姜像火炭落在脚上,跳起来喊,高跟鞋发出来的声音仿佛在伴奏。

  “啤——呜”

  萨摩耶叫起来,眼睛里的笑容有些调皮,尾巴像一面旗帜一样直竖起来,紧紧地贴着主人的大腿。

  地上穿制服的人丢了棒,捧着肚子叫起来:“哎呀妈呀,你狗日些咋来打我嘛!”

  收回棍棒正有些莫名其妙的灭狗队员,听同伴这样叫唤,知是没有大碍,也就顺水推舟,试探着开起玩笑:“你娃不要装了,我们打在背上,你去捂着肚子,哪有那么凶,一棒就把你的背脊骨擂到肚脐眼去了?”

  “哈哈哈,起来起来。”有人就去扶倒在地上的制服。

  “喔——”

  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地上的制服已经抢过其中一个灭狗队员手中的棍子,使尽全身力气一棒砸在萨摩耶犬的头上。直起身子的萨摩耶犬只来得及短促地嗷叫一声,雪白的脑袋煞时成了红色,碎裂的头骨里继而发出“嗯嗯”的低鸣,瘫在地上的四肢抽搐了几下,死了。

  “你们这帮没有人性的杂种!”曾姐脸上的雀斑由黑变紫,再转换成红色,像马上就要流脓的冻疮,整齐的短发随即飞扬起来,一双腿轮换抬起,脚印就密密麻麻地印在几个红袖标身上。

  制服终于再次倒卧在地上,这次是抱着头,因为曾姐那双飞毛腿最底端套着“NB”的运动鞋不断踢在上面,边踢边看着一边的萨摩耶犬那被鲜血染红的脑袋,一脚踢得比一脚狠。

  旁边拿着棍棒的人像被施了定身法,个个都变成了雕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影里才看得到的精彩镜头。

  “快点拦住她,再踢下去就要把脑壳踢成一包渣了!”汤姜大喝一声,胸前像挂着两个炸药包,蹦了几下,还是没有突破白衬衣的束缚,激动地又跳起来:“曾姐,你要打出人命的啊……”

  城/管队员最先清醒过来,但是不敢去拦曾姐,趁着曾姐飞毛腿变换姿势的瞬间,像在炮火间歇的战场,抢救不幸被炮弹击中生死不明的战友,几只手臂伸过去,拽起制服的胳臂,就疯了一样往后撤退。

  “打死这帮坏蛋,我们有养宠物的权利!”

  “我们又没养烈性犬大型犬,为啥不准我们养狗?”

  “还我们养狗的自由!”

  人越聚越多,嘈杂声呼喊声像涨潮的大海,湮没了城北阳光。

  其他大门的打狗队员还在坚守职责,闻声必动,不问青红皂白见狗举棒就打。只要看见是密封的纸箱口袋,都必须打开检查,连小学生胀鼓鼓的书包也要拉开拉链看一看。

  曾姐的“武功”迅速鼓起所有养狗户的斗志。被打死了爱犬的业主们围着罐装车讨要说法,幸存下来的狗狗被主人勇敢地放出来,小区里顿时出了狗的天地。

  兰花开始为“灭狗队”的行动大声叫好,差点箪食壶浆,但看到曾姐把制服打趴在地,红袖标们落荒而逃,养狗户们卷土重来,特别是方大同在那些大狗之间穿来穿去,好像在用狗语不断“撺掇”这些庞然大物去追撵声讨养狗户们的业主时,立时气炸了肺。

  “兄弟姊妹们,我们这里是高档小区,却被狗zhan领了,成了狗的天堂,哪还有'高档'可言?今天我们要趁打狗队撑腰,坚决把小区内的狗消灭掉!”兰花站在花台上,套了黑色长裙的宽大身躯像个女神父,一伸一缩的手臂把胸前肥肉鼓起来又掀过去。

  “对!你玛几百万买个狗窝?人住的地方被狗糟蹋了?打死这些恶狗!”附身应和的那个胖子,已经冲过去把支撑园区树木的木棒扳下来一根,对着活蹦乱跳的狗就是一棒。

  汤姜认得,这个鼻子上穿着鼻钉,年龄超过三十岁的胖子是兰花的弟弟兰龙,为他姐夫魇面虎被狗咬的事来物业服务中心和汤姜交涉过。

  被打的狗马上嚎叫着冲到主人身边,那主人却是新世纪机电城的林坤。

狗的原主人是林坤以前的一个战友,临时去国外旅游,托林坤照管一段时间。

  “你为什么这样野蛮?狗惹你了吗?”林坤对兰龙怒目而视。

  兰花站在高处,看得真切,但并不认得林坤,眼见自己的兄弟有可能就要吃亏,马上高声叫嚷起来:“养狗的人比狗还歪哦,养狗户要打人啰!”

  话音刚落,兰龙身边就多了几个手里拿着棍棒的人,兰龙看时,原来是一同在钢材城做生意的黑猪白猪,便更加有恃无恐起来:“老子们不与狗为伍!畜牲哪能和人一起……”

  那边林坤还没有迈动脚步,小龚瘦削的身材已经挺身而出:“你们不要仗着人多势众,以为我们林总是吃素的?”

  “老子叫你娃狗仗人势!”黑猪把手中的木棒掷梭标一样掷过去,正中小龚的肚皮,瘦削的小龚像一根被顽皮小孩扎中的丝瓜,仰面倒在地上。

  林坤像一棵被雷霹中的树,眼睛里燃烧着怒火,身体直直地砸过来,把黑猪一脚踹翻在地。

  白猪还来不及扬起手中的木棒,就被跟随林坤追逐过来的人撞翻,兰龙的木棒上还沾着狗毛,马上毫不含糊地乱舞起来。

  兰花的声音像吹冲锋号一样,更加响亮起来:“天啦,养狗的人行凶杀人啦!我们小区要被狗日的狗东西霸占了!大家要拿起武器和这帮狗家伙们斗争,齐心协力保护我们的美好家园啊!”

  于是,更多的人冲上来,加入了争斗。

  守在各个大门的打狗队队员,提着棍棒开始疯狂地追打狗狗。那些高大威猛的大狗,居然毫不怯阵地冲上来,对着攻击它们的人狂呼乱咬。

  小区的保安们开始还在追赶灭杀狗,后来眼见人受到的伤害更触目惊心,才在汤姜的指挥下,开始去拉架。

  96

  坚挺的鼻子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8.3

  2019.08.03 07:17

  字数 270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十九】章? 人狗大战

  城北阳光小区成立了打狗队,队员有城/管/队员、小区保安,还雇佣了一些零时工,穿制服的协/警在队伍里特别扎眼。手臂上都统一戴着白底红字的“灭狗队”袖标。

例》分发给业主,戴着白底红字“灭狗队”袖标的打狗队员封锁了小区的四道大门,所有的地下停车场通道,也都有人把守。只要有狗出现,不管大狗小狗公狗母狗,一律就地正法。

狗尸体被装进黑色袋子,像扔垃圾一样被装进密闭的罐装车里,“清剿行动”一点也没有停止的迹像,群情开始激愤。

萨摩耶犬洁白的被毛闪着亮光,眼睛对人讨好似的微笑。

  “街办都说了,只要是狗,都得打死。”穿着制服的协/警手里拿着一根棒,威武得像个习武之人。

  “拿文件来,街办说的话不算数!”女人直起身,齐耳短发波浪般荡漾开来,像电视里洗发水的广告画面。

  杵着棒的制服看见女人短发荡开后的脸上有几颗雀斑,心里一暗,嘴型变动:“这几颗豌豆屎真长得不是地方”。还没开口说话,汤姜就踏着高跟鞋走过来:“曾姐,您配合下我的工作嘛,我也是没得办法……”

  “汤经理,我养狗犯了啥子法?”被叫着曾姐的女人转过身去,抖动着头发和汤姜说话。

  “喔喔——”

腿踢向偷袭萨摩耶的制服。

  制服的棒还没有落地,身子已经躺倒在刚才萨摩耶站立的地方。旁边几个打狗队员的棍棒,本来也是冲着萨摩耶去的,这下一齐打在那身整齐的制服上。

  “哎呀,打错了,狗咋变成人了?”汤姜像火炭落在脚上,跳起来喊,高跟鞋发出来的声音仿佛在伴奏。

  “啤——呜”

  萨摩耶叫起来,眼睛里的笑容有些调皮,尾巴像一面旗帜一样直竖起来,紧紧地贴着主人的大腿。

  地上穿制服的人丢了棒,捧着肚子叫起来:“哎呀妈呀,你狗日些咋来打我嘛!”

  收回棍棒正有些莫名其妙的灭狗队员,听同伴这样叫唤,知是没有大碍,也就顺水推舟,试探着开起玩笑:“你娃不要装了,我们打在背上,你去捂着肚子,哪有那么凶,一棒就把你的背脊骨擂到肚脐眼去了?”

  “哈哈哈,起来起来。”有人就去扶倒在地上的制服。

  “喔——”

  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地上的制服已经抢过其中一个灭狗队员手中的棍子,使尽全身力气一棒砸在萨摩耶犬的头上。直起身子的萨摩耶犬只来得及短促地嗷叫一声,雪白的脑袋煞时成了红色,碎裂的头骨里继而发出“嗯嗯”的低鸣,瘫在地上的四肢抽搐了几下,死了。

  “你们这帮没有人性的杂种!”曾姐脸上的雀斑由黑变紫,再转换成红色,像马上就要流脓的冻疮,整齐的短发随即飞扬起来,一双腿轮换抬起,脚印就密密麻麻地印在几个红袖标身上。

  制服终于再次倒卧在地上,这次是抱着头,因为曾姐那双飞毛腿最底端套着“NB”的运动鞋不断踢在上面,边踢边看着一边的萨摩耶犬那被鲜血染红的脑袋,一脚踢得比一脚狠。

  旁边拿着棍棒的人像被施了定身法,个个都变成了雕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影里才看得到的精彩镜头。

  “快点拦住她,再踢下去就要把脑壳踢成一包渣了!”汤姜大喝一声,胸前像挂着两个炸药包,蹦了几下,还是没有突破白衬衣的束缚,激动地又跳起来:“曾姐,你要打出人命的啊……”

  城/管队员最先清醒过来,但是不敢去拦曾姐,趁着曾姐飞毛腿变换姿势的瞬间,像在炮火间歇的战场,抢救不幸被炮弹击中生死不明的战友,几只手臂伸过去,拽起制服的胳臂,就疯了一样往后撤退。

  “打死这帮坏蛋,我们有养宠物的权利!”

  “我们又没养烈性犬大型犬,为啥不准我们养狗?”

  “还我们养狗的自由!”

  人越聚越多,嘈杂声呼喊声像涨潮的大海,湮没了城北阳光。

  其他大门的打狗队员还在坚守职责,闻声必动,不问青红皂白见狗举棒就打。只要看见是密封的纸箱口袋,都必须打开检查,连小学生胀鼓鼓的书包也要拉开拉链看一看。

  曾姐的“武功”迅速鼓起所有养狗户的斗志。被打死了爱犬的业主们围着罐装车讨要说法,幸存下来的狗狗被主人勇敢地放出来,小区里顿时出了狗的天地。

  兰花开始为“灭狗队”的行动大声叫好,差点箪食壶浆,但看到曾姐把制服打趴在地,红袖标们落荒而逃,养狗户们卷土重来,特别是方大同在那些大狗之间穿来穿去,好像在用狗语不断“撺掇”这些庞然大物去追撵声讨养狗户们的业主时,立时气炸了肺。

  “兄弟姊妹们,我们这里是高档小区,却被狗zhan领了,成了狗的天堂,哪还有'高档'可言?今天我们要趁打狗队撑腰,坚决把小区内的狗消灭掉!”兰花站在花台上,套了黑色长裙的宽大身躯像个女神父,一伸一缩的手臂把胸前肥肉鼓起来又掀过去。

  “对!你玛几百万买个狗窝?人住的地方被狗糟蹋了?打死这些恶狗!”附身应和的那个胖子,已经冲过去把支撑园区树木的木棒扳下来一根,对着活蹦乱跳的狗就是一棒。

  汤姜认得,这个鼻子上穿着鼻钉,年龄超过三十岁的胖子是兰花的弟弟兰龙,为他姐夫魇面虎被狗咬的事来物业服务中心和汤姜交涉过。

  被打的狗马上嚎叫着冲到主人身边,那主人却是新世纪机电城的林坤。

狗的原主人是林坤以前的一个战友,临时去国外旅游,托林坤照管一段时间。

  “你为什么这样野蛮?狗惹你了吗?”林坤对兰龙怒目而视。

  兰花站在高处,看得真切,但并不认得林坤,眼见自己的兄弟有可能就要吃亏,马上高声叫嚷起来:“养狗的人比狗还歪哦,养狗户要打人啰!”

  话音刚落,兰龙身边就多了几个手里拿着棍棒的人,兰龙看时,原来是一同在钢材城做生意的黑猪白猪,便更加有恃无恐起来:“老子们不与狗为伍!畜牲哪能和人一起……”

  那边林坤还没有迈动脚步,小龚瘦削的身材已经挺身而出:“你们不要仗着人多势众,以为我们林总是吃素的?”

  “老子叫你娃狗仗人势!”黑猪把手中的木棒掷梭标一样掷过去,正中小龚的肚皮,瘦削的小龚像一根被顽皮小孩扎中的丝瓜,仰面倒在地上。

  林坤像一棵被雷霹中的树,眼睛里燃烧着怒火,身体直直地砸过来,把黑猪一脚踹翻在地。

  白猪还来不及扬起手中的木棒,就被跟随林坤追逐过来的人撞翻,兰龙的木棒上还沾着狗毛,马上毫不含糊地乱舞起来。

  兰花的声音像吹冲锋号一样,更加响亮起来:“天啦,养狗的人行凶杀人啦!我们小区要被狗日的狗东西霸占了!大家要拿起武器和这帮狗家伙们斗争,齐心协力保护我们的美好家园啊!”

  于是,更多的人冲上来,加入了争斗。

  守在各个大门的打狗队队员,提着棍棒开始疯狂地追打狗狗。那些高大威猛的大狗,居然毫不怯阵地冲上来,对着攻击它们的人狂呼乱咬。

  小区的保安们开始还在追赶灭杀狗,后来眼见人受到的伤害更触目惊心,才在汤姜的指挥下,开始去拉架。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十九】章? 人狗大战

  城北阳光小区成立了打狗队,队员有城/管/队员、小区保安,还雇佣了一些零时工,穿制服的协/警在队伍里特别扎眼。手臂上都统一戴着白底红字的“灭狗队”袖标。

例》分发给业主,戴着白底红字“灭狗队”袖标的打狗队员封锁了小区的四道大门,所有的地下停车场通道,也都有人把守。只要有狗出现,不管大狗小狗公狗母狗,一律就地正法。

狗尸体被装进黑色袋子,像扔垃圾一样被装进密闭的罐装车里,“清剿行动”一点也没有停止的迹像,群情开始激愤。

萨摩耶犬洁白的被毛闪着亮光,眼睛对人讨好似的微笑。

  “街办都说了,只要是狗,都得打死。”穿着制服的协/警手里拿着一根棒,威武得像个习武之人。

  “拿文件来,街办说的话不算数!”女人直起身,齐耳短发波浪般荡漾开来,像电视里洗发水的广告画面。

  杵着棒的制服看见女人短发荡开后的脸上有几颗雀斑,心里一暗,嘴型变动:“这几颗豌豆屎真长得不是地方”。还没开口说话,汤姜就踏着高跟鞋走过来:“曾姐,您配合下我的工作嘛,我也是没得办法……”

  “汤经理,我养狗犯了啥子法?”被叫着曾姐的女人转过身去,抖动着头发和汤姜说话。

  “喔喔——”

腿踢向偷袭萨摩耶的制服。

  制服的棒还没有落地,身子已经躺倒在刚才萨摩耶站立的地方。旁边几个打狗队员的棍棒,本来也是冲着萨摩耶去的,这下一齐打在那身整齐的制服上。

  “哎呀,打错了,狗咋变成人了?”汤姜像火炭落在脚上,跳起来喊,高跟鞋发出来的声音仿佛在伴奏。

  “啤——呜”

  萨摩耶叫起来,眼睛里的笑容有些调皮,尾巴像一面旗帜一样直竖起来,紧紧地贴着主人的大腿。

  地上穿制服的人丢了棒,捧着肚子叫起来:“哎呀妈呀,你狗日些咋来打我嘛!”

  收回棍棒正有些莫名其妙的灭狗队员,听同伴这样叫唤,知是没有大碍,也就顺水推舟,试探着开起玩笑:“你娃不要装了,我们打在背上,你去捂着肚子,哪有那么凶,一棒就把你的背脊骨擂到肚脐眼去了?”

  “哈哈哈,起来起来。”有人就去扶倒在地上的制服。

  “喔——”

  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地上的制服已经抢过其中一个灭狗队员手中的棍子,使尽全身力气一棒砸在萨摩耶犬的头上。直起身子的萨摩耶犬只来得及短促地嗷叫一声,雪白的脑袋煞时成了红色,碎裂的头骨里继而发出“嗯嗯”的低鸣,瘫在地上的四肢抽搐了几下,死了。

  “你们这帮没有人性的杂种!”曾姐脸上的雀斑由黑变紫,再转换成红色,像马上就要流脓的冻疮,整齐的短发随即飞扬起来,一双腿轮换抬起,脚印就密密麻麻地印在几个红袖标身上。

  制服终于再次倒卧在地上,这次是抱着头,因为曾姐那双飞毛腿最底端套着“NB”的运动鞋不断踢在上面,边踢边看着一边的萨摩耶犬那被鲜血染红的脑袋,一脚踢得比一脚狠。

  旁边拿着棍棒的人像被施了定身法,个个都变成了雕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影里才看得到的精彩镜头。

  “快点拦住她,再踢下去就要把脑壳踢成一包渣了!”汤姜大喝一声,胸前像挂着两个炸药包,蹦了几下,还是没有突破白衬衣的束缚,激动地又跳起来:“曾姐,你要打出人命的啊……”

  城/管队员最先清醒过来,但是不敢去拦曾姐,趁着曾姐飞毛腿变换姿势的瞬间,像在炮火间歇的战场,抢救不幸被炮弹击中生死不明的战友,几只手臂伸过去,拽起制服的胳臂,就疯了一样往后撤退。

  “打死这帮坏蛋,我们有养宠物的权利!”

  “我们又没养烈性犬大型犬,为啥不准我们养狗?”

  “还我们养狗的自由!”

  人越聚越多,嘈杂声呼喊声像涨潮的大海,湮没了城北阳光。

  其他大门的打狗队员还在坚守职责,闻声必动,不问青红皂白见狗举棒就打。只要看见是密封的纸箱口袋,都必须打开检查,连小学生胀鼓鼓的书包也要拉开拉链看一看。

  曾姐的“武功”迅速鼓起所有养狗户的斗志。被打死了爱犬的业主们围着罐装车讨要说法,幸存下来的狗狗被主人勇敢地放出来,小区里顿时出了狗的天地。

  兰花开始为“灭狗队”的行动大声叫好,差点箪食壶浆,但看到曾姐把制服打趴在地,红袖标们落荒而逃,养狗户们卷土重来,特别是方大同在那些大狗之间穿来穿去,好像在用狗语不断“撺掇”这些庞然大物去追撵声讨养狗户们的业主时,立时气炸了肺。

  “兄弟姊妹们,我们这里是高档小区,却被狗zhan领了,成了狗的天堂,哪还有'高档'可言?今天我们要趁打狗队撑腰,坚决把小区内的狗消灭掉!”兰花站在花台上,套了黑色长裙的宽大身躯像个女神父,一伸一缩的手臂把胸前肥肉鼓起来又掀过去。

  “对!你玛几百万买个狗窝?人住的地方被狗糟蹋了?打死这些恶狗!”附身应和的那个胖子,已经冲过去把支撑园区树木的木棒扳下来一根,对着活蹦乱跳的狗就是一棒。

  汤姜认得,这个鼻子上穿着鼻钉,年龄超过三十岁的胖子是兰花的弟弟兰龙,为他姐夫魇面虎被狗咬的事来物业服务中心和汤姜交涉过。

  被打的狗马上嚎叫着冲到主人身边,那主人却是新世纪机电城的林坤。

狗的原主人是林坤以前的一个战友,临时去国外旅游,托林坤照管一段时间。

  “你为什么这样野蛮?狗惹你了吗?”林坤对兰龙怒目而视。

  兰花站在高处,看得真切,但并不认得林坤,眼见自己的兄弟有可能就要吃亏,马上高声叫嚷起来:“养狗的人比狗还歪哦,养狗户要打人啰!”

  话音刚落,兰龙身边就多了几个手里拿着棍棒的人,兰龙看时,原来是一同在钢材城做生意的黑猪白猪,便更加有恃无恐起来:“老子们不与狗为伍!畜牲哪能和人一起……”

  那边林坤还没有迈动脚步,小龚瘦削的身材已经挺身而出:“你们不要仗着人多势众,以为我们林总是吃素的?”

  “老子叫你娃狗仗人势!”黑猪把手中的木棒掷梭标一样掷过去,正中小龚的肚皮,瘦削的小龚像一根被顽皮小孩扎中的丝瓜,仰面倒在地上。

  林坤像一棵被雷霹中的树,眼睛里燃烧着怒火,身体直直地砸过来,把黑猪一脚踹翻在地。

  白猪还来不及扬起手中的木棒,就被跟随林坤追逐过来的人撞翻,兰龙的木棒上还沾着狗毛,马上毫不含糊地乱舞起来。

  兰花的声音像吹冲锋号一样,更加响亮起来:“天啦,养狗的人行凶杀人啦!我们小区要被狗日的狗东西霸占了!大家要拿起武器和这帮狗家伙们斗争,齐心协力保护我们的美好家园啊!”

  于是,更多的人冲上来,加入了争斗。

  守在各个大门的打狗队队员,提着棍棒开始疯狂地追打狗狗。那些高大威猛的大狗,居然毫不怯阵地冲上来,对着攻击它们的人狂呼乱咬。

  小区的保安们开始还在追赶灭杀狗,后来眼见人受到的伤害更触目惊心,才在汤姜的指挥下,开始去拉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