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睡觉闻到“异味”,知道真相崩溃要离婚:一个月一次才正常

  • 日期:07-28
  • 点击:(1630)


?

  臭袜子随处见

  调解员来到了太原小店区小凤(化名)的家,一进屋调解员看到,家里的装扮都很温馨,但是小凤说,家里的真实状况让她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家待,到底是怎么了?

  

  小凤气着说,昨天她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猛地闻到一股怪味,顺着怪味,小凤在沙发缝里找到了好几双穿过的袜子,仔细一看,这明明是丈夫的呀,她当即便质问丈夫,没想到丈夫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小凤的火气就更大了,她表示,如果丈夫改变不了这些恶习的话,就只能离婚,谁知丈夫竟爽快同意了离婚的要求。

  一个月不换内裤

  为了几双臭袜子,就要闹离婚吗?小凤委屈地说,最近两年丈夫不讲卫生的毛病让她已经忍无可忍了:“说实话他人不错,他人挺好的,他就是两点不好,一个是个人卫生,一个是家庭卫生,怎么都说不明白,全部都是我的问题。”家里不仅有穿过的袜子乱扔,丈夫的内裤也出现在各种地方,一百平米的家里,到处都是丈夫的内裤和袜子,干净的不干净的都在一起,小凤还和调解员讲起了之前的一件事情。

  

  小凤:“你见过一个人一个月不换内裤的吗?我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闻着臭得不行,我说我床单换了,衣服也换了,我洗了澡了,怎么还有味啊,闻来闻去是他身上的,他说他洗了澡了,我说你洗了澡了内裤换没换,他说没换,就因为这,我就问你内裤多长时间没有换了,他说一个星期,我说你得一天换一次,人家说哪有一天换一次的,一个月换一次才正常。”

  “你歇会儿,缓过来你再继续干”

  小凤还说,丈夫的内裤不仅不洗不换,连外衣外裤也不洗:“脏衣服扔进篮子里,放那不洗,可能想换衣服了,拿出来闻一闻,有点臭再放下去,再放两天闻一闻不臭了,继续穿,洗一下衣服怎么了,放到自动洗衣机里洗了你就拿出来晾凉就好了,有问题吗?”小凤之前说到丈夫的两点,一个是个人卫生,另一个是家里面的卫生,丈夫也从来都不闻不问,一点都不帮忙,不知道心疼体贴她。

  

  小凤:“本身我生完孩子就腰疼,有时候我疼的受不了,家里乱糟糟看不下去了,我就说他你收拾一下,人家就不干,人家说你歇会儿,缓过来你再继续干。最疼的时候我连腰都不能弯一下,他就说半年了,你差不多点就可以了,人家以为我在装。”事情到底是不是小凤说的这样,小凤的丈夫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带着疑问,调解员见到了小凤的丈夫刘强(化名)。

  不讲卫生竟是这个原因

  对于臭袜子塞到沙发缝里的事情,刘强解释说,他那天下班回来很累,随手一放,结果被妻子发现了,之后他也去洗了,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妻子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对于外衣外裤不洗的事情,刘强承认自己没有及时去洗衣服,但听刘强的语气,像是在埋怨小凤没有帮他洗:“我的衣服在洗衣机里面放着,她要洗衣服的时候,就把我的衣服都扔到地上,只洗她自己的。”

  

  在小凤看来,丈夫就是太懒了,可刘强却反驳说,他之所以这么做,全是因为再跟妻子赌气。刘强说,自己就是故意跟妻子对着干,妻子总是用命令的口吻跟他说话,他无力接受。听丈夫把责任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小凤更委屈了,她说,她和丈夫是亲戚介绍认识的,两人相处了半年多就结了婚,刚结婚那会儿,她就经常提醒丈夫勤洗澡勤换衣服,那时候也没见丈夫有如此大的抵触情绪。

  妻子花钱不节制,苦了丈夫?

  刘强说,他之所以赌气,就是因为妻子干什么事情都不跟他打招呼,尤其是花钱这方面。刘强解释说,结了婚之后,他们就在太原买了房子,当时没有钱,首付的20万基本上都是借的,再加上装修,一共三十多万,刚生孩子前三年,妻子没有工作,他自己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还房贷,家里的生活开销所有的压力都在他一个人身上。

  

  刘强告诉调解员,他每个月的工资是5000元,妻子的工资是3500左右,两人加起来每月不到一万元的工资,却要还两万元的外债,他只能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但是妻子对于还外债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总是买东西,家里孩子的玩具都堆积如山了。听到丈夫的指责,小凤连忙辩解,她说买玩具多那也是为了孩子。

  不该买的却买了

  刘强接着说,之前他们没有债务的时候,家里需要买什么干什么妻子都会跟他商量,但是现在却什么都不说,给孩子买玩具的事情可以不计较,但是有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妻子不跟自己商量就买了回来:“比如说空调,它不是必需品,其实家里有空调扇可以吹,”

  

  对于这件事情,小凤解释,父亲一年前住到家里来,正好赶上孩子也放了暑假,她为了能让老人和孩子睡得更好一些,就买了个空调,在她看来,虽然他们家有外债,但她想着在有可能的情况下,能让生活过得更有质量一些,而且买空调的钱是刷了她自己的信用卡,她还得起能承受。正是小凤的这句话让刘强很是生气。

  妻子买空调,没钱还房贷

  刘强说,好不容易缓过来一些,妻子又是买空调买吸尘器,这些不是必需品的东西又增加了他的压力:“她房贷又给我断了,我一个月又多出三千元的支出。”小凤解释说,因为生完孩子腰疼,但是丈夫一点都不帮忙,实在没有办法她就买了个吸尘器,面对这件事情,刘强表示,家里脏一点没有关系,他的一切心思都放在还钱上,家里不需要管。

  

  夫妻应该要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相互体谅对方,既然小凤可以和刘强一起还房贷,为何刘强就不能和她一起做家务活呢?听了调解员的话,刘强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表示以后会注意,适当帮妻子做些家务活,并改正自己不注意卫生的问题。小凤说,其实自己要求的并不多,就是能在生活中两个人能一起承担家务,一起撑起这个家。

  刘强一心想要尽快还完外债,却忽略了与妻子的情感沟通,用赌气的方式来抵触妻子;小凤希望得到丈夫的体贴,却忽略的丈夫的责任与艰辛。夫妻之间要学会相互理解,相互体谅,相互包容,家才会越来越温暖。

  臭袜子随处见

  调解员来到了太原小店区小凤(化名)的家,一进屋调解员看到,家里的装扮都很温馨,但是小凤说,家里的真实状况让她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家待,到底是怎么了?

  

  小凤气着说,昨天她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猛地闻到一股怪味,顺着怪味,小凤在沙发缝里找到了好几双穿过的袜子,仔细一看,这明明是丈夫的呀,她当即便质问丈夫,没想到丈夫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小凤的火气就更大了,她表示,如果丈夫改变不了这些恶习的话,就只能离婚,谁知丈夫竟爽快同意了离婚的要求。

  一个月不换内裤

  为了几双臭袜子,就要闹离婚吗?小凤委屈地说,最近两年丈夫不讲卫生的毛病让她已经忍无可忍了:“说实话他人不错,他人挺好的,他就是两点不好,一个是个人卫生,一个是家庭卫生,怎么都说不明白,全部都是我的问题。”家里不仅有穿过的袜子乱扔,丈夫的内裤也出现在各种地方,一百平米的家里,到处都是丈夫的内裤和袜子,干净的不干净的都在一起,小凤还和调解员讲起了之前的一件事情。

  

  小凤:“你见过一个人一个月不换内裤的吗?我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闻着臭得不行,我说我床单换了,衣服也换了,我洗了澡了,怎么还有味啊,闻来闻去是他身上的,他说他洗了澡了,我说你洗了澡了内裤换没换,他说没换,就因为这,我就问你内裤多长时间没有换了,他说一个星期,我说你得一天换一次,人家说哪有一天换一次的,一个月换一次才正常。”

  “你歇会儿,缓过来你再继续干”

  小凤还说,丈夫的内裤不仅不洗不换,连外衣外裤也不洗:“脏衣服扔进篮子里,放那不洗,可能想换衣服了,拿出来闻一闻,有点臭再放下去,再放两天闻一闻不臭了,继续穿,洗一下衣服怎么了,放到自动洗衣机里洗了你就拿出来晾凉就好了,有问题吗?”小凤之前说到丈夫的两点,一个是个人卫生,另一个是家里面的卫生,丈夫也从来都不闻不问,一点都不帮忙,不知道心疼体贴她。

  

  小凤:“本身我生完孩子就腰疼,有时候我疼的受不了,家里乱糟糟看不下去了,我就说他你收拾一下,人家就不干,人家说你歇会儿,缓过来你再继续干。最疼的时候我连腰都不能弯一下,他就说半年了,你差不多点就可以了,人家以为我在装。”事情到底是不是小凤说的这样,小凤的丈夫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带着疑问,调解员见到了小凤的丈夫刘强(化名)。

  不讲卫生竟是这个原因

  对于臭袜子塞到沙发缝里的事情,刘强解释说,他那天下班回来很累,随手一放,结果被妻子发现了,之后他也去洗了,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妻子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对于外衣外裤不洗的事情,刘强承认自己没有及时去洗衣服,但听刘强的语气,像是在埋怨小凤没有帮他洗:“我的衣服在洗衣机里面放着,她要洗衣服的时候,就把我的衣服都扔到地上,只洗她自己的。”

  

  在小凤看来,丈夫就是太懒了,可刘强却反驳说,他之所以这么做,全是因为再跟妻子赌气。刘强说,自己就是故意跟妻子对着干,妻子总是用命令的口吻跟他说话,他无力接受。听丈夫把责任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小凤更委屈了,她说,她和丈夫是亲戚介绍认识的,两人相处了半年多就结了婚,刚结婚那会儿,她就经常提醒丈夫勤洗澡勤换衣服,那时候也没见丈夫有如此大的抵触情绪。

  妻子花钱不节制,苦了丈夫?

  刘强说,他之所以赌气,就是因为妻子干什么事情都不跟他打招呼,尤其是花钱这方面。刘强解释说,结了婚之后,他们就在太原买了房子,当时没有钱,首付的20万基本上都是借的,再加上装修,一共三十多万,刚生孩子前三年,妻子没有工作,他自己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还房贷,家里的生活开销所有的压力都在他一个人身上。

  

  刘强告诉调解员,他每个月的工资是5000元,妻子的工资是3500左右,两人加起来每月不到一万元的工资,却要还两万元的外债,他只能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但是妻子对于还外债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总是买东西,家里孩子的玩具都堆积如山了。听到丈夫的指责,小凤连忙辩解,她说买玩具多那也是为了孩子。

  不该买的却买了

  刘强接着说,之前他们没有债务的时候,家里需要买什么干什么妻子都会跟他商量,但是现在却什么都不说,给孩子买玩具的事情可以不计较,但是有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妻子不跟自己商量就买了回来:“比如说空调,它不是必需品,其实家里有空调扇可以吹,”

  

  对于这件事情,小凤解释,父亲一年前住到家里来,正好赶上孩子也放了暑假,她为了能让老人和孩子睡得更好一些,就买了个空调,在她看来,虽然他们家有外债,但她想着在有可能的情况下,能让生活过得更有质量一些,而且买空调的钱是刷了她自己的信用卡,她还得起能承受。正是小凤的这句话让刘强很是生气。

  妻子买空调,没钱还房贷

  刘强说,好不容易缓过来一些,妻子又是买空调买吸尘器,这些不是必需品的东西又增加了他的压力:“她房贷又给我断了,我一个月又多出三千元的支出。”小凤解释说,因为生完孩子腰疼,但是丈夫一点都不帮忙,实在没有办法她就买了个吸尘器,面对这件事情,刘强表示,家里脏一点没有关系,他的一切心思都放在还钱上,家里不需要管。

  

  夫妻应该要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相互体谅对方,既然小凤可以和刘强一起还房贷,为何刘强就不能和她一起做家务活呢?听了调解员的话,刘强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表示以后会注意,适当帮妻子做些家务活,并改正自己不注意卫生的问题。小凤说,其实自己要求的并不多,就是能在生活中两个人能一起承担家务,一起撑起这个家。

  刘强一心想要尽快还完外债,却忽略了与妻子的情感沟通,用赌气的方式来抵触妻子;小凤希望得到丈夫的体贴,却忽略的丈夫的责任与艰辛。夫妻之间要学会相互理解,相互体谅,相互包容,家才会越来越温暖。